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常宇落淚,動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常宇落淚,動手字體大小: A+
     
        大明官方允許的借貸利息是三成,可宋仁借的卻是六成。

        而且逾期不還沒有延期,也沒有什么利滾利。

        “……田地被官府收了,賣了,小的欠債還不上,一家子都成了佃戶……”

        “興和伯,一旦認定是逃了,原有的田地就會被賣掉。”

        常宇有些唏噓,方醒卻很冷靜,問道:“一般都賣給誰?”

        “當地的……”

        這個問題幾乎不用回答,看馬榮的臉色就知道了。

        王英覺得這是自己的機會,就說道:“伯爺,大人,這叫做賣荒送荒,都是本地的士紳買了去,其實也沒什么錢。”

        半賣半送……

        王英知道今天將會是顛覆性的一天,所以大膽的道:“后來朝中有恩旨,免去遭災地方的稅賦,可……那些佃農照舊是要交租的。”

        皇帝憐惜百姓,就下旨免除賦稅,富人免了,佃農依舊在交租,交給地主。

        常宇面帶苦澀的道:“你繼續說。”

        他覺得自己有些高高在上了,民間疾苦幾乎不知。

        王英退后了一步,說道:“本地糧長里長手段厲害,那些農戶交不起攤派,只能去借貸,越發貧困,小的這些年見了少說上百戶因此致貧的……”

        “攤派?”

        方醒郁郁的問道。

        王英尷尬的道:“伯爺,就是巧立名目……找名目收錢……但最怕的還是科買。”

        這人是豁出去了,方醒點點頭,常宇馬上說道:“盡數道來,本官保你。”

        常宇堪稱是封疆大吏,這樣一位大人物說保他,王英頓時激動的不行,馬上就把那些手段數落了出來。

        各種耗費的名目,各種辛苦費茶錢,各種收糧時的把戲……

        “......科買最怕人,上面要某些東西,就給錢讓人去和買,可那些人又轉給了青皮,青皮就去百姓家榨取,最后一文不花,甚至還會多收許多,全都被那些人給分了……”

        常宇眨巴著眼睛,漸漸的有淚水盈眶。

        方醒只是仰頭看天。

        “……百姓不但是怕賦稅之外的榨取,更怕的是役使,也就是雜役,什么名頭都有,最怕的就是承接官差伙食,幾乎一年可破家。還有各色差使,上面一聲令,百姓就得出人出錢……”

        “苦啊!”

        方醒以為會是宋仁叫苦,可沒想到居然是常宇。

        常宇以手捂面,哽咽道:“本官早不察覺百姓之苦,瀆職!這是瀆職!”

        宋仁茫然的看著自己的腳,:一雙草鞋黑乎乎的,腳趾皴裂,大拇指的指甲甚至都翻了起來,邊上能看到流膿的痕跡。

        方醒想咆哮,想發怒,可最后都化為一聲嘆息。

        “這是從根子上爛掉了,必須要有割掉腐肉的勇氣和決心,否則大明必定會積重難返!”

        方醒看著周圍的百姓,看著那個馬榮堆笑著走過來。

        “伯爺,當初宋仁一家揭不開鍋了,學生就借了銀錢給他使喚,后來他舉家遠遁,學生也沒想過報官追捕,只是可憐他,等他回來之后,就讓他一家子種地,也好養活……”

        這是一雙厚顏無恥的眼睛,這是一張無恥的嘴……

        方醒揮手!

        啪!

        就在馬榮應聲倒地時,常宇的巴掌才從他剛站立的地方劃過。

        常宇鼻息咻咻的沖過去,抬腳就踢。

        誰見過布政使踢人?

        馬榮被踢的在地上翻滾著,嚎叫著,一身青衫上全是塵土,臉上也被擦破多處……

        “畜生!畜生!

        常宇氣喘吁吁的踢打著,最后被兩個官員給死死的抱住。

        馬榮已經起不來了,他伏在地上慘嚎著,可方醒憑著豐富的經驗就斷定他的骨頭沒斷。

        “此事不是一個馬榮,而是千萬個馬榮,常大人,下定決心了嗎?”

        常宇點點頭,轉身揮手,旋即隨行的衙役就如狼似虎的過去提起了馬榮,然后一路往村里去了。

        小刀終于在婦人的幫助下把三個孩子叫了過來,然后分了糖。

        甜甜的糖讓那三張臟兮兮的臉蛋上浮起了歡笑。

        “爹,甜,甜……”

        小女娃跑到宋仁的身前,蹦跳著,把從嘴里吐出來的糖遞給他。

        “爹,你吃,你吃……”

        宋仁剛從一直壓在自己頭頂上的馬榮被收拾的震驚中清醒過來,聞言低頭,看到女兒那張歡快的臉,淚水不禁撲簌簌的跌落下來。

        “哎!”

        農人的哭泣有多種,可這種蹲在地上,抱著頭的無聲抽噎最為感傷。

        小女娃緩緩蹲下,然后看著自己的父親,抹著眼淚道:“爹,吃糖……”

        無聲的抽噎變成了大哭,宋仁就像是個孩子般的跪在地上,雙手撐著前方,用盡了全身的精氣神在嚎啕大哭著……

        婦人也在哭,抱著兩個孩子哭。

        融化了糖的唾液,粘稠的從孩子的下唇流淌下來。

        這是痛徹心扉的悲傷。

        來自于小民郁積半生的悲傷。

        那幾個被攔在外圍的讀書人看到了馬榮被踢打,看到他被人押解著進村,看到了宋仁一家的悲慟,也看到了常宇的落淚……

        這是怎么了?

        “興和伯,本官要上奏章。”

        常宇唏噓著說道:“本官有罪,治下紊亂,百姓煎熬,本官有罪……”

        方醒面色嚴峻的道:“這不是一地,而是整個大明都差不多,常大人,現在你該知曉為何要嘗試取消士紳的特權了吧?”

        常宇點點頭,說道:“不過是幾十年,鄉間已為這些人盤踞,百姓任由他們宰割,再延續下去,這大明是誰的?”

        這時村里一陣嘈雜,接著那些小吏拉著不少人出來,身后是幾輛牛車,上面堆著不少東西。

        “大人,馬榮家中多錢鈔,還有金銀,地契一堆,溝通官吏往來禮單多份……書信多封……”

        常宇搖搖頭,拱手道:“興和伯,本官要馬上回去召集人,先告辭了。”

        方醒點點頭,小刀在他的身后說道:“老爺,那幾個讀書人跑了。”

        方醒已經看到了,那幾個讀書人打馬就跑,姿態倉皇。

        “伯爺,他們肯定是想回家去消滅罪證,小的愿意帶路去追捕他們。”

        王英今天算是徹底下水了,小吏狠,一旦下水之后就不再考慮退路。

        方醒搖搖頭,“不必了,什么罪證都沒有多出的田地真實,大潮之下,這等小魚蝦沒有退路,要么順從清理田地,要么就聯手……”

        “伯爺,他們不敢吧?”

        “他們敢的。”

        “大明只是他們的玩具,他們沒有什么不敢做的。”

        方醒想起了金忠,想起了那些官員……

        “大明從不缺乏正直的官員,只是在目前這個大背景下,要么隨波逐流,要么就只能木秀于林,曲高和寡,被主流排斥……”

        方醒冷冷的看著被扣押在牛車旁的馬榮,看著那些緩緩走出村子的農戶,說道:“這一切都會有意義。”

        王英知道自己已經攀上了常宇和方醒,心中火熱的幾乎想原地蹦跳幾下。

        而方醒還在為爭取到了常宇的支持而感到欣慰,他走到宋仁的身前安撫道:“你一家人的田地會重新分配,好生的過日子,以后肯定會越來越好,一定。”

        宋仁膽怯的道:“伯爺,以后……”

        “沒有什么以后,以后賦稅會越來越簡單,超出這個范疇的,誰收誰全家倒霉。”

        “伯爺,真的嗎?”

        宋仁面露憧憬之色,說道:“只要沒了額外的錢糧,小的肯定能把日子過得紅火起來。”

        “會的。”

        方醒已經在想著該怎么建議改動大明目前的賦稅結構和收取方式,越想越激動,然后急匆匆的帶人回城,準備寫奏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