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給個教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給個教訓字體大小: A+
     
        于謙走在濟南的街道上,沿著一條街中河的河邊緩緩的踱步。

        河水很清澈,于謙蹲在河邊,把手伸進河水里,頓時一股涼意沿著手臂襲來。

        這是泉水。

        他不禁捧水洗了把臉,而就在上游,兩個男子也在洗臉。

        于謙在唾棄著自己的一時膽怯,所以他出來了,他想看看朗朗乾坤之下,誰敢對他動手。

        沒人敢殺他,這一點于謙還是有信心的。

        他是皇帝夾袋里的人,要是在濟南死于非命,不說別的,方醒就敢直接拿下那位十七先生,讓他知道什么叫做寬宏大量。

        龐然大物啊!

        于謙這幾日算是窺看到了江湖的一角,那些士紳們的龐大實力顛覆了他的傳統觀念。

        以往在他的印象中,士紳雖然占了不少便宜,可對于大明的基層穩定是有大好處,所以兩廂抵消,無功無過。

        可等他看到那些初步核算出來的數據之后,震驚之余,剩下的只有麻木。

        這就是一頭怪獸,貪婪的怪獸!漸漸生長的怪獸!

        他們以田地為主食,商業為零食。坐擁良田,商賈趨之若鶩,只想求個靠山。

        于謙緩緩起身,然后負手沿著小河散步。

        天上的太陽依舊在散發著光熱,可河邊的垂柳卻給了行人陰涼。

        于謙漸漸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在尋根問底,并拷問自己的內心。

        作為儒家子弟,他也是被優待的那一群人,家人也喜不自勝。

        私與公,貧與富……

        那兩個男子悄然跟了上來,一人在前,一人在后。

        后面的那人在觀察著周圍,當他發現安全時,就干咳了一聲。

        聲音就是訊號,前方的男子突然加快了腳步,快速接近于謙。

        于謙依舊在低頭沉思著,他已經忘記了出來的初衷,腦海中陷入了天人交戰。

        沒有誰會真正的無私,若是有,那種人太可怕,大抵就是沒有七情六欲,如同天道一般。

        那個男子的腳步越來越快,他本是和于謙同向,但橫向相隔著三步的距離,加速之后,他的方向漸漸傾斜,最后合并的路線就是和于謙相撞。

        后面的男子迅速跟進,這是準備一擊不中,后續繼續攻擊的意思。

        于謙對此卻茫然不知,他依舊在思索著。

        男子面色微微猙獰,在雙方即將要撞到一起時,他甚至還觀察了一下角度。

        一個身影急速沖了過來,驚動了于謙,他抬頭皺眉,想看看是誰敢大白天對自己下手,卻看到了一個熟人。

        男子的眼中剛露出喜色,身邊就傳來一聲大喝,然后一個身影就徑直撞了過來。

        男子是準備去撞擊于謙,力量都偏向了左側。

        而這個身影卻是對著他來的,兩相比較,自然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嘭!

        兩個大漢的相撞,就像是兩塊礁石被巨浪撲擊到了一起。

        男子還沒來得及看看是誰,就覺得身體一震,然后就飛了出去。

        “噗通!”

        河水不深,可男子卻是猝不及防落水,馬上被嗆到了。

        辛老七穩住身形,回身盯著那個后面的男子。

        那男子張開嘴巴,驚訝的看著河里的同伴。

        “有人落水了!”

        男子本想裝路人,可辛老七那雙眼睛在死死的盯著他,此路不通。

        所以他高喊一聲之后,馬上轉身就跑。

        辛老七沒追,男子心中微喜,可才將回頭,他就看到了一個個子矮小的男子,正笑嘻嘻的看著自己。

        男子的手中有刀。

        飛刀!

        “我叫小刀!”

        飛刀沒飛,小刀揮手,刀光閃過。

        男子捂著咽喉緩緩退后,目光驚駭。

        旋即鮮血從他的指縫中噴涌而出,男子嘴巴張開,嗬嗬有聲。他緩緩回身,看著于謙……

        于謙瞇眼看著藍色的天空,喃喃的道:“真的敢動手啊!”

        河中的男子已經掙扎著起來了,他沒敢回身,就倉皇往對岸去。

        小河只有兩米寬,男子瘋狂奔逃,河面水花四濺。

        他狼狽的上了岸,然后迎面就來了一把長刀。

        ——不要活口,全數殺了!

        這是方醒的吩咐。

        他需要用鮮血來告訴濟南人,那些士紳在掙扎些什么,在強求些什么,在策劃著什么。

        血光閃過,方五收刀。

        于謙低頭,恰好看到了那道血光。

        他微微側臉,聽到了重重的墜地聲。

        “他們沒想殺你,也不敢殺你。”

        “興和伯。”

        于謙拱手道:“下官慚愧。”

        方醒指指對岸還在抽搐的男子,說道:“還沒到圖窮匕見的時候,他們只是想恐嚇,想證明自己的強大,可這只是徒勞。”

        血腥味漸漸彌漫過來,于謙有些不自在的道:“是,那位十七先生大抵是不會用這等手段的吧?”

        這時那些百姓才開始從邊上涌過來,卻懾于持刀的家丁不敢靠近,只是在邊上指指點點的,一臉的興奮。

        看熱鬧是人的本性,看死人同樣是。

        “十七?那只是家奴罷了,地位高些的家奴,那家人不會留下手柄,因為他們沒有那個勇氣。”

        方醒轉身,于謙跟在身邊,低聲道:“興和伯,落水這等把戲……下官覺得有些孩童般的頑劣,想來應當是某位士紳的手段吧。”

        “你以為只是落水?”

        “難道不是嗎?”

        于謙回身看了一眼。

        嘭!

        一塊大石頭被辛老七用力的砸進了水里,接著水面上就多了一抹血跡。

        圍觀的百姓一陣驚呼,辛老七招呼一聲,帶著家丁們跟了上來,那些百姓就蜂擁過來,看著水中的一句尸骸驚呼著。

        “老爺,那人躲在水中,靠著管子不冒頭。”

        辛老七跟上來稟告道。

        于謙心中一涼,方醒卻笑道:“落水很平常,落水而死更是平常,不過他們大抵不敢,只會讓你被淹個半死。”

        于謙心中僅存的那一點僥幸都消散了,一直糾纏著他的那個念頭也漸漸有了答案。

        “興和伯,優待確實是該取消了。”

        方醒不知道他經歷了什么樣的內心斗爭,就說道:“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正如十七先生所說,失去了儒家,難道大明還能靠著現在的科學子弟來治理國家。”

        于謙心中一動,說道:“千萬人被取消優待,他們一旦撒手不管,地方上怕是會有些混亂。”

        “而這些人會是混亂之源。”

        方醒露出了冷笑:“他們不會甘心,所以會坐視,不,會慫恿,去制造問題。”

        “那就必須要找到代替他們的……興和伯,是增加官吏嗎?”

        于謙想起自己來此的用意,應該不只是皇帝要鍛煉自己吧。

        “你很聰明。”

        方醒看到前方黃祿急匆匆的帶人過來,就說道:“皇權不下鄉,這個是美談,帝王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美談,可如今都要撕破臉了,為何不下鄉?”

        “至于官吏…..本朝初期,那些文人不承認大明這個政權,不肯出山,太祖高皇帝就興學,國子監出來的都敢去擔任知府。”

        方醒也覺得有些好笑,“現今大明的讀書人有多少?有多少是非優待就不肯出仕的?所以不必擔憂沒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