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核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核算字體大小: A+
     
        大明的皇權僅僅到縣,至于下面的鄉村基本上就是自治。

        自治靠的是什么?

        鄉老,里甲制度,而在此之上的是士紳。

        至于有人說里長這類屬于皇權下鄉的明證,那真是扯淡。

        士紳和官府熟稔,所以在鄉村有很大的話語權,幾乎就是土皇帝。

        “前幾年有件事,一位鄉紳在河道上建了座橋,然后派了家丁守著收錢,后來被告到了陛下那里……”

        黃祿看來有些八卦的趨勢,對這等類似于‘趣事’的八卦了如指掌。

        “人說回報鄉里,最好的法子就是修橋鋪路,這倒是讓人覺得新奇。”

        黃祿想探知皇帝對此的看法和后續應對手段,可方醒卻只當是笑話。

        ……

        “死了三人,兩人被當街斬殺,另一人被石頭砸死。”

        室內檀香陣陣,十七先生剛午睡起來,看著精神不大好。

        楊彥說完后就看到了一抹怒色在十七先生的臉上聚集。

        原本慵懶的臉色變成了鐵青,十七先生面無表情的問道:“不是說晚上嗎,為何白天動手?”

        楊彥吶吶的道:“先生,當時都已經清空了巡街的人,那些人認為機會難得,至于晚上,興和伯的麾下全是虎狼,他們不敢……”

        十七先生的胡須突然翹了一下,他本是在盯著香爐上渺渺升起的煙霧,此刻緩緩的轉過頭來,盯住了楊彥。

        刻薄的話瞬間就噴薄而出:“老夫看你是被那雀舌給迷得神魂顛倒,語無倫次了。”

        楊彥身體一抖,束手站好。

        十七先生微微抬頭,說道:“你等若是想自行其是,那還來問老夫作甚?”

        “我等不敢。”

        楊彥垂首請罪,他只是個舉人,說句難聽的,那家人看門的都比他尊貴,何況十七先生乃是負責外事的管事,幾乎就是那家人的代表。

        十七先生鄙夷的道:“手無縛雞之力也就罷了,膽子還小,指望你們能成什么事?”

        見楊彥更害怕了,十七先生才緩和了語氣:“不管是誰坐在那張椅子上,不管是哪朝哪代,我家的地位都超然,此次也是老夫靜極思動,背著家里人,想出來看看那位寬宏大量是何成色……”

        “不要懼怕什么,這等緊要關頭,風聲都已經散播到了大明各處,方醒就算是殺機再盛,可也只能暗自籌謀,不會悍然動手,否則天下震動,誰能饒過他?”

        楊彥松了一口氣,趕緊說道:“是,清查田畝本就讓人郁郁,乃至于憤怒,方醒若是再敢拿我等動手,那就是迫害,就是打壓,為科學開路,到時候天下誰能忍?怕是京城也要鬧翻天了。”

        十七先生滿意的點點頭,說道:“雀舌之事老夫已經差不多辦妥了,事后你自然可以和她長相廝守。”

        楊彥喜上眉梢,深深的躬身,“多謝先生。”

        ……

        于謙在等待著。

        夜色漸漸降臨,方醒下午開了個玩笑,讓他晚上睡覺睜著只眼睛,免得腦袋被人割掉了都不知道。

        看似玩笑,可于謙知道有這個可能。

        對方若是發狂,下殺手又如何。

        皇帝要追究嗎?

        沒問題,大家鬧騰開,各地的讀書人馬上會聲援,聲勢浩大的能讓紫禁城里的那位顫抖。

        關鍵是士紳們掌握著鄉村的話事權,一旦逼迫過甚,揭竿而起,遍地烽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為何做事那么難呢?

        于謙站在庭院里,仰頭看著滿天星辰,想起了方醒說的出世入世。

        ——出世入世都是假,一顆心能定,能少些惡念,那就是出世,這不以你身在何處為標準。

        于謙覺得自己的惡念少,可一顆心卻無法安定,總是會想著各種事務。

        這時他心思純凈,突然冒出了個念頭。

        ——若是他們殺了我,那取消讀書人的優待能否就成了呢?

        舍生取義,這是于謙的偶像文天祥證道的精髓所在。

        月華如水,傾斜在庭院的石板上。

        方醒在乘涼,王賀在邊上說著十七先生身邊聚攏的那些人。

        “……那個楊彥是第一得用的,還有就是鄧琺和何山,這三人招攏那些讀書人,不知道從哪弄了錢鈔,把城里的客棧差不多都包下來了,讓那些外地來的讀書人住著,隔幾日就弄個聚會,給他們打氣。”

        “此事不足為奇,他們必然不甘心,所以現在才是開頭,大家相互試探一二,然后再過過手。不過等核算完畢,報到京城去,那些重臣們可就沒了躲閃的余地,都要表態……”

        王賀用手背擦去額頭上的汗,說道:“那可是君臣對決啊!興和伯,咱家擔心陛下會被他們給壓住。”

        方醒喝了一口冷茶,說道:“不會,此事陛下占理,他們不會直接反對,所以很有趣。”

        王賀暗自嘀咕著,他覺得方醒居然不擔心皇帝,真是太自大了。

        遠處的黑暗中走來辛老七,他近前稟告道:“老爺,今日常宇和姜旭澤吵了一架。”

        方醒動了一下,椅子吱呀作響,“為何吵架?”

        “姜旭澤反對。”

        “知道了。”

        方醒對此并未意外,“畢竟那是他們的道,道之所在……義無反顧。”

        王賀怒道:“食君之祿,為君分憂,那姜旭澤這是站哪一邊的?”

        “不管他。”

        方醒把焐熱的毛巾從腦門上揭開,起身道:“現在就等著,讓人盯緊了核算那邊,別讓人一把火給燒了。”

        核算是在布政使司衙門里進行,方醒派了一個百戶所在那里輪流盯著。

        ……

        布政使司衙門里,此刻依舊燈火通明。

        一排廂房里,算盤聲不絕于耳。

        “十五頃地。”

        “等等,這里還有一份地契。”

        “加三十二畝。”

        “……”

        一個小吏就站在門外,他搖動著扇子,盯著左右的動靜。

        沒過多久,一隊軍士巡邏過來,兩邊點點頭,然后軍士繼續巡邏。

        這只是明面,暗地里還有三組暗哨在盯著這里。

        這是武力威懾,一旦有人入侵,排槍會將他們打成馬蜂窩,然后被丟在衙門的外面,以展示興和伯的決心。

        今天那三個男子被當場干掉,據旁觀者的說法,方醒的家丁壓根就沒有抓活口的意思。

        這是示威!

        你們不是要來嗎?那就來吧,大家看看誰的手段更高明,看看誰更狠。

        所以十七先生生氣的也就在這個狠字上,他覺得自己被方醒比下去了。

        這時候他忘記了方醒是大明伯爵,大明帝師,在他的眼中,這天下也就是他家的徒子徒孫在治理著,

        “李家,李殿臣家,這里加五十七畝地。”

        “還有啊!”

        “還沒完呢!這邊還有他家的十余份地契。”

        “嘖嘖!這真是一朝中舉,雞犬升天啊!”

        “這算什么,他家還不是最高的,那個誰家,從家里出了個進士做官之后,那可真是生發了,如今算是濟南府赫赫有名的耕讀人家,家中奴仆成群啊!”

        “哎……”

        一聲長長的嘆息之后,算盤聲掩蓋了一切……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