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恐嚇使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恐嚇使者字體大小: A+
     

    “等漢王叔回來再看看。”

    朱瞻基野炊的目的就是想讓朱權放開謹慎,此時的朱權已經醺醺然,正是時候。

    “海外若是可為,以后的藩王愿意的、有這個能力的,都可以出去。”

    朱瞻基說完就擺擺手,兩名強壯的太監過來,目視朱權。

    朱權恍然起身,張嘴欲言又止,然后點點頭,跟著兩個太監回去了。

    若論能力,朱權雖然遠遠不及朱棣,可能甩現在的藩王們幾條街。

    “你又在想著分化藩王了?”

    方醒看到朱瞻基找到了最后一只雞腰子,頓時就有些忍不住想搶。

    雞腰子口感嫩,還糯,據說還有些不可描述的功效,對于擁有三個妻妾的方醒來說是個好東西。

    朱瞻基品味著雞腰子的味道,緩緩的說道:“方政在緬甸令土人開路,已經接近了暹羅。”

    “暹羅人先動手了?”

    方醒只覺得熱血漸漸上涌,不禁拎起酒壺暢飲。

    朱瞻基的眼中也多了些興奮,“方政他們偃旗息鼓,暹羅人的探子被抓了一批又一批……”

    暹羅人對那塊土地早就垂涎三尺,可他們的探子卻遇上了有土人配合的大明斥候。

    雙方不斷在糾纏著,暹羅斥候開頭占了不少便宜,漸漸的大明斥候也適應了叢林作戰,雙方的態勢漸漸偏轉,暹羅人死傷慘重,不得寸進。

    其后方政依舊不動聲色,而暹羅人惱羞成怒之下,就派了一支三千余人的軍隊進入,隨后被方政給一鍋端了。

    方政可不是在蟄伏,他等的就是這個時機,于是他果斷盡起大軍,逼近暹羅。

    目前明軍已經進入了暹羅境內,小規模作戰很是頻繁。

    ……

    就在方醒暢想著能否盡收暹羅之地,把兩邊的出海口連成一片時,信使來了,同時還帶來了一個倒霉鬼般的家伙。

    “張大人,興和伯,這是暹羅使者。”

    禮部的一個小吏帶著個黑瘦的男子來到了兵部。

    方醒正和兵部尚書張本說著暹羅的事,見到男子就雙雙冷笑。

    張本冷冷的道:“可會大明話?”

    使者熟練的拱手道:“會。”

    “那暹羅為何大軍越境?”

    禮部的小吏在邊上沖著方醒擠眉弄眼的,示意張本說話有些過了。

    天可憐見,三千余人的軍隊,對于大明來說就是個哨探,連前鋒都算不上的規模,張本居然用上了大軍這個稱呼,實在是讓人無語。

    方醒對此視而不見,使者吶吶的道:“那是叛逆,鄙國已經拿了那些逃回來的叛逆,人頭就在城外。”

    我曰!

    方醒暗自罵了句粗口,而張本也有些失望,就說道:“此事錯在暹羅,只此賠罪嗎?”

    使者愕然道:“叛逆的人頭就在城外,鄙國國主的請罪文書已經上達陛下……”

    “這不夠!”

    方醒搖搖頭,在使者的絕望眼神中說道:“那里是大明的地方,你們的斥候多次深入,然后大軍突襲,這不是叛逆。叛逆也沒那么大的膽子!”

    張本六十歲了,看著就是個小老頭,他撫須贊道:“興和伯所言不差,大明的地方若是任由外人侵入,那以后誰還把大明放在眼里?!”

    使者用哀求的目光看著禮部的小吏,小吏干咳道:“那位是興和伯。”

    “興和伯?”

    使者絕望的脫口而出道:“可是那個魔神……”

    才說完使者就后悔了。

    張本佯怒對方醒說道:“你在外殺戮過甚,引得外邦驚恐,這不好。”

    能做兵部尚書的哪會這般軟弱!

    方醒微笑道:“想不到方某的匪號倒是不脛而走,貴使受驚了。”

    使者強笑道:“鄙國國主……”

    “此事沒有商議的余地,貴使且等著朝中的決議吧。”

    朱瞻基讓人把使者帶到張本這里來,本就是想先把事情的性質搞嚴重些。

    張本板著臉送客,使者幾乎是想跪下了,可禮部的小吏死死地拉住他,然后叫了兵部的人幫忙,總算是把人給拉出去了。

    “興和伯,陸路進擊不是法子。”

    張本為官清廉,清廉到令人發指,人送外號‘窮張’。

    方醒點頭道:“是,陸路進攻的話,要付出的代價太大,曠日持久,補給線太長。”

    張本詫異道:“本官在金陵時和興和伯緣慳一面,卻聽聞你跋扈,最近外間還說你夫人也很厲害,沒想到今日一見,卻是平和,可見傳言多不可信。”

    這位老大人連朱棣都贊不絕口,朱高熾也是多番贊揚,及至朱瞻基更是委以重任,可見品性之好。

    方醒無奈的道:“張大人,許多事情你平和了沒法辦啊!就說上次在金陵,那些商人鬧騰,若是平和了,威信何在?”

    張本起身道:“興和伯,馬上要用飯了,你家大業大,本官請不起啊!”

    這人居然下逐客令?

    方醒雖然惡名遠播,可好歹沒幾個人敢逐客,今兒張本這算是開先河了。

    可看看張本袖子里露出的里衣居然有補丁,方醒就厚著臉皮道:“張大人,既然你說方某家大業大,想來吃不垮,要不中午方某請客?”

    張本板著臉道:“多謝興和伯的好意,本官心領了。”

    方醒灰溜溜的出了兵部,這才想起一個傳言。

    據說張本去宮中赴宴,朱棣在每個人的面前都放了銀杯,直言宴后可以帶回家,只有張本的身前卻是一個陶杯。大家愕然,朱棣卻解釋說張本清貧,拿了銀器也無用。

    皇帝賞賜的東西不能拿去換錢,這便是對張本最大的褒獎。

    方醒在外面吃了一頓鍋貼,然后又進了宮。

    宮中此刻文武俱在,朱瞻基令人在把一幅地圖掛在木架上,放在大殿中間。

    “都沒吃午飯呢?”

    方醒進來時下意識就問了一句,收獲了不少鄙夷,金幼孜更是譏誚的道:“興和伯嘴邊有油,可見午飯不錯啊!”

    朱瞻基皺眉說道:“有事說事!”

    金幼孜拱手請罪,方醒笑呵呵的進來。

    此時地圖邊已經被圍了一圈人,朱勇正在慷慨陳詞。

    “陛下,只需五萬人,若是臣拿不下暹羅,就投海自盡!”

    朱勇立功心切,甚至都把張輔擠到了邊上。他用粗壯的手指頭指著緬甸和暹羅的交界處,自信的道:“這邊只要打通,臣率領騎兵就能一路打到他們的國都,然后生擒他們的國主,剩下的地方即可傳檄而定!”

    張輔不好爭搶,他瞥了孟瑛一眼,孟瑛就說道:“成國公,那邊可不是那么好打的,弄不好就會深陷泥沼,到時候就是第二個交趾。”

    朱勇一拍掛地圖的架子,瞪著眼,一副誰敢和我搶功我就干掉誰的架勢,說道:“什么交趾?交趾現在可是大明的一個布政使司!”

    這時一直沒發聲的方醒說道:“那里不好打,而且打下來治理會很難。”

    在兵部他和張本可以恐嚇使者,可在進宮的一路上,方醒就仔細回想著暹羅這個地方,然后想起了那漫長的補給線。

    在那些武勛憤怒的眼神中,方醒的手指頭從云南經過緬甸,再到暹羅劃過,然后說道:“緬甸新定,自身都得要靠著云南那邊來補給,就算是打下了暹羅,從哪補給?”

    這一盆冷水從立功心切的武勛們的頭上澆下去,朱瞻基看到幾個武勛的眼中漸漸黯然。

    “水師呢?”

    朱勇不甘心放棄這次機會,他覺得自己已經閑的渾身長毛了,再不出去廝殺,整個人就會頹廢。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下載本書最新的txt電子書請點擊:

    本書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890章恐嚇使者)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