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無傷,新扎御史(感謝‘孤賞繁城’成為本書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無傷,新扎御史(感謝‘孤賞繁城’成為本書盟主)字體大小: A+
     
        “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出宮的路上,俞佳悄悄的問道。

        “無稽之談。”

        方醒覺得這事真是煩透了,攪亂了自己回來陪家人的打算。

        “可你有過毆打官員的記錄,而且還不止一次……”

        俞佳同情的道:“那些人都是人精,不管信不信,先把勢頭弄起來。興和伯,你最好別出遠門,不然就是不打自招。”

        “我才從南方回來,還能去哪?”

        方醒憋悶的道:“金純倒是知道我的性子,若是那個構陷的家伙被我看到,不管結果如何,先打殘他再說。”

        前方就是皇城外,俞佳最后說道:“陛下的意思是……別管他們,這等事越描越黑。”

        方醒點點頭,說道:“多謝陛下的關切,此事我就等著刑部的結果,咦……那是誰?”

        皇城外的右邊,此時跪著十余人,打頭的男子舉著個牌子。

        ——殺人償命!

        幾個女人抬頭看到了方醒,她們爬起來,提著裙擺,瘋狂的朝著方醒沖來。

        “你這個佞臣!是你殺了老爺……”

        方醒止步,皺眉看著這幾個滿臉猙獰的女人。

        早有軍士迎了過去,用連鞘長刀攔在前方,組成了一個人墻。

        “興和伯,女人糾纏不清,趕緊走吧。”

        方醒點點頭,然后上馬,在辛老七和小刀的護衛下離去。

        人墻擋住了人,卻沒擋住視線。方醒看到了那幾張猙獰的臉,以及那仇恨到瘋狂的眼神。

        “你不得好死……”

        …….

        呂府,一群群的人在唏噓著,感嘆著,只是主人都去了皇城那邊請愿,管家也只能是在一邊應和著。

        “太兇殘了!”

        刑部的人正在驗尸,呂家的人去請愿未嘗沒有避開這個場面的意思。

        死者是尚書,金純也只得親自來坐鎮。

        兩個仵作趴在棺木邊上在仔細查看著,不時用手去摸摸捏捏。

        “大人,要翻身。”

        一個仵作回首請示道。金純無語望天,說道:“那就翻身!”

        兩個仵作折騰著讓呂震翻身,那些來‘吊唁’的人都在邊上低聲說著。

        “大人,除去尸斑,未見傷痕!”

        兩個仵作都搖頭,金純問道:“可仔細了?”

        一個老仵作說道:“大人,小的干這行多年了,實際上第一眼看了就知道不是毆打致死。”

        “全身無傷痕,且無骨折跡象……”

        金純無奈的道:“那就趕緊收斂好。”

        “沒傷痕?”

        “難道是猝死了?”

        邊上等結果的那些人都有些失望,在他們看來,呂震昨日還在精神抖擻的干活,咋會一夜之間就去了西天?

        一個官員低聲道:“那人可是手段百出,誰知道他有什么暗手。”

        其他人一聽都覺得這話再對不過了,于是有人就問道:“金大人,會不會是用毒呢?”

        金純雖然是儒家子弟,可在刑部尚書這個位置上,他好歹也知道些業務常識。聞言他就說道:“用毒必然有痕跡。”

        “用細針刺呢?金大人,若是用細針把那等厲害的毒藥刺進去呢?”

        金純不想和這群毒藥白癡解釋,看到仵作已經把呂震的尸骸穿好衣服,就說道:“本官這就回去了,若是家中想起什么,可徑直去刑部。還有,那個舉報的隨從交給本官帶回去問話。”

        管家苦著臉說家里主人都在皇城外面喊冤,要是被帶走了人,到時候一家人怕是要去告御狀了。

        “金大人放心,等夫人回來了,一定會把那人送到刑部去。”

        呂震去了,金純好歹和他同僚多年,要是此時他板著臉公事公辦,那有些太不近人情。

        所以他告誡管家看好那人,若是出了紕漏,那就按照攀誣來處置。隨后他放了兩人在呂震家的外面守著,就等著呂震的妻兒從皇城喊冤回來要人。

        ……

        作為御史中的新人,李二毛并未毛扎扎的一來就找人彈劾,而是非常謙遜的在都查院內請教老前輩。

        可都查院的御史們對他的笑臉總是報以冷漠,或是皮笑肉不笑。

        “李大人客氣了,尊師乃是朝中鼎鼎大名的興和伯,只需問他就是了,我等才疏學淺,不敢說指點。”

        李二毛笑容不變,拱拱手。這群御史倒是沒想到他居然沒反諷,詫異之余,就覺得這人太陰,城府太深。

        “老師跋扈,居然打死了呂大人,這學生也不省事,到處碰壁……”

        這些御史三三兩兩的各自回去,這時外面沖進來一個御史,他滿臉興奮的道:“刑部剛才驗尸了。”

        圍廊下的御史們都紛紛轉身,有人問道:“結果如何?可是被打出了內傷?”

        “沒傷!”

        “哦……”

        失望的嘆息聲拖的很長,李二毛站在對面的圍廊下,突然收了笑容,然后進了自己的值房。

        “本官的彈章都準備好了,哎!”

        “會不會是下了黑手呢?”

        “說不準,不過這要看刑部的說法。”

        “刑部的金大人和那人關系普通,肯定不會徇私。”

        “對,大家等著吧,把彈章潤色的更有氣勢些,要讓人看了義憤填膺,潸然淚下。”

        李二毛給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坐在桌前慢慢的思索著。

        御史的職責就是監控,糾正,所以后來才有了風聞奏事的習慣。

        管你有錯沒錯,我聽到了就要彈劾,這便是功績和名聲。

        李二毛靜靜的思索著,然后找了紙筆開始奮筆疾書。

        他的書法不怎么好,也就是能將就看看而已。

        不過是一刻鐘不到的時間,李二毛就寫好了奏章,然后吹干,起身去請見右都御史王彰。

        王彰的性子嚴厲,一般的御史都有些怵他,可李二毛卻坦然請見。

        “大人,這是下官的奏章,請大人過目。”

        御史要彈劾誰,按照都查院的規矩,必須要經過王彰和劉觀的審查和同意。可經常有些愣頭青想一舉成名,就私自把奏章捅上去。

        王彰接過奏章,先看了看沉穩的李二毛一眼,說道:“來了都查院,要好生和睦同僚。”

        “是,下官知道了,多謝大人指點。”

        李二毛微笑著,王彰感覺一拳打在了棉花里,就繼續說道:“御史御史,那就得要敢于去舉報那些丑惡之事,瀆職違律之事,千萬不要只想著明哲保身,更不能記掛著故舊身份視而不見,那就是瀆職。”

        李二毛拱手道:“是,下官記住了。”

        這就是個老油條啊!

        王彰覺得自己的下馬威完全沒作用,就喝了口茶水,然后看奏章。

        “噗!”

        一口茶水被噴了出來,李二毛沒有躲閃,官服的下擺被噴濕了一片。

        他依舊在微笑著,在王彰的愕然注視下微笑著。

        王彰在都查院中有法家弟子的外號,一旦被他查到有問題的官吏,幾乎是從無幸免。

        這樣一位嚴苛的官員居然被這份奏章給驚的噴水,可見李二毛這份奏章的厲害。

        王彰再看了看奏章,然后皺眉道:“你不后悔?”

        李二毛微笑道:“食君之祿,自然不會后悔。”

        王彰點點頭,撫須道:“這等事古今都絕不了,所以一般就是君王自行決斷,算作是恩典。你這一下過去,陛下自然無話可說,可那些人會記恨上你,你也不悔?”

        李二毛點頭道:“這等事乃是上行下效,不遏制,以后會蔓延,下官以為目前正當其時。”

        王彰嘆息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罷了,本官給你遞上去。”

        “多謝大人,下官告退。”

        李二毛行禮告退,出去后看到對面有兩個同僚在盯著這邊,就微微一笑,然后沖著那邊拱拱手。

        “佞臣的弟子也不是好東西,看看,這就來找王大人套近乎了!”

        “王大人嚴厲,他必然是碰了一頭灰……”

        這時王彰出來了,他招呼道:“來人,送奏章去。”

        對面的兩個御史趕緊屁顛屁顛的跑過來,王彰皺眉道:“這不是你們的職責,個人有個人的事,混亂乃是亂政之始。”

        一句話讓兩個想拍馬屁的御史面紅耳赤,然后請罪告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
    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