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虔誠(感謝‘墨色夕顏葬’成為本書新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虔誠(感謝‘墨色夕顏葬’成為本書新盟主)字體大小: A+
     
        孫氏的肚子已經很大了,御醫說產期也就是近日,不會超過十天。

        從胡善祥那邊傳出要生產的消息開始,這邊就冷清了不少,連御醫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王振不斷的在來回送消息,孫氏只是躺著,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娘娘,陛下回來了,去了坤寧宮。”

        孫氏的呼吸平靜,仿佛是睡著了。

        可王振知道她肯定在思索著些什么,于是轉身又跑了出去,就像是個年輕人般的賣力。

        等王振走后,周嬤嬤就揮揮手,御醫趕緊出門,然后她說道:“娘娘,皇后生產,陛下肯定是要去的,否則朝野都會議論,到時候對咱們可沒好處。”

        孫氏沒有出聲,周嬤嬤就輕笑道:“陛下早上還來了一趟呢,可見在陛下的心中還是您最重。”

        “別說這等話。”

        孫氏淡淡的道,然后室內就陷入了寂靜,直至王振再次跑了回來。

        王振已經是渾身大汗,衣裳半濕,他氣喘吁吁的道:“娘娘,太后娘娘已經去了坤寧宮。”

        ……

        “你莫要想那些有的沒的,你該想著的是大明。”

        太后有些疲憊的坐在產房外面,那些御醫想勸朱瞻基回去,可沒人敢開口。

        朱瞻基訕訕的道:“母后,這一胎兒臣覺得應該是個皇子。”

        太后靠在椅背上,揉揉眉心,說道:“端端想過來,本宮攔了她,就是怕若是有意外……至少她沒有親眼目睹和親耳所聽,所以你該上些心了。”

        朱瞻基心中百味雜陳,這時產房里傳來了痛呼聲,他不禁握緊雙拳,然后問道:“端端可怕了嗎?”

        太后閉上眼睛,緩緩的道:“只是給她說了小孩子忌諱這等事,她倒是乖巧,可肯定有人給她說過這些了,那眼神看著讓人心疼。”

        朱瞻基的眼中多了殺機,回頭對身后的俞佳點點頭,俞佳馬上心領神會的出去安排人調查此事。

        ……

        空曠的房間里,端端找來了筆墨紙硯,叫人磨墨。

        她沒要人幫忙,自己慢慢的爬上了椅子。

        邊上的宮女磨好了墨,見端端以手托腮,呆呆的看著窗外,就低聲道:“公主,墨好了。”

        端端看看硯臺,就拿起毛筆……

        小小的人兒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一筆一劃,非常緩慢而認真的在寫著經文。

        角落的香爐上煙霧渺渺。

        宮女在邊上雙手合十,嘴里默默的念著。

        那長長的睫毛突然微微顫動,然后端端抬頭看了窗外一眼。

        “母后會生個小弟弟,嗯,一定是個弟弟。”

        俞佳到時就看到了那認真的小臉,以及虔誠的禱告。

        時光仿佛停在了這一刻,俞佳深受感染,不禁在心中暗自祈求著上天……

        ……

        產房里,胡善祥痛的忍不住悶哼著,室內的人都敬佩的看著她。按照她們的認知,生孩子這等劇痛一般人是忍不住的,最疼痛時,只恨不能立刻死了才痛快,更別提大聲的尖叫了。

        皇后果真是能忍啊!

        產床上的胡善祥滿臉都是汗水,她突然喘息著道:“把那個拿來,拿來!”

        負責生產的嬤嬤納悶道:“娘娘,拿什么?”

        胡善祥猛地悶哼一聲,身體顫抖幾下,然后說道:“去……去問怡安……”

        有嬤嬤小心翼翼的出去,然后找到了怡安。

        怡安一聽就楞了,然后苦笑著去找東西。等到了外面之后,太后和朱瞻基馬上就問情況,怡安不敢隱瞞,說道:“娘娘還在等時機,讓老奴去拿東西。”

        太后不高興的道:“都這個關口了,拿什么東西?!”

        朱瞻基也是無奈的道:“讓她專心生產,別分心!”

        婦人生孩子最忌諱胡思亂想,這個還是太后告訴朱瞻基的,所以他真的是對胡善祥無語了。

        怡安是太后送給胡善祥的人,所以敢說話,“娘娘,陛下,皇后娘娘……想拿那個柚子……”

        太后不解,看到朱瞻基默然,就問道:“什么柚子?這時節可有這東西?”

        朱瞻基還是沉默著,怡安說道:“娘娘,那是當年陛下大婚時,興和伯送給皇后娘娘的石雕,寓意……有子。”

        瞬間太后就哽咽了,她指著朱瞻基罵道:“女人多般不易,皇后的運氣還不好,遇到了你這個負心漢,我家這是造了什么孽哦!”

        院子里的人都面無表情,沒人敢把這話放在心中,更沒人敢說出去。

        朱瞻基面紅耳赤的請罪道:“母后,兒臣輕浮了。”

        怡安急匆匆的拿著一個錦盒來了,她先打開給太后和朱瞻基過目,然后又進了產房。

        “娘娘,東西拿來了。”

        怡安看到胡善祥的頭發都被汗水打濕了,就想起皇帝對孫氏的偏愛,幾乎已經要到了換后的程度,不禁心中酸楚。

        胡善祥以往對這一胎并沒有什么期望,男女她都愿意接受,可在生產的關鍵時刻,她居然想起要這個田黃石雕刻而成的柚子,這說明她應當是有了做母親的覺悟。

        怡安把石雕遞給胡善祥,俯身輕聲說道:“娘娘,公主在太后娘娘那邊擔心著您呢!”

        胡善祥點點頭,握緊了石雕,強笑道:“讓她別擔心,一定給她個……弟弟,讓她帶著……帶著玩耍。”

        皇宮的孩子,幾歲就知道爭斗和看臉色,這讓胡善祥不禁悲從心來,然后就鼓起勇氣,配合著深呼吸,使勁……

        當聽到第一聲尖叫時,太后就點點頭,說道:“生孩子就是受刑,還是酷刑,比東廠和錦衣衛的差不離吧。”

        朱瞻基無言以對,卻聽著慘叫聲頭皮發麻。

        “第一次生孩子時最是難熬,皇后卻一直忍著,今日開頭也是如此,可見現在她已經放松了,好!”

        太后一直覺得胡善祥的性子太過柔弱,連為母則強的道理都不懂,讓她頗為氣惱。如今胡善祥開始慘叫,那就說明她已經放開了些。

        生個皇子吧……

        太后虔誠的數著佛珠,默默的祝禱著。

        ……

        方醒沒有祝禱,他在喝酒,陪客是解縉。

        解縉頗為淡定,和面無表情的方醒對比強烈。

        “老夫最喜歡野牛肉,下次若是有人出海,記得讓他們多弄些回來,這東西下酒可是好菜。”

        方醒嚼著牛肉干,隨口道:“那不是事,回頭我去漢王殿下那邊弄些過來就是了。”

        他的手頭上連牦牛的肉干都有,哪會在意野牛肉。

        解縉喝了一口酒,贊道:“這酒清爽,回味甘冽,哪家的?老夫去弄幾壇子回來。”

        方醒說道:“好像說是用什么雪水釀造的,如今怕是難找了。”

        五十度的白酒,居然喝起來口感極為甘爽,這讓解縉不禁酒到杯干,沒多久就有些醺醺然了。

        他把一片牛肉干送到眼前仔細看著,喃喃的道:“你別想太多了,皇后生男生女與你無關,若是你擔心那個女人,那以后就擠兌她的兒子吧,把他的名聲弄臭,然后你出海躲幾年再回來,陛下保證不會怪罪你。”

        方醒搖搖頭,茫然的道:“就算是他不怪罪我,可那關系卻變了,成了生硬的君臣關系,那我還回來做什么?不如舉家在海外弄個小島,再和朝中的大臣們通通氣,就算是我為自己以前的功勞尋求個報酬,給些移民,然后我就再也不回來了。”

        解縉不屑的道:“那大明呢?你傾注了那么多,難道不牽掛大明嗎?”

        方醒冷笑道:“都到了那時候了,大明關我屁事!”

        解縉嘆息道:“你這是和陛下在賭氣,哎!所以當初你們若是疏離些還好,如今太過親近,反而讓彼此都不好說話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