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一章 不,是整個大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二千零一章 不,是整個大明字體大小: A+
     
        “這個逆賊死定了!”

        一戶人家中,男子正在給一個手臂被砍傷的衙役換藥。他看到在邊上呆呆看著的兒子,不禁罵了起來。

        “他馬良只是個青皮,居然也敢造反,肖大人,大軍啥時候能到?”

        傷者叫做肖志,他坐在矮凳子上,齜牙咧嘴的看著傷口,說道:“怕什么!興和伯就在濟南府城里呢!他老人家麾下的勇士最多一日就能趕到長山,到時候馬良和那些逆賊都沒跑。”

        肖志只是個衙役,在馬良作亂時,縣令見對方人多勢眾,就果斷帶著官吏們逃了。

        只有肖志,他晚了一步,然后被追殺,幸而那些逆賊的目標是倉庫,所以他干掉一個窮追不舍的逆賊之后就翻墻進了魏學家。

        魏學幫肖志處理好傷口,他媳婦從大門處小跑進來,還是掂著腳,小心翼翼的。

        “夫君,肖大人,那馬良剛才帶著人往縣衙那邊去了。”

        肖志活動了一下左臂,悄然去大門處往外看了看,回來說道:“別擔心,興和伯用兵如神,馬良這等青皮,估摸著還沒見著興和伯就被亂刀砍死了。”

        ……

        “馬良能成事?”

        長山的一處宅子里,七個青衫男子正坐在書房里議事。

        “那就是個青皮,他能成什么事?等方醒一到,他鐵定跑,到時候咱們來個里應外合,這是啥?”

        一個倨傲的中年男子看看大家,得意的道:“這是立功!咱們立功了,可長山謀逆是誰造成的?”

        他指指眾人,說道:“正是那方醒!”

        大家面面相覷,然后笑容慢慢流露出來。

        “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

        縣衙里,馬良看著幾大箱子的寶鈔和金銀,得意的大笑著。

        ……

        “興和伯,這邊耕地多,濟南府的賦稅多有倚重,只是兼并漸起。此次收回大批耕地,那些士紳傷筋動骨了!”

        在距離長山城十里開外的一個田莊里,方醒正在召集人議事。

        于謙來之前惡補過長山的情況,介紹起來有條不紊。

        “青皮能造反?”

        吳躍搖搖頭,覺得不可思議。

        方醒正在吃山藥,蘸糖吃,這是他為數不多愿意甜食的食物。

        于謙有些不滿的看著方醒在品味著長山山藥,說道:“興和伯,范文正公的祠堂就在孝感河邊呢!”

        方醒放下山藥,肅然朝著外面拱手。

        不論成敗,對于范文正公這樣的人物,方醒始終抱著尊敬的態度。

        于謙的臉色好了些,說道:“那青皮叫做馬良,先前已經查明了情況,那馬良原先手底下也就是十余人,加上他的親戚男丁,不會超過五十人,所以此次謀逆值得深思。”

        辛老七見他有跋扈之態,就說道:“你就直接說士紳在弄手腳完事,深思什么?”

        于謙在方家莊住了許久,辛老七和他也算是熟稔,所以于謙不以為忤,赧然道:“下官倒是習慣了這般說話,得罪了。”

        在場的人見他對辛老七自稱下官也沒啥詫異。

        這位要是愿意脫離方家的話,按照他的能力,現在少說也得是個指揮使了。

        方醒把山藥吃完,吩咐道:“記得讓回家的人帶幾斤回去。”

        辛老七應了。

        方醒拍拍手,目光陡然凌厲。

        大帥升堂了!

        “斥候!”

        方五拱手說道:“老爺,叛逆五百余人,大多是農戶,骨干為青皮,兵器雜亂。目前叛逆正守著長山城。”

        方醒閉上眼睛,瞬間就決定了方案。

        “馬上進軍,大張旗鼓!”

        方醒霍然起身,他張開雙臂,辛老七拎著盔甲過來。

        “騎兵三百馬上繞過長山城,在正面游弋,隨時準備攔截逃竄之敵。”

        板甲不難穿,就是系帶的松緊要掌握好,否則時間長了難受。

        辛老七給方醒披甲多次,自然知道力度。

        最后是面甲!

        一個籠罩在鋼鐵中的方醒出現了。

        外面傳來了騎兵離去的聲音,方醒活動了一下脖子,說道:“出擊!”

        命令傳到外面,那些軍士都紛紛上馬。

        “出擊!”

        吳躍拔出長刀呼喊著。

        “出擊!”

        主力傾巢出動,留下了百余人等著方醒。

        方醒出來上馬,對于謙說道:“文武之道從來都不是什么隔閡,你要關注的是細節。”

        于謙上馬的姿勢不大灑脫,他赧然拱拱手。

        “出發!”

        方醒一馬當先沖出去,于謙覺得這是個學習的好機會,就緊緊跟在他的身邊。

        “任何戰略的實施,都不能離開對細節的了解,否則一人即可壞掉一場大戰。”

        四周皆是耕地,可縣城被逆賊打破的消息傳來后,再也見不到一個百姓。

        前方的主力已經消失在視線中,于謙問道:“興和伯,為何不突襲呢?”

        方醒看看左右,說道:“那是逆賊,叛逆,我們是什么?”

        “我們是官兵!”

        于謙有些醒悟了,糾結的道:“您是想正大光明的擊敗逆賊,然后讓長山百姓記住……那些士紳的嘴臉。”

        “不,是整個大明!”

        ……

        十里地,騎兵若是不惜馬力的話,花費不了多少時間。

        在離城五里不到的地方,一片田地之間,十多個拿著長刀木槍的賊人聽到了馬蹄聲。

        他們本是坐在道邊,漸漸的都站了起來,呆呆的看著遠方。

        遠方有塵土飛揚。

        當百余騎現身時,賊人中有人怪叫一聲,然后馬良先前的吩咐都被忘光了,所有人都開始亡命奔逃。

        發現官兵就馬上回報,重賞!

        一切都預想的挺不錯的,可馬良卻高估了這些連流寇都不如的手下。

        對官兵天然的害怕,對方醒這位魔神的害怕,讓他們喪失了最佳的逃跑機會。

        騎兵呼嘯而至,只有兩匹馬的賊人頓時作鳥獸散。

        “棄刀跪地不殺!”

        馬蹄聲越來越近,這些賊人不知道騎兵沖擊的厲害,依舊在狂奔著。

        收獲后的田地一望無垠,讓人絕望。

        當第一聲慘叫傳來時,所有人都停住了腳步,然后丟棄兵器,緩緩的回身,高舉雙手。

        “跪下!跪下!”

        田間躺著一個賊人,還在掙扎著。

        他的邊上,一名騎兵長刀傾斜,鮮血緩緩順著刀刃滴到了荒蕪的田地里。

        更遠處,那兩名騎馬逃跑的賊人漸漸被追兵拉近了距離。

        馬對于賊人們來說就是個稀罕物,能騎馬的,自然是馬良的心腹。

        “十息下馬,否則殺無赦!”

        聚寶山衛的是戰馬,而賊人騎的不過是比駑馬好些,而且還矮小。

        聲音就在身后,可兩個賊人卻只顧逃命,置若罔聞。

        “弩……”

        小旗官大聲喝令道:“左邊一人……射!”

        弩箭破空,左邊的賊人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來,就跌落馬下。

        小旗官指指左邊,兩騎趕過去查看。

        然后加裝弩箭。

        “弩……”

        “小的降了!”

        主力已經趕到,并停滯,對左右展開搜索。

        遮蔽戰場從來都是第一要務,最大的目的就是讓對手成為睜眼瞎,從而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和應對。

        方醒帶著人也來了,他策馬到了俘虜這邊,說道:“馬上要口供,本伯要城里的具體情況。”

        “這是誰?”

        方醒被包裹在和將士們一樣的甲衣里,讓人無法辨識身份。

        深秋的風吹過,俘虜們縮頭縮腦的,卻被那句本伯給嚇了一跳。

        “興和伯!”

        靜了一瞬,吶喊聲陡然爆發。

        “小的愿說……”

        方醒轉過身去,皺眉道:“何為戰士?血性是第一,沒有血性的軍隊就是廢物!這些人稱不上軍隊,準備一下,本伯要一鼓而下長山城!”

        于謙覺得方醒高看了逆賊,就說道:“血性……下官從上到下見識了不少人,說句實話,血性少有。”

        方醒看向北方,說道:“北方苦寒,爭斗不休,所以才錘煉出來了野性十足的戰士,大明不需要野性,但血性不可少!”

        于謙站在他的身側,說道:“北方啊!目前也只有哈烈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