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急躁的朱高煦,歡喜的陳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急躁的朱高煦,歡喜的陳瀟字體大小: A+
     
        孫氏生了個女兒。

        如果說大明是一個湖泊,那么這個消息就是一個漣漪,激蕩起了些許波瀾,湖面旋即恢復了平靜。

        書院的學生出仕,當時的動靜不小,當初解縉就說一定會被打壓,其后果然。

        只是方醒卻早就在等著這個打壓,然后借用環縣十多名官吏的流放來了個震懾,一下就讓那些以為他還在觀望的人收回了手腳。

        最近各處傳來的消息,書院出仕的學生們的境遇得到了不少改善。

        而朱祁鈺同學正在奶娘的照看下茁壯成長,朱瞻基對此有些不知所措。

        “總覺得那孩子像是多余的,當然不是我不喜歡他,就是感覺有些怪怪的。”

        有了兒子,朱瞻基明顯的精氣神不一樣了,好像一夜之間成熟了許多。

        “這事不奇怪吧。”

        方醒想起了土豆剛出生的時候,說道:“因為那孩子是你血脈的延續,總會有些不真切的感覺,慢慢的你就習慣了。”

        朱瞻基話鋒一轉,說道:“漢王叔回來之后就沒間斷過進宮,說是趕緊把他弄到那個地方去,他甚至連全家人都帶到了京城,樂安洲那邊是鐵心不要了。”

        “這是好事啊!只要漢王殿下開了個頭,那些藩王還不得都盯著呢!”

        大明的藩王現在日子不大好過,在經過朱濟熿和朱權之事后,他們基本上就別想再要什么自由了,整日就被封在封地里,再好的美景也得看膩了。

        朱瞻基糾結的道:“可一下都封出去,以后船隊出海,就是和藩王聯系,想想都不對勁……”

        “那就弄地盤去!”

        朱瞻基搖搖頭道:“鄭和的船隊還沒回來,不知道那邊究竟有多少地盤,還有,藩王分封海外,若是每人都封,那就是個無底洞。”

        “一個分枝一個地方,然后那個地方不能都封給他們。”

        朱瞻基詫異的看了方醒一眼,說道:“朕就是這般想的,給他們地方,給他們自由,可地盤卻不是他們的。”

        兩個人相對一笑,邊上的俞佳頓時覺得殿內陰風慘慘的。

        方醒出了宮,一路去了漢王府。

        漢王府還是那模樣,方醒以為自己進了原始叢林。

        “殿下說反正都要走了,廢那功夫干嘛,以后誰住誰弄。”

        常建勛帶著方醒去了練武場,還沒見到人,就聽到了朱高煦的叫罵聲。

        “廢物!沖陣要縮起來,躲在馬脖子后面,不然箭如雨下,你往哪躲……”

        朱高煦正在調教幾個兒子,見方醒來了就不高興的道:“都自己操練起來!”

        十個兒子一溜排開,這場面讓方醒也有些震撼。

        老朱家的生育能力怎么都去了藩王的身上,真是莫名其妙。

        方醒看了一眼那十個被訓的鵪鶉般縮著脖子的家伙,心中暗自為他們默哀三秒鐘,然后就問道:“殿下,可有人來問過您關于海外之事?”

        “有啊!”

        朱高煦爽直的說了一串名字,全是藩王。

        “他們也想去,可又怕被皇帝給坑了。”

        朱高煦不屑的道:“本王拿下了最好的地方,他們猶豫,大不了弄去占城那等地方,到時候屁股后面就是交趾,整日過的提心吊膽的,哈哈哈哈!”

        這貨一點兒宗室情誼都沒有啊!

        方醒是來傳話的,他斟酌了一下,說道:“陛下的意思是……此事您干脆就別說了,任由他們去猜測。”

        “吊胃口?”

        朱高煦笑起來的時候,眼角能清晰的看到皺紋,他得意的道:“本王最討厭吊胃口,不過弄他們卻是最好不過了。”

        “殿下,帶個頭吧?”

        “什么頭?”

        “繳稅。”

        “什么?”

        朱高煦大怒,一把揪住方醒的衣領,罵道:“虧我還把你當做朋友,你居然敢坑本王?!”

        “開玩笑!開玩笑!”

        ……

        方醒只是試探了一下,就知道此事不能急切。

        不過朱高煦太不給面子了,方醒覺得應該想辦法拖一下,讓他馬上出海的希望破滅。

        “夫君,您是舍不得吧?”

        張淑慧聽到方醒的牢騷,就不經意的揭穿了方醒的真實想法。

        “漢王殿下爽直,和您的關系好,他若是走了,您可就少了個朋友。”

        “胡說!”

        方醒躺在躺椅上,接過小白遞來的果汁,舒坦的喝了一口,問道:“無憂呢?”

        “被帶進宮了,說是公主想她了。”

        “兩個毛孩子,整日就知道玩耍。”

        閨女不在家,方醒總覺得心里空蕩蕩的。

        張淑慧要盤算賬目,小白要去第一鮮視察,于是方醒就聽著算盤聲緩緩入睡。

        張淑慧拿了件薄被悄然給他蓋上,輕手輕腳的出了門。

        方醒這段時間的睡眠看似很好,睡下就一覺到天亮,可白天他的精神卻明顯的不足。

        御醫也來看過了,說他是神虛,結果方醒聽成了腎虛,好家伙,逮著御醫就一通探討,最后御醫詛咒發誓,說方醒的腎很好,不虛,這才釋然。

        神虛聽著有些玄幻,張淑慧盯著方醒每天吃藥,可方醒卻經常躲,甚至還會偷偷的把藥倒了。

        張淑慧最后沒轍,就把無憂請了出來:每次吃藥,無憂就站在邊上哄著,怎么哄孩子就怎么哄方醒。

        御醫說過,方醒這毛病應該是長期焦慮所引發的,最好是多休息。

        所以方醒一旦睡覺,除去無憂之外,家里人做事都會輕手輕腳的。

        “德華兄……”

        方醒一下就醒了,張淑慧聽出了聲音,就倒了杯茶給他,說道:“妾身避一避吧。”

        方醒喝了茶,精神大振,說道:“陳瀟莽撞,卻有分寸,他不會進來的,我出去一下。”

        果然,陳瀟就在內院進來一點等著,和鄧嬤嬤在吹噓著自己在嘉蔬署是如何的大展宏圖。

        “好了,你的宏圖在玉米那呢!”

        方醒帶著他去了書房,先問了陳嘉輝和馬氏的身體,然后問道:“你急匆匆的來找我作甚?”

        說著他打了個哈欠,陳瀟艷羨的道:“德華兄,你的日子可真是逍遙啊!小弟在城外到處跑,最后框定了地方,準備弄那個玉米。”

        “季節不一定對,少弄點。”

        方醒也不知道玉米播種的季節,可總不能等到明年再下種。

        陳瀟得意的道:“德華兄,此事已經是小弟負責了。”

        “你還以為自己被重用了?”

        “難道不是嗎?”

        自從陳嘉輝升職為順天府府丞之后,陳瀟的行情就見長了。

        “聽聞有人給你介紹小妾,漂亮嗎?”

        陳瀟尷尬的道:“這是瞎說的,我哪能啊!小冉可盯著呢!”

        “你知道分寸就好。”

        方醒說道:“玉米的事陛下很看重,這東西弄好了不比土豆差,重要是重要了,可要是你弄砸了,那后果可不輕。”

        “這是既想吃肉,又怕挨刀,然后就讓我去試試?”

        “對,沒錯,別人的面子沒你的大,這是其一。”

        方醒給他分析道:“第二就是此事有風險,那玉米現在還不夠好,需要不斷的培育,直至產出達到要求,誰負責此事,就要一直跟著,風險不小。”

        見陳瀟面色黯淡,方醒安慰道:“雖然風險不小,可一旦成功了,你就會青云直上。怎么,不敢賭一把?”

        青云直上是每個官吏的夢想,陳瀟當然也不例外。

        “德華兄放心,小弟一定要頭懸梁,錐刺股,不破樓蘭終不還……”

        被方醒灌了雞湯的陳瀟雄赳赳氣昂昂的走了,方醒伸個懶腰,絲毫沒有坑了好友的內疚。

        培育玉米是件長期的事,弄不好十幾二十年后才能成功,到了那時,一直埋頭在嘉蔬署苦干的陳瀟會是什么模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
    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