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興和伯,開始了(為新盟主‘子木莫’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興和伯,開始了(為新盟主‘子木莫’賀)字體大小: A+
     
        “犬儒?有趣。”

        方醒有些想家人了,他想起了自己出門時哭的就像是生離死別的無憂,恨不能馬上飛回家里。

        北方的太陽和南方的不同,曬起來感覺就是鋪天蓋地,無孔不入。

        南方……

        朱瞻基本來是有意把試點選在南方,可最后還是懾于南方士紳的力量太強大,最后還是選擇了方醒提出的濟南。

        他堅持著看了一會兒蔚藍色的天空,然后眼睛酸澀的幾乎就像是瞎了一般的難受。

        他揉揉眼睛,問道:“那個潘松是什么意思?”

        沈石頭作為隨行人員,擔負著‘保護’方醒的重任。

        按照皇帝的交代,若是形勢不妙,他可以直接把方醒打暈,一路帶回北平。

        “伯爺,那就是個小人,他想拉線,然后借機走上仕途。”

        沈石頭覺得潘松就是個小人,可方醒卻不以為然。

        “是人就有私心雜念,科學不可能改造人性,不過他倒是給本伯弄了個難題……”

        “那些學生還在鬧騰嗎?”

        “是的伯爺,他們在布政司的衙門外面站著,也不說話,就站著。”

        “這是示威,卻不敢來本伯這里,可見都是善于謀身之輩。”

        方醒站在屋檐下,伸手出去,讓陽光曬在自己的手上,感受著那份灼熱。

        “此事首要是清理田畝,追本溯源,可這需要常宇的配合。”

        “大明湖上,他并未應承什么,但本伯相信他肯定會照做,可……也僅僅是照做。”

        方醒覺得此時的濟南就像是一個菜市場,大家都停住了腳步,在靜靜的看著自己。

        “讓常宇來。”

        不論是官階還是身份,方醒都有讓常宇來的資本。

        常宇到時,方醒已經打了個盹,精神不錯。

        “本伯要清查田畝。”

        常宇木然的道:“好,本官會配合。”

        “我要認真的清查田畝。”

        “本官一定認真。”

        方醒笑了笑,說道:“此事關系到大明國運,常大人站在哪一邊?”

        常宇呆板的道:“本官當然站在陛下這一邊。”

        “好吧,我總是喜歡軍中的純粹,殺戮的簡單,有人說我是九轉大腸,可和你們一比,我就成了小白花。”

        方醒覺得這世上的人總是會先站在自己的立場,站在自己一方的立場去看待問題,罕有能拋開利益去看待問題的人。

        常宇的眼神活絡了些,說道:“此事是另一種殺戮,興和伯,成則升天,敗則死無葬身之地,本官不知你為何要執拗如此,不過該做的本官一定去做,不會含糊。”

        “興和伯,你文武皆能名留青史,三代帝王的信重更是足以立傳,你這般甘冒風險……是想要什么?”

        常宇問的認真,方醒回答的也很認真。

        “我只是看到了錯誤,想到這個錯誤會導致大明衰敗,所以我就來了。”

        常宇無言以對,躬身告退。

        “本官自慚形穢。”

        常宇唏噓道:“那興和伯的眼神很認真,本官知道他不屑于用假話來敷衍我,所以他真是想改變這個局面。”

        右布政使姜旭澤低聲道:“大人,從消息傳到山東以來,群情激昂啊!他要來火中取栗,咱們沒辦法,可咱們不能也跟著賠進去吧?”

        常宇的眼神微變,問道:“那家人來找過你了?”

        姜旭澤苦笑道:“那人都到了濟南,那家人如何能坐得住?您別忘了,當年圍墻倒塌……外界都說是那人做的手腳,這是仇人相見啊!”

        常宇輕輕拍打著桌子,說道:“別見了。”

        “大人……”

        左右布政使級別都一樣,姜旭澤要是梗著脖子不同意,常宇也只能把官司打到御前。

        但常宇卻沒有猶豫,“這是陛下的旨意,朝中的那些重臣都同意了,而你卻和那家人在暗地里溝通,難怪興和伯說咱們是圣人家的官,不,是掛著圣人招牌的官。”

        姜旭澤目光冰冷的道:“大人,此事猶如下油鍋撈鐵鏈,鍋底就是熊熊烈火,本官還是那句話,咱們不能為他火中取栗。”

        常宇的目光越過他的肩部,淡淡的道:“隨你。”

        姜旭澤起身告退。

        左右布政使不和,如果是在往常會是個大問題,可常宇卻沒有絲毫挽留的意思。

        姜旭澤出了布政使司衙門,看著對面已經換了一茬的讀書人,微微點頭,然后往左邊去了。

        “好曬啊!到屋檐下躲躲。”

        “不能去,去了就弱了勢頭,咱們就這樣站著,半個時辰后就有人來換了。”

        “有人暈過去了……”

        姜旭澤一路來到了一座豪宅,豪宅很大,可他卻無心欣賞。

        “他們要核查田畝。”

        “誰?方醒嗎?”

        “不,常宇已經答應了方醒,馬上就會開始清查。本官的判斷,清查之后,方醒會逐步開始清理,那些投獻的土地怕是保不住了。”

        “那人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書房里,一個錦衣男子負手而立,他一直在看著掛在墻上的一幅字畫,此刻回身,矜持的道:“去了免稅,去了土地,誰還讀書?”

        姜旭澤點頭道:“正是如此,本官覺得方醒那人是不是還想為他的科學造勢,一旦沒了這些優容,會不會有更多的人去學他的科學……”

        錦衣男子贊許道:“姜大人眼光獨到。”

        姜旭澤謙遜道:“十七先生過獎了,此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本官只是冷眼旁觀罷了。”

        錦衣男子微笑道:“對,旁觀,我們需要旁觀,看看倒行逆施者會是什么結局。”

        姜旭澤拱手告辭,錦衣男子把他送到書房外面,然后目視著他離去。

        “先生,這人看著也是個利欲熏心的。”

        書房里正在收拾筆墨的書童嘟囔著發表了對姜旭澤的看法。

        十七先生微笑道:“我家只是個招牌,想用的人很多,從帝王將相,到平頭百姓,不過招牌就是招牌,想用嗎?那就拿出誠意來……”

        ……

        誠意是個很珍貴的東西,通常必須要用行動來表示。

        常宇就開始展現自己的誠意。

        就在方醒到的第三天,濟南知府黃祿就來到了方醒的駐地求見。

        “興和伯,開始了。”

        方醒仰頭看著屋頂,說道:“可有為難之處?”

        “有。”

        “下面的小吏去清查田畝,地方上的里甲糧長怕是會陽奉陰違。弄不好會見血。”

        這人有些見識啊!

        方醒低頭看了他一眼,說道:“糧長不是希望治下能納糧的人越多越好嗎?那么此舉對他們只有好處,為何要陽奉陰違?”

        黃祿說道:“地方糧長最怕的就是編戶離散,還有的隱瞞田畝,最不怕的反而是投獻。”

        方醒一聽就明白了,問道:“那些投獻導致一方賦稅減少,上下都會習以為常,可對?”

        黃祿點點頭道:“是這樣,糧長喜歡自己管理的地方有投獻,這樣他就能以此去搪塞上面,而上面對此也無可奈何,大明都是如此,也只能睜只眼閉只眼,讓他過了。”

        “也就是說……取得了免稅特權的讀書人,實際上就是糧長的靠山,雙方甚至會勾搭在一起牟利……”

        “是這樣。”

        黃祿無奈的道:“糧長要是逆了他的意,那讀書人自然有百般的手段可以去收拾他……”

        方醒想起了自己剛到大明時,那個糧長居然上門來收稅,不禁微笑道:“好,既然如此,且去看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