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強援,大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強援,大敵字體大小: A+
     

    皇帝的旨意來了,那么就說明朝中已經形成了共識。

    不,是勉強形成了共識,表面上的共識。

    現在大義就在方醒的手中,他就是正義的化身!

    除非是否定君王,否則你無法抗拒他的殺機。

    常宇拱手道:“興和伯,此事急促,肯定要見血……”

    “那就讓鮮血流淌,滋潤這塊經常干旱的土地。”

    方醒的眼神凌厲,悍然道:“本伯閱歷了無數革新,只記得史書上有一行字。”

    “刀槍!”

    “沒了刀槍,一切都是虛妄!”

    常宇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他有些恍惚的起身道:“本官這就去安排,興和伯,少造些殺孽吧……”

    他腳步僵硬的走出駐地,抬頭看看天空,嘆道:“這是何苦來哉啊!”

    回到衙門,他召集了人來議事。

    “濟南府各處官吏都要給本官打起精神來,清理!把投獻的田地都正本清源,該是誰的就是誰的。”

    旨意里并未提到山東布政司的官員,姜旭澤覺得自己逃過了一劫。

    人總是這樣,在大難不死之后,認為自己依舊能再來一次。

    他的頭部不動,眼珠子往左右微微動了動,然后說道:“大人,若是發生了爭執……”

    常宇肚子里一團火氣,聞言就沒好氣的道:“那就拿下!”

    姜旭澤的頭部依舊不動,緩緩露出一個微笑,說道:“那就是……要動手了嗎?”

    常宇緩緩側臉,看著坐在自己邊上的姜旭澤,認真的道:“沒有什么動手,有的只是抗法!你若是想不明白,那就回家歇息,等想通了再回來。”

    姜旭澤微微垂眸,帶著微笑道:“大人,本官是右布政使……”

    常宇冷笑道:“那你就上奏章彈劾本官吧!”

    兩位大佬之間火星四濺,其他人都默默的看著自己的鞋子,仿佛上面有著顏如玉,黃金屋。

    姜旭澤繼續微笑著,就此偃旗息鼓。

    常宇看著下面的官員,沉聲道:“本官知曉你等多有自己的心思,不過此事關系重大,有什么心思都給本官收起來,否則律法無情,興和伯可是一直在等著拿人開刀!”

    這是最嚴厲的警告!

    “那邊已經在清點了,你等下去要督促他們,千萬別玩什么疏忽,不然以后鬧騰起來,不管你們那時是知府還是首輔,都得倒霉!”

    “去吧!”

    常宇起身,看著官員們一一出了大堂,這才疲憊的吩咐道:“告訴興和伯,要開始了。”

    ……

    “春江潮水連海平。”

    “……”

    “海上明月共潮生。”

    “哇……”

    胡善祥無奈的對一臉恨鐵不成鋼的端端說道:“玉米還小,你且等他三四歲時再教吧。”

    端端看著在胡善祥懷里嚎哭的玉米,像個小大人般的嘆息道:“母后,弟弟愛哭,不好。”

    胡善祥噗嗤一下就笑了,她一邊哄著玉米,一邊說道:“你當年也愛哭,哭起來一宮的人都沒法睡了。”

    哄了半晌,玉米打個哈欠,然后沉沉睡去。

    胡善祥小心翼翼的把孩子交給奶娘,然后問怡安:“濟南那邊如何?”

    朱瞻基最近經常來這里看孩子,時不時有人來稟告事情,胡善祥多多少少聽到了些濟南的事。

    怡安一直和太后那邊有聯系,所以消息靈通。

    “娘娘,興和伯……”

    胡善祥看到她面帶難色,不時瞅一眼端端,就說道:“端端先去你皇祖母那里。”

    端端乖巧的應了,然后被人帶著過去。

    “說吧。”

    胡善祥走到殿外,怡安跟在后面,低聲道:“興和伯在濟南大開殺戒,那些士紳逼迫,興和伯動用了軍隊,據說差點就火拼起來了,老天爺,幾百口人啊!要是全殺了,濟南城怕是要血流成河了。”

    胡善祥憂郁的看著女兒遠去的身影,說道:“陛下……這是懲罰嗎?讓興和伯去干這等得罪人的事,弄不好就是身敗名裂。”

    怡安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說了她從太后那邊聽到的話:“娘娘,此事是興和伯一力主張,他自薦去的濟南,卻是和陛下不相干。”

    方醒就是皇后在宮外的強援,以前胡善祥安然,隨遇而安,不在意這些。

    可現在玉米,不,是朱祁鈺出生了,為母則強,她知道自己母子已經身處漩渦之中,不掙扎就得被卷進去。

    所以她在漸漸的,努力的學習堅強!

    胡善祥有些難過的偏過頭去,說道:“為了本宮之事,倒是讓興和伯為難了。”

    怡安被嚇了一跳,然后說道:“娘娘,興和伯和陛下還是有說有笑的,再說殿下還等著興和伯教呢,您可千萬別……”

    胡善祥的心腸軟,怡安就擔心她一旦覺得自己拖累了方醒,就干脆再次靜默下來,那可真是白瞎了方醒的一番努力。

    “玉米……”

    一提到孩子,胡善祥總能找到繼續奮斗的動力。

    而孫氏也恢復了正常,她抱著女兒,看著那張臉在發怔。

    王振在皇后產子后頗為心灰意冷了一番,不過他畢竟是讀過書的,所以很快就重新振作起來。

    “娘娘,陛下為公主取名明月,這就是看重啊!”

    明月!

    孫氏把女兒交給奶娘,活動了一下手腕,說道:“天漸漸冷了,要注意月兒,別吹了冷風。”

    奶娘趕緊應了。

    孫氏看看外面,說道:“陛下差不多要來了吧,這天漸漸的燥了,叫人弄些藥茶來,好歹潤潤。”

    產后的她看著豐盈了不少,微微一笑多了不少風情。

    “陛下來了!”

    外面有宮女喊道,孫氏皺眉道:“還有沒有規矩了?”

    王振走出去,很快就傳來了啪的一聲。

    “去躲著,讓陛下看到小心自己的小命!”

    王振的低喝聽著格外的狠厲,孫氏卻微微點頭。

    要是讓朱瞻基看到一個臉上帶著巴掌印的宮女在,指不定會讓他覺得孫氏的面目可憎。

    “見過陛下。”

    外面一陣聲音,孫氏緩緩走出來,福身道:“陛下辛苦。”

    朱瞻基面帶疲色的扶著她,說道:“小月兒如何了?”

    孫氏起身,扶著朱瞻基笑道:“月兒好些了,御醫都說這孩子的身體底子好。”

    她以前給朱瞻基說過,這一胎的孩子身體肯定健壯……

    王振趁著機會,悄然找上了朱瞻基身邊的一個太監。

    “聽說濟南殺人了?”

    王振有些緊張的模樣讓那太監不屑的挑眉道:“興和伯出去哪有不殺人的。”

    王振嘆息道:“公主小,娘娘就想著少些殺孽,給孩子積些福報……”

    皇帝身邊的太監自然是自視甚高,他不屑的道:“旨意都下了,以后會殺的更多,這是國家大事,皇后娘娘那邊都沒忌諱,就你們這里事多。”

    從玉米出生之后,宮中原先吹捧孫氏的人少了許多,不然這個太監也不敢說出這番話來。

    王振惶恐的拱拱手謝罪。

    朱瞻基走后,這番話就傳到了孫氏的耳中。

    “殺戮啊……”

    孫氏面帶憂色,嘆息道:“那些可都是讀書種子!”

    王振低聲道:“誰說不是呢!而且那些人不少啊!滿朝文官,誰不是從讀書人轉過來的。”

    孫氏端坐著,目光幽幽,良久說道:“月兒大些后,記得要勤學……”

    王振歡喜的道:“睿智不過娘娘……”

    秋風吹動了窗欞,后面傳來了孩子的啼哭,孫氏起身,腰板挺直的說道:“要靜,謹!”

    “是,娘娘。”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熱書推薦:貓膩大神新作《大道朝天》、忘語大神新書《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陳風笑新書《大數據修仙》、嘗諭大神新書《別玩網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