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猛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猛虎字體大小: A+
     
        “臣當日見那農戶,一家五口俱是衣衫襤褸,目光呆滯,形如槁木……”

        殿內群臣都仔細的聽著,他們既希望方醒無功而返,最好是灰頭土臉的回來,又盼望著他能在濟南找到兼并的根源,然后一一整治。

        可廢除士紳的免稅優待要不得啊!

        于謙還在大聲的念著:“……利用災荒放貸,取利六成。夏秋兩稅如盛宴,糧長小吏上下其手,大斗進小斗出只是尋常,各種名目的錢讓人瞠目結舌……百姓一走即為荒地,地方與士紳勾結,以荒地之價售出田地……”

        楊榮的臉微微顫動了一下,只覺得五臟六腑里傳來一陣煩躁和虛弱。

        他居于廟堂之上,他認為自己為了大明已經在殫思竭慮,可……

        “……地方隨意役使百姓,苦不堪言,臣以為當行一稅制度,諸多名目全數取消,以畝為準,以上中下三等田地為準,一畝多少錢糧,余者皆廢……”

        皇帝叫誰來念奏章,多半是看好此人,算是讓他來露個臉。

        這可是個好活,只要你嗓子好,吐字清楚,以后說不定就一路念到六部尚書去了。

        可于謙的臉上沒有一點兒高興的模樣,群臣亦是如此。

        “小吏猖獗,地方士紳貪婪,百姓如魚肉。”

        朱瞻基的眼神冷厲,猛地拍了一下扶手,起身道:“牧民牧民,朕看有些人把百姓當做了牛羊,自己卻成了屠夫!”

        群臣有些不大自然,心中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想法。

        這就是炮彈,方醒送給皇帝的炮彈。

        炮彈在群臣中炸響,關于是否取消士紳免稅優待的各種想法都在這一發炮彈下趨于統一。

        你說士紳是大明的重要組成部分。

        你說士紳能穩定鄉里。

        你說士紳是大明的根基……

        這些溢美之詞,在這發炮彈之前都被轟擊的支離破碎。

        “這就是大明的士紳?”

        “這就是諸卿說的大明的根基?”

        群臣無言以對,在朱瞻基拋出李二毛那份奏章時,他們表面上是沉默了,可暗地里奏章卻不斷進宮,各種苦口婆心的分析,甚至有‘改動士紳優待,大明將會崩潰’的言論。

        朱瞻基譏誚的道:“這不是大明的根基,而是挖大明根基的蛀蟲!”

        ……

        隨即濟南府第一階段土地清查的情況就被散播了出去,百姓們咬牙切齒,感同身受。

        往日矜持而倨傲的讀書人們如喪考妣,紛紛開始了串聯。

        至于那些官吏……他們最糾結的就是方醒的建議。

        “所有的稅賦雜稅都轉為一稅,按田畝的數量和好壞收取,這個……”

        “這是要絕了大家的路啊!”

        戶部里,馬蘇夾著一卷報表緩緩走過,耳邊聽著廊下那些官吏的議論,心中激蕩,只恨不能立時趕到濟南,和老師一起直面那些士紳。

        “大人。”

        夏元吉抬頭見是馬蘇,就點點頭,然后揉揉眉心道:“興和伯在濟南做了大事,如今外面看似平常,可暗流涌動,你且小心。”

        馬蘇把報表放下,說道:“老師當年就把方家莊和一干生意主動繳稅,當時還有人說老師是沽名釣譽,如今算是還了老師一個清白。”

        夏元吉含笑道:“興和伯當年就給當今陛下灌輸了不少這類想法,本官猜測……他的最終想法應當是一體納稅。”

        說著他盯住馬蘇,見馬蘇并未露出什么驚訝之色,不禁就嘆息道:“果然啊!他好大的氣魄,而且能隱忍多年,緩緩而發,本官不如他,不如他啊!”

        天氣炎熱,大開的窗戶吹進一股風。

        馬蘇看著這股風吹動了那卷報表,那些數據就像是螞蟻在晃動著。

        “老師……希望能改變大明……”

        ……

        濟南已經成為了一個漩渦,常宇頻繁召集濟南府官員議事,中心議題就是一個:如何堅定不移的把濟南府的田地情況摸清楚。

        濟南知府黃祿就像是個小妾養的,常宇把問題直接壓下來,他只得把壓力轉嫁下去。

        整個濟南府的官吏們都像瘋子般的往鄉下跑,而青皮們都瑟瑟發抖,紛紛裝成良民。

        他們害怕了!

        大宅院里的方醒在上了奏章之后就在蟄伏著。

        可他不是小白兔。

        而是一頭猛虎!

         猛虎蟄伏,他在想什么?

        ……

        方醒俯身,仔細的嗅著一朵黃花。

        他的神態專注,呼吸輕微,漸漸抬起頭來,說道:“鮮花落于凡塵,販夫走卒皆可賞玩。”

        黃祿感覺剛才看到了一頭猛虎在嗅著鮮花,他垂首道:“興和伯,那些人……正是不甘于墜落凡塵,所以……已經聚集在了一起,各處都有暴力……發生。”

        “那是抗法!”

        方醒毫不猶豫的下了個定義,說道:“大勢如大潮,有人說人這一生有幾種需求,可在本伯看來那是無病呻吟,純屬閑得發慌的屁話,吃多了放的屁。”

        “人,只為求活!”

        “本伯看到了那些雙眼茫然的百姓,他們絕望,他們麻木,為何麻木?因為不麻木……就不能活,不想活……”

        黃祿心中凜然,擔心自己執行力度太軟,讓這位明顯對讀書人沒啥好感的伯爺發飆。

        “那些讀書人整日無所事事,依紅偎綠,一壺老酒下去,吟幾首酸詩,就認為自己能經天緯地,可他們可想過自己的錢財從哪來?那特么的都是百姓的血汗!”

        黃祿對此只能唯唯稱是,他不敢惹方醒,至于那些讀書人的日子……他覺得無可厚非。

        讀書人就是大明的骨骼,失去了他們的支撐,大明會變成什么樣?

        他有些茫然,他在想著失去了士紳管控的百姓會干出什么事來。

        “每個縣設立一個機構,按照戶數增減官吏……”

        方醒伸出手指,輕輕的撫摸著黃花,漫不經心的問道:“直管如何?”

        “皇權下鄉……”

        黃祿面色大變,脫口而出道:“興和伯,怕是不妥吧?”

        “你在擔心什么?”

        黃祿直面清理田畝的工作,所以方醒才會試探,他想看看官員們對此的看法。

        黃祿看看左右,有些緊張的道:“伯爺,不說別的,前宋開始,帝王與士大夫共治天下,大明……大明自太祖高皇帝始,雖然有所改觀,可終究……慢慢的又回來了,如今天下早已穩固,悍然而動,怕是要動搖根基啊!”

        “你在擔心什么?”

        方醒再次問了相同的問題。

        黃祿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咬牙道:“下官擔心的是……那些人。”

        方醒點點頭,說道:“你的擔心有道理,不過卻高看了他們。此時大明無外患,他們無從借力。此時大明錢糧充足,他們沒了鼓噪的機會,當今陛下勵精圖治,仁政不斷,這樣的大明,誰……敢反?!”

        黃祿只是點頭,可神色卻有些恍惚。

        真要讓皇權下鄉,那……還有讀書人什么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