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主隨客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主隨客便字體大小: A+
     

    從上船開始朱高煦就在嘀咕要要去方醒說的那個大島,可船隊的第一站卻是去了占城。

    占城有大明駐軍,當船隊映入眼簾時,占城國主已經一溜煙趕到了海邊,率領手下恭候著。

    “是鄭公公來了?好啊!”

    “國中正好囤積了些東西,還抓了些珍禽異獸,就等著船隊了。”

    占城國主喜色盈腮,按照以往的慣例,宣慰之后就是買賣,可那些珍禽異獸卻是例外的,鄭和肯定會用重賞來換取。

    特別是犀牛角、象牙和迦南香,這些都是明人喜歡的東西,可以算作是貢品。

    這邊駐扎著三百明軍,領軍的是一個副千戶,名叫王便。

    王便手下有通譯在同步翻譯著那些官員的話,王便聽了只是無奈。

    “大明是上國,有些事情只能睜只眼閉只眼,再說這邊交易的貨物回國能賣個好價錢,最后還是大明賺了。”

    船隊緩緩駛來,風帆林立,遮蔽了視線。在這片海域,有這般規模的只有鄭和,所以國主帶人向前,到碼頭邊上站好。

    王便仔細看了看,迷惑的道:“此次怎么會這么多船?”

    寶船開始靠岸,王便帶人過去接應了一下,收了纜繩。

    踏板架好,船上鼓樂聲大作,旋即鄭和打頭出現了。

    國主當先迎過去,準備迎接旨意,可等他看到鄭和上了碼頭后,轉身相讓身后人的動作,頓時心中就是一驚。

    誰?

    國主的目光轉動,就看到一個穿著九章冕服的高大男子,這男子上岸沒走木板,而是直接跳了上來,落地后右腳有些不適。

    這是大明的親王!

    早就收集過大明諸多規矩的占城國主想起了上次的事,急忙就帶人上前行禮。

    而王便也來了,他行禮道:“見過殿下,見過鄭公公,見過伯爺。”

    “你認識我?”

    朱高煦沒耐性,擺擺手就算是完事了,方醒過去問了王便。

    王便激動的道:“伯爺,下官是從交趾一路過來換班的。”

    交趾的駐軍除非是新來的,否則罕有不認識方醒的。

    方醒點點頭,隨口問了幾句,那邊的鄭和已經要宣旨了。

    不知道是哪位老先生作的旨意,寫的花團錦簇,讓人聽了……昏昏欲睡。

    ——大明又來了,來看望你們了。你們要好好的……

    宣讀完旨意,國主已經有些怕了,他起身瞥了后面的方醒一眼,然后笑著請使團進宮。

    他招招手,有人拉了他的御車來。

    所謂的御車,就是兩頭黃牛拉著的一輛小車,朱高煦面對邀請只是搖頭。

    在宣讀旨意的時候,早有人弄了幾匹馬上岸,朱高煦等人上馬,國主上了牛車,一路往王宮去了。

    一路見到的建筑都很矮小,基本上要低頭才能進去,等看到了算是高大的王宮之后,那種壓抑感終于是消散了些。

    進去坐下后,鄭和心中記掛著探尋航道的事,就簡單寒暄了幾句,然后叫人拿了清單來,讓國主過目。

    這只是個程序罷了,國主哪里看得懂,邊上的通譯在一樣樣的介紹,國主的身邊有人用粉筆記錄在羊皮上。

    翻譯完之后就是酒宴,羊肉雞肉為主,酒水是壇子裝了上來。

    方醒的面前也擺了一壇酒,看看里面的酒糟分明就是米酒,酒色渾濁。

    有侍從送了細竹筒來,方醒不用教,就把竹筒插進壇子里,然后等上首的國主吸了一口之后,酒宴就算是開始了。

    方醒吸了一口酒,酒水夾雜著發酵后的米進嘴,頗為可口。

    羊肉和雞肉的烹飪手段有些不入流,方醒勉強吃了幾塊肉,然后看到有一盤子的堅果,就弄來吃了,覺得就像是板栗的味道。

    邊上的王景弘低聲道:“這是菠蘿蜜的果核,興和伯有意可以多帶些回去。”

    方醒點頭表示感謝,卻不想帶,他不知道這玩意兒究竟會不會有什么副作用。

    喝了一會兒之后,上面的國主就和鄭和聊了起來,至于朱高煦,他根本沒敢多看一眼。

    方醒沒注意聽,直至鄭和的語氣有些變化,他這才放下竹筒,和眾人一起看過去。

    “國主多慮了,出來前陛下有交代,說各國民生艱難,圍捕異獸多有死傷,耗費不小,所以從此次開始,這些東西就停了吧。”

    國主通過通譯說道:“可這是下國的一片心意啊!難道大明生硬如此嗎?”

    這話有些直接,完全沒有一點兒迂回的意思。

    鄭和的目光轉過,漸漸變冷,說道:“陛下的旨意已下,大明對貴國的心意就在船上,國主若是喜歡,那盡可交換,不過必須是金銀,還有就是船隊會采買些食物,這個也算在其中。”

    朱高煦已經吸完了一壇子酒,正覺得這里待客不周到時,一個侍從提著瓦罐來了。

    朱高煦見他往酒壇子里倒東西,以為是酒水,可等他吸了一下,發現居然是水。

    “買賣就買賣,若是沒有大明在,交趾早就打過來了!”

    在船上時鄭和和方醒多番勸告提醒朱高煦,讓他要注意些禮節,誰曾想沒喝高興的朱高煦發飆了。

    國主聽了這話,頓時就慌了,急忙答應愿意交易。

    朱高煦想折斷手中的竹筒,最后忍住了,他看到那些占城官員都是用竹筒去攪動酒壇,就跟著學了學,喝了一口就忍不住說道:“方醒,拿些好酒來。”

    攪動下面的酒糟,這就是二道酒,但是卻寡淡無味。

    方醒眨眨眼,低聲道:“殿下,好歹等回去了再喝。”

    主人家宴客,你居然嫌棄酒不好,要自帶酒水,這臉可是打的啪啪響。

    國主這邊的通譯已經把朱高煦的話說給了他聽,頓時氣氛就有些尷尬起來。

    方醒漫不經心的吃著菠蘿蜜的果核,說道:“客隨主便,主隨客便,都可以變通嘛。”

    大明的面子不能丟,所以不管朱高煦說了多么不得體的話,方醒也得要幫他挽回來。

    國主僵硬的點點頭,大明使團中,他最怕的就是方醒。

    隨后就有人送來了大明的好酒,氣氛終于重新熱烈起來。

    等大家都醺醺然時,鄭和趁機和國主敲定了貿易的細節,隨后就準備告辭了。

    國主低聲和鄭和說了些話,然后大家紛紛告辭。

    等出了王宮后,鄭和說道:“說是本地的尸頭蠻近期作惡,讓咱們小心些。”

    隨后鄭和解釋了尸頭蠻的事:就是女人,沒有瞳孔的女人,晚上這女人的腦袋就會到處飛,聞到糞便就會尋味而去,然后妖氣能侵入人的肚子里。

    “說是如果有人移動了無頭的身體,那腦袋飛回去之后找不到本體,這尸頭蠻就死了。”

    方醒只覺得身上發寒,看看朱高煦,他卻是很興奮。

    回到安排的住處后,大家紛紛洗漱歇息,只有朱高煦非得拉了方醒一起。

    于是當第二天早上大家看到方醒的眼睛發澀,哈欠連天時,不禁都笑了。

    方醒也很無奈,守了一晚上,別說是什么尸頭蠻,蒼蠅都沒見一只。而朱高煦子時一過就睡的和死人一般,留下他枯守一夜。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