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這特么的不是我的弟子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這特么的不是我的弟子吧?字體大小: A+
     

    明天恢復三更!

    ......

    大堂里,沈陽說道:“刑部確認無傷痕,這是金純在場親自盯著的,絕對沒錯。”

    “那誣告也得有個結果了!”

    方醒想起來就恨得牙癢癢,沈陽卻說道:“伯爺,呂震的家人說肯定是您害的,說不準是用了什么手段。下官的人已經查明,那個舉報您的就是呂震的隨從。金純想要帶那人回刑部,呂家人卻不肯,現在還在鬧騰。”

    “死者為大,金純也無可奈何,更何況現在看來他們是受害者……這是咬上我不放了?”

    沈陽點頭道:“剛才陛下已經令錦衣衛出動,尋找那些目擊者。”

    “多謝你的相告。”

    方醒抱著歡歡輕輕的晃動著,無憂站在他的身邊,好奇的看著沈陽臉上的刀疤。

    沈陽有些驚喜的道:“小姐居然不怕下官的傷疤?”

    方醒低頭看看無憂,笑道:“這丫頭就是個心大的。”

    沈陽沖著無憂笑了笑,卻露出了那缺了門牙的地方。

    “伯爺,方才李二毛的奏章勸諫了陛下。”

    這個才是沈陽來的目的,他說道:“說是陛下太過縱容臣下,連求官這等事都能容忍,長此以往,上行下效,大明的官場將會烏煙瘴氣,吏治更是無從談起。”

    方醒的眸色微黯,說道:“好,我知道了,多謝。”

    沈陽拱手告辭,走到門邊時聽到身后傳來了無憂的聲音。

    “爹,他掉牙了。”

    沈陽的腳步微亂,第一次想去裝個假牙。

    “嗯,無憂再過兩三年也要掉了。”

    “嗯……不要,爹,好丑的。”

    ……

    李二毛批龍鱗了!

    朝堂之上,被召來的李二毛從容不迫的說道:“陛下,官職乃是公器,臣以為公器不可私用,獎掖臣下的法子很多,而官職卻關系到一處之興衰,當慎重。”

    朱瞻基板著臉,目光在李二毛的身上停留良久,見他依舊從容后,這才贊許道:“好!看來朕沒白把你弄去都查院。”

    這事涉及到吏部,可蹇義卻沒有羞愧自己的軟弱,只是好奇的看著李二毛。

    群臣大多都在注視著這個年輕人,不少人的眼中流露出警惕之色。

    這是在圍魏救趙!

    朱瞻基滿意的道:“朕知錯了。”

    “陛下從善如流,臣等為大明賀!”

    ……

    李二毛翩然出宮后不久,他的奏章就傳了出去。

    這是有意的!

    “陛下這是在為自己培養嫡系,不過這李二毛確實是不錯,這一招會不會是……那人借了他的手弄的?”

    金幼孜陰謀論的把李二毛的勸諫歸咎于方醒在背后出招指使。

    幾人走在宮中,秋風吹的人心中舒暢,楊榮說道:“興和伯不會弄這東西,若是他想,那肯定是親手來,不會假手別人。”

    楊士奇贊道:“若是這般,這個李二毛倒是個可塑之才。”

    楊溥在沉思著,突然說道:“他這一進諫,不但是把呂震的名聲給弄臭了,順帶轉移了對興和伯的關注,最關鍵的是,他還給了陛下一個臺階……以后求官這等事怕是……怕是要難了。”

    大家都心有戚戚焉的點點頭。

    誰沒有子女故舊親戚?若是方便,能為他們謀取升職的機會,誰也不會錯過。

    連楊榮都嘆道:“他這是把自己丟在火堆上炙烤,但卻對陛下忠心耿耿、也對得住興和伯了。”

    忠義兩全,不過是一道奏章而已。

    楊溥確實是忌憚,他不是忌憚現在的李二毛,他是忌憚書院的那些學生。

    他稍微放慢了腳步,等拖在后面的黃淮過來時,就并肩而行。

    “陛下高居于上,興和伯帶著書院的學生們在外攪合,這便是帝黨啊!”

    黃淮咳嗽了一下,皺眉道:“咱們也是帝黨。”

    楊溥笑了笑,再沒說話。

    此帝黨非彼帝黨啊!

    前方的金幼孜已經忍不住開始憂郁了。

    “諸位,此事若是那李二毛一人的決斷,那此子堪稱是胸有丘壑啊!”

    ……

    等那些勛戚和武勛得知了這份奏章的內容之后,頓時李二毛已經在他們的腦海里、嘴里死了無數次。

    在他們的嘴里,這個損人不利己的御史已經被萬箭穿心、千刀萬剮……

    求官最多的就是勛戚,其次是武勛。

    朱瞻基居然承認了錯誤,這是要準備斷絕他們子弟以后的終南捷徑嗎?

    李二毛仿佛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這些人的眼中成了惡心人的老鼠,他回到都查院,才進門就得到了列隊歡迎的待遇。

    御史們排成兩排,當先的卻是右都御史王彰。

    王彰看到李二毛進來,就喝道:“我都查院又出了一位敢于批龍鱗的御史,好!”

    “好!”

    “好樣的李大人!”

    李二毛微笑拱手道:“王大人和各位大人實在是過獎了,下官莽撞,幸而得了王大人的指點。陛下的胸襟寬廣,納諫如流,這才是下官今日沒有被處置的僥幸之處。”

    王彰看著這個微笑的年輕人,心中感慨萬千,說道:“本官老了,以后就要看你們的了,只希望你們記住御史的職責,別蠅營狗茍,那本官死也瞑目了!”

    大家勸慰了一番,然后王彰把李二毛單獨叫去說話。

    劉觀對此事洞若觀火,但他只是冷眼看著李二毛去折騰。

    “大人,那李二毛得了陛下的夸贊,陛下還當朝認錯……”

    “知道了。”

    劉觀揉著眉心,然后揮揮手,等人出去后,他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左右為難啊!”

    新帝上位多半是要革新一番,而作為官場利刃的都查院自然是帝王眼中的要地。他擔心李二毛進都查院只是一個開端,所以只是在觀察著。

    ……

    “你這是在圍魏救趙,順帶還讓陛下得了好處,不錯。”

    王彰看著李二毛,贊許道:“你的未來必定不在都查院,好好去干,不過下次記得……御史就是御史,不要摻雜了別的東西。”

    李二毛躬身應了,卻沒有請罪。

    王彰再次贊許道:“你此次主要是為興和伯出頭。不諉過,不狡辯,有擔當啊!好!”

    門外有人敲門,王彰問了一聲,外面的人說道:“興和伯在外面找李大人。”

    王彰不禁笑道:“果真是師徒,這都不加遮掩的,去吧。”

    李二毛一路到了都查院的門口,就看到門房正熱情的邀請方醒進去喝茶,方醒卻只是拒絕。

    “師兄。”

    站在方醒身邊的無憂還記得李二毛,就脆生生的叫了一聲。

    李二毛幾步近前,行禮道:“見過老師。”

    然后他才對無憂笑了笑。

    土豆和平安總是稱呼這些比自己大的書院學生為師兄,跟著他們玩耍的無憂也有樣學樣,但沒人敢叫她師妹。

    “咱們走走。”

    方醒牽著無憂轉身,戰馬自己跟在后面,不用人管。

    “你此次的謀劃不錯,有大格局。”

    方醒說道:“把呂震的齷齪事勾出來,這是削弱了對手的進攻力度,對陛下的幫助也不小,你…..事先就想到了這些嗎?”

    李二毛坦然道:“老師,弟子當時不但是想到了這些,還想到了此舉能讓弟子在都查院暫時立足。”

    方醒訝然道:“還有嗎?”

    李二毛看看左右,說道:“弟子以后必定是要走文官的路,文武雖然可以不仇視,可也不能太親近,弟子此次算是和武人勛戚們做了一個了斷,以后自然不會在這方面被人詬病。”

    方醒瞠目結舌……

    這特么的不是我的弟子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