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油鍋里的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油鍋里的水字體大小: A+
     

    四個孩子湊到一處是什么感受?

    到了方家莊,方醒抱著歡歡,牽著無憂,身后跟著土豆和平安,而莫愁垂首跟在最后面。

    “老爺回來了!”

    張淑慧和小白都沒得到通知,聞訊趕出來,看到方醒身邊全是孩子,不禁就笑了。

    夫妻之間寒暄,妻妾之間問好,張淑慧夸贊了歡歡的結實,莫愁則夸贊了土豆和平安的聰慧,以及無憂的可愛。

    其樂融融啊!

    “陛下對遠征亦力把里頗有興趣,想切斷哈烈和肉迷伸出的觸角,這是想震懾,看來陛下還是對國內信心不足,想騰出手來一一去理順……你認為如何?”

    黃鐘的頭發也多了些白色,他在方家一直都是坐鎮的角色,統籌各方的信息,

    他搖搖頭道:“伯爺,有些事很麻煩,就說金英的工坊吧,被工部那邊卡了許久,后續的東西一直斷斷續續的沒到位,金英都急得想上吊了,可見大明內部……還是有些不如人意啊!”

    方醒剛洗澡,頭發還是濕的,他聽著外面方杰倫吆喝要辦流水席的得意,說道:“什么事都難,治國更難,如今這才是起步,不過前景光明……”

    黃鐘發現方醒的目光在自己的鬢角瞟了一下,就自嘲的道:“在下這也算是早生華發了,不過大明卻生不得啊!”

    “伯爺,那些學生下到各地,目前反饋的消息不怎么好。”

    “沒人被拿下吧?”

    “沒有,不過被穿小鞋的倒是不少。”

    方醒凝視著窗外,良久才說道:“這就是磨礪,順風順水上來的,如何能站得穩?我回來了,那些人必然就怕了,他們的處境也能好一些。倒是忘記了,可有人叫苦嗎?”

    “這個倒是沒有,那些學生的書信大多是報喜不報憂。”

    “這就是在慢慢的成熟了,不錯!”

    方醒很滿意,黃鐘接著說道:“伯爺,那個…..宮中生產在即,這氣氛有些古怪呢!”

    “都在等著看啊!”

    方醒起身道:“都在等著看誰生了兒子,皇后肯定先生,如果是兒子,孫貴妃那邊怕是會吐血,所以……看著吧。”

    黃鐘雙手合十,虔誠的念了聲佛號,然后說道:“東廠的人已經去了哈烈,消息源源不斷的傳回來。亦力把里不是大事,伯爺,仆固二人現在就是被打斷腿的惡犬,在沒有哈烈強有力的支持之前,在下認為他們無法興風作浪。”

    東廠的果決倒是讓方醒有些吃驚,按照他對孫祥的了解,這人不會主動去干這等事,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

    “孫祥怕是想搏一把,好歹也能弄個體面,到時候下來了也不至于凄凄慘慘,形只影單。”

    黃鐘點點頭,低聲道:“伯爺,下一任怕會是那個安綸。”

    “他如何?”

    方醒需要甄別一下對手和朋友,然后提前做出準備。

    黃鐘猶豫了一下,說道:“在下也摸不清這人的秉性,看似本分老實,可本分老實的話,孫祥怎肯提攜他?那是自尋死路。所以在下認為,這人肯定是在藏拙。”

    “藏拙?”

    方醒想起了安綸那張臉,點點頭,吩咐道:“沈陽那邊妥當了,現在就是要看安綸的,不過東廠是帝王身邊的毒刺,別去觸碰它。”

    黃鐘搖頭道:“可東廠卻派人去了哈烈,這是搶功的意思。”

    方醒嘆息一聲道:“東廠和錦衣衛就是君王的兩只手,錦衣衛原本很厲害,兇名能止小兒夜啼,可自從紀綱之后,他們就一蹶不振。”

    “沈陽接手之后,肯定會和東廠有些摩擦,不過他和安綸都不是傻子,應該知道分寸。”

    ……

    是的,安綸和沈陽都不是傻子,所以安綸恭恭敬敬的去請示孫祥,說是想和沈陽提前碰過頭,雙方把某些規矩定下來。

    孫祥的神色越發的慈悲了,他撥動著佛珠,淡淡的道:“這些事咱家本不想管,可卻不想看著你走進深淵。”

    安綸大驚,就跪地請孫祥指教。

    孫祥嘆息一聲,看著虛空,茫然的道:“東廠是家奴,錦衣衛也是家奴,可這兩個家奴卻不能自行其是,更不能私下交通,否則君王就會如芒在背,到時候不處置你們也不行了……”

    安綸渾身汗如雨下,謝罪而去。

    而沈陽卻根本就沒有和東廠交流的意思,在上次的跟蹤事件之后,他順利的接過了錦衣衛的大權,而賽哈智已經處于半隱退狀態。

    “東廠的人去了哈烈,這是錦衣衛的恥辱!”

    沈陽成婚了,他娶了自己以前的未婚妻,這事兒在京城還是掀起了一陣八卦。有說他情深義重的,有說他仗勢欺人的,有說他是想揚眉吐氣的……

    但成婚后,他的兇狠并未減少幾分,一雙眼睛依舊冷厲,臉上的刀疤就像是魔鬼的嘴。

    下面還坐著和他一樣官階的指揮同知,可沈陽卻沒多看一眼。

    同級之間,或是以后的下屬之間,你必須要掌握好交往的分寸,過近容易隨便,權威蕩然無存;而過遠會導致怨恨,以后的麻煩會很多。

    沈陽剛上來,就算是要交往,他也沒時間。

    “我們的人呢?”

    “大人,咱們的人在文皇帝擊敗哈烈王之后,就已經撤了出來,至今沒有派回去。”

    看到坐在上面的賽哈智在打盹,鄭成度有些失望。

    他本是老資歷的指揮同知,可卻敗在了小字輩的沈陽身上,這種郁悶真的能讓人發狂。

    可沈陽是皇帝夾袋里的人,給他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明著懟,所以他還能保持著配合的姿態。

    沈陽很滿意他的態度,就說道:“咱們的人現在去也晚了,不過大局為重,傳信北邊的兄弟們,讓他們隨時準備接應東廠的人。”

    說完后,沈陽回身拱手道:“大人可還有什么交代嗎?”

    賽哈智睜開眼睛,冷漠的道:“散了吧。”

    眾人拱手告退,沈陽留在最后,等人走了之后,他回身說道:“大人,錦衣衛必須要和東廠涇渭分明,最好有些齷齪。”

    賽哈智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說道:“你做主就是了。”

    沈陽點點頭,等他出去后,賽哈智冷笑一聲,然后起來活動身體。

    “以為方醒回來了,你就有了人撐腰?蠢貨!野心勃勃之輩,紀綱第二罷了!”

    ……

    方醒的回歸就像是在油鍋里投下了一滴水,頓時就炸了起來,然后水分被漸漸蒸發……

    首先是孫貴妃的家人得以進宮看望她,這個時間點很玄妙。

    孫氏的臉有些微微的發腫,她微笑道:“沒事,陛下這是一碗水端平呢,好得很!”

    一個老婦人看看左右,王振堆笑道:“老夫人放心,這里都是娘娘的人。”

    老婦人斜睨著他道:“你能擔保?”

    王振愕然,然后揮揮手,帶著人出去了。

    老婦人這才滿意的坐回了墩子上,看著孫氏的臉說道:“你要好好的,從接到你懷胎的消息后,家里就把附近的廟都拜了個遍,還許愿只要是個皇子,那就塑金身呢!”

    孫氏的臉色驀地就變了,老婦人還在沾沾自喜,她抓著床單,沒好氣的道:“此事停了!”

    “為何?”

    老婦人詫異的道:“滿天神佛保佑啊!你難道不懂這個理?”

    孫氏捂著額頭道:“求神拜佛沒事,可不該說什么塑金身,那是招禍之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