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朱高煦保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朱高煦保駕字體大小: A+
     
        “好,就小吏!”

        朱瞻基迫切的需要有自己的嫡系來幫忙,可他知道從長遠來看,方醒的建議是對的,也有利于大明官場的良性發展。

        方醒心中一松,說道:“我還真是擔心你執拗的要給官,好了,沒我啥事,我回家抱無憂去。”

        朱瞻基有些為難的道:“那個……漢王叔那邊有些事情,要不……”

        “他又打人了?那我去看看。”

        方醒義不容辭的接過了這個任務,然后由沈石頭陪著出宮。

        朱高煦在京城賴著不想走,至于樂安洲的封地就甩給了兒子,他自己每日在京城的王府中飲酒作樂。

        就這樣的娛樂環境居然還樂不思蜀?

        方醒覺得朱高煦的品味也太低了些。

        一轉頭方醒就看到沈石頭的烏青眼,他好奇的問道:“被媳婦打了?”

        沈石頭的媳婦居然是個身手厲害的女人,這個消息是最近才爆出來的,宮中的侍衛們都艷羨著他,可方醒看他的模樣,分明就是…..

        這是有些妻管嚴的傾向啊!

        “那女人……那女人……”

        沈石頭有些悻悻的,卻沒有說狠話。

        方醒莞爾道:“有個厲害的媳婦好啊!以后你不在家也不用擔心家里被人給欺負了。”

        兩人出宮時遇到了蹇義,雙方平靜的拱手,然后各自分開。

        方醒敢打賭,蹇義進宮絕對不是為了知行書院的事。這等官場老將深知君王的逆鱗,不到最后關頭,他不會破釜沉舟。

        兩人上馬,一路去了王府。

        王府依舊,只是人少了許多。

        一路進去,秋風蕭瑟中,王府中那些‘欣欣向榮’的植物讓方醒擔憂會不會有蛇蟲猛獸。

        接他們進來的常建勛尷尬的道:“殿下說過幾日,且等過幾日就找人來清理一番。”

        那些雜木和野草已經占據了除去道路的地方,秋色深深,竟然有些在野外的感覺。

        沈石頭指著一眼看不到邊的‘草原’問道:“這里不會有獸類吧?”

        常建勛搖頭,正色道:“沒有,肯定沒有!”

        話音未落,沈石頭就猛地撲倒了方醒,同時喊道:“有人放箭!”

        常建勛的反應也不慢,剛聽到弓弦的聲音,他就一個前撲,然后喊道:“有刺客……”

        他們的喊叫沒有得到回應!

        沈石頭猛的從地上彈起來,拔刀擋在方醒的身前,正準備沖殺,卻發現一群人正好奇的看著他們。

        方醒有些后悔今天沒在胸前插鋼板,他慢慢的爬起來,看到對面有人張弓,就縮了一下頭,然后氣的大罵。

        “殿下這是要發瘋了嗎?”

        “哈哈哈哈!”

        對面站著的正是朱高煦,他把長弓扔給隨從,然后大步過來,就在前方草叢彎腰,撿起了一只中箭的肥碩野兔。

        “本王當時捉的野兔,準備做成肉干,誰知道去了樂安洲就忘了這事。這些野兔就在府中成群結隊的生崽子,本王都吃三頓了,方醒,今日咱們來一頓兔肉火鍋,你來掌勺可好。”

        方醒黑線滿面,說道:“殿下還是說說又弄了什么事吧。”

        朱高煦把野兔扔給后面的人,走過來說道:“本王想出海!”

        出海?

        方醒就知道朱高煦是個閑不住的人,聞言說道:“這倒是好事。”

        朱高煦氣呼呼的道:“皇帝不肯,說是還得要本王幫襯著。”

        方醒撓頭道:“是啊!如今藩王有些不安分,您是皇叔,而且曾經是猛將,有您在的話,陛下也心安啊!”

        朱高煦瞪眼問道:“真的?”

        方醒認真的道:“真的不能再真了,您想想哪個藩王能在京城安然度日?晉王和寧王?他們都在皇城里呢!也就是您啊!”

        朱高煦點點頭,感慨道:“皇帝是不錯,我這個皇叔……哎!這就為他保駕一回吧!來人!”

        常建勛就在邊上應了一聲,朱高煦殺氣騰騰的道:“去弄酒菜,本王吃完飯就去朝中一趟。”

        這位是想怎么保駕護航?

        方醒不準備管,等酒菜一來,他和朱高煦兩人推杯換盞,然后醺醺的回家。

        而朱高煦卻一溜煙就進了宮。

        朱瞻基和群臣正在商議著修路的事,等朱高煦進來后,看著他眼睛瞪圓的模樣,朱瞻基不禁暗自叫苦。

        這位皇叔可是個渾人,要是發起飆來,除去朱棣之外,誰也收不住。

        呃!

        朱高煦打了個酒嗝,目光在群臣中掃過,說道:“聽說有人要給皇帝立規矩?”

        群臣懵逼,這話是怎么說的?

        朱高煦猛地揮手道:“都是我家的臣子,誰要是敢犯上,本王馬上提刀上門,滿門都殺光!”

        朱瞻基滿臉黑線,想呵斥吧,卻有些沒立場。不呵斥吧,咦……

        朱瞻基發現群臣居然有些畏懼。

        他們在畏懼著什么?

        “皇帝年輕,可不是好欺負的!”

        朱高煦幾乎是湊到楊榮的臉上在噴吐著唾沫,“本王看你們就是假斯文,假!整日裝著正人君子的模樣累不累?本王看著都累!”

        “漢王叔!”

        “別說話!你不懂!”

        朱高煦隨即換了個目標,沖著金幼孜開噴:“聽說你最是狡猾,經常指指點點的!”

        “還有你,看著就不像是好人!”

        朱高煦最后把炮火對準了面無表情的楊溥。

        “整日笑瞇瞇,不是好東西!說的就是你們這種人!”

        楊溥眼皮子都沒抬一下,表情依舊如故。

        這便是大家贊許的大臣體統,養氣功夫!

        “你們都不是好人!”

        朱高煦一巴掌拍在楊溥的肩膀上,轉身道:“皇帝要小心,這些都是小人,要盯著,有誰謀逆你就說,我去抄家殺人!”

        “走了!”

        朱高煦噴了一圈,心滿意足的走了。

        “楊大人!”

        楊溥被朱高煦剛才一巴掌拍坐在了地上,此刻有些起不來了。

        黃淮和楊士奇奮力的把楊溥扶起來,楊溥摸著尾椎骨,強忍著疼痛歸班。

        這還是大臣體統!

        朱瞻基有些哭笑不得,安撫道:“漢王無心之舉,今日是喝多了,諸卿還請諒解一二。”

        都被人罵做小人了,朱瞻基要是不安撫一下,那就是昏庸。

        我們是小人,那陛下您是什么?

        昏君?!

        朱瞻基叫了御醫來給楊溥檢查,楊溥卻堅持要回值房,說在大殿內有礙觀瞻,對君王不敬。

        這就是大臣體統啊!

        朱瞻基微微點頭贊許著,幾位輔政學士的神色平靜中帶著關切,可其中有沒有忌憚誰也不知道。

        等人走后,沈石頭面色紅紅的進來了。

        “陛下,臣飲酒了。”

        朱瞻基頭痛的道:“是漢王強迫你喝的?”

        “是。”

        相比于皇帝的責罰,沈石頭更擔心回家后會不會被越來越彪悍的媳婦給揍一頓。

        “興和伯溜了,他告訴臣,說漢王此次怕是趕不上出海了。下次的話,最好是讓漢王和船隊一起出去見識一番,好歹回來也是個榜樣。”

        朱瞻基沉吟了一番,說道:“讓人去告訴漢王,不,等明日他酒醒了再說,就說……朕許他出海,讓他趕緊準備一番,然后趕去金陵。”

        隨后朱瞻基就去了太后那里。

        寧壽宮里,如今太后給端端騰出了個偏殿,開始只是給她困了的時候歇息,后來干脆經常留端端吃晚飯,就順便留宿了。

        朱瞻基到時太后正在和端端玩著跳棋,這是方醒的孝敬。

        “罷了,今日算是本宮輸了。”

        太后認輸,端端下了椅子行禮。

        “父皇,晚上母后要在這里吃飯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