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本王等著看你的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本王等著看你的結局字體大小: A+
     
        呂震很得意,他完美的完成了仁宗的后事,得到了朱瞻基的夸贊。

        雖然朝中不少人看他不順眼,覺得他是小人,可在禮部尚書的位置上,他至今依舊屹立不倒。

        哪怕是朱棣的寵臣胡濙也無法撼動他的尚書寶座。

        初秋的北平有些干燥,呂震覺得有些燥熱,胸口處發悶。

        這種感覺很難受,讓人想撕扯衣襟,隨后把胸口敞露出來,否則憋悶的想發狂。

        他進了宮,稟告了仁宗下葬后的一些事宜,朱瞻基很是滿意,夸贊了幾句。

        呂震看到朱瞻基的心情還不錯,就說道:“陛下,臣子呂熊每日回家都在想著公事,三更方睡,臣……臣知道兵科給事中出了缺,陛下……”

        說著呂震就跪在地上,淚水長流,哽咽出聲。

        朱瞻基皺眉放下奏章,淡淡的道:“此事且等蹇義來了再說。”

        官位出缺,一般除非是皇帝有了人選,否則大多是蹇義提出幾個人給朱瞻基挑選。

        呂震訕訕的請罪,朱瞻基說道:“今日該去祭祀太廟,你為何還在這?”

        呂震起身道:“陛下,臣在等太常寺的人。”

        干正事的時候還不忘來給自己的兒子求官職,這是在擺老資格。

        這人有些得意忘形了!

        朱瞻基冷冷的道:“那還不趕緊去?”

        呂震躬身告退,出了大殿,他擦去額頭上的冷汗,在心中告誡自己,千萬別太得意了,要謹慎,謹慎!

        下去的時候他又看到了宋老實,這個傻子還沖著他笑了笑,呂震微微笑著。

        還沒出午門,呂震就看到了方醒。

        “興和伯……”

        這廝怎么回來的那么快?

        呂震錯眼就看到了方醒身后的朱權,趕緊拱手道:“見過殿下。”

        朱權沒搭理他,他在看著眼前的宮殿,唏噓不已。

        “殿下可是在想著這些宮殿差點就歸于自己嗎?”

        朱權看著方醒不屑的說道:“到了這里,你沒有和本王說話的資格。”

        方醒笑了笑,說道:“可惜你卻不知道陛下,陛下不會以身份來辨識人,他只會看這個人對大明有何功勞,有何幫助,至于你,坐吃等死罷了,何來的資格?”

        呂震訝然看著面色鐵青的朱權,再看看輕松寫意,一點兒都沒惶恐意思的方醒,趕緊拱手走了。

        這人瘋了,張狂了,膨脹了!

        呂震第一次沒有反對方醒,他覺得方醒譏諷的太對了,那些藩王平時以龍子鳳孫自居,全天下大抵就只在皇帝的面前低一頭,其他人根本就不入眼。

        他一路想著這些事到了太廟,看到太常寺的人早就在等候了,就說了幾句本官有政事在身,來遲了的話,然后開始進入程序。

        而方醒卻帶著朱權已經到了乾清宮。

        朱瞻基登基之后也就是在太和門進行了一次御門聽政,然后大多都在乾清宮處理政事,召見重臣。

        所以當朱權進入大殿時,輔政學士和六部尚書就只差個呂震,其他人都在。

        朱權只是拱手,然后緩緩看了一眼群臣,說道:“你讓呂震去辦事,是知道此舉不合禮法嗎?”

        楊榮沒等朱瞻基回答,就出班道:“殿下此言太過,私藏鐵料,敢問可合乎禮法?”

        朱權輕蔑的瞥了楊榮一眼,說道:“你是誰?”

        這是羞辱,也意味著朱權想保住自己最后的尊嚴。

        楊榮昂首道:“下官楊榮,見過殿下。”

        朱瞻基冷眼看著朱權在表演,說道:“寧藩這些年辛苦,朕早有見見寧藩的想法,今日一見,果然聞名如見面,心思細膩。”

        朱權號稱是智謀無雙,而朱瞻基的評價卻也恰如其分,暗示朱權城府深,心思縝密。此次謀逆正是隱忍多年的謀劃。

        朱權緩緩看向朱瞻基,微笑道:“若是文皇帝在,本王尚可屈膝,可你……本王當年在塞外攻伐時,你尚未出生。四哥養的好孫兒,把本王擒了,可是要殺了本王嗎?”

        朱瞻基面無表情的道:“寧藩苦心孤詣多年,謀逆之心確鑿,以后就在北平居住吧。”

        鳳陽被朱瞻基忘在了腦后,他有些焦慮,缺乏安全感,所以才把朱濟熿和朱權都軟禁在北平。

        太年輕就是這樣,意氣風發之后,這個龐大帝國的諸多麻煩讓他有些不堪重負了。

        方醒握緊雙拳,目光緩緩轉動,看了群臣一眼。

        他知道自己不在的時間里,這些人用軟刀子在慢慢的磨著朱瞻基。

        磨啊磨!最終把一個想做一番事業的帝王給磨成了老氣橫秋的皇宮看守者。

        “隨便你,本王只要書琴即可。”

        朱權腰身筆直,目視著朱瞻基,依舊是云淡風輕。

        朱瞻基點頭道:“令宗人府去了寧藩……”

        “朱瞻基!”

        朱權猛地撲了過去,早有準備的方醒過去,從身后一把勾住朱權的脖頸,然后一拉,就把他拉倒在地上。

        侍衛也沖了過來,兩下把朱權給控制住了。

        朱權目眥欲裂,喝罵道:“黃口小兒,你居然敢斷了寧王的爵位,太祖高皇帝在天之靈在看著你,你這個小畜生,遲早會有報應,本王等著看你的報應,報應……”

        “你不懂。”

        朱瞻基并未動怒,只是起身道:“你不懂何為帝王,你更不懂太祖高皇帝想要的是什么,所以你只是寧王。”

        “大明之所以是大明,那是因為它不是一家之天下。以天下奉養一家,遲早會被傾覆。”

        朱瞻基從容不迫的說道:“古人云,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朕行正道,以誠心待萬民,當無往而不利,蠅營狗茍者……必遭萬民唾棄!”

        朱權被反剪雙手,他沖著朱瞻基冷笑道:“四哥廢藩王,你父親也想廢藩王,你是廢了晉王和寧王……你還想廢了誰?那么多的藩王,你還想廢了誰?太祖高皇帝,看看這一家子逆賊吧!看看他們把大明弄成了什么樣……”

        “大明很好。”

        方醒說道:“大明以后還會持續好下去,越來越好!歷史和時勢選擇了文皇帝,事實證明他老人家是大明最出色的帝王,除去太祖高皇帝,無人能比,以后也不會再有。”

        方醒深深的吸一口氣,他想朱棣了。他覺得有些累,他想那位總是板著臉的帝王能夠重生,然后用自己的威信壓住大明的那些雜音。

        “如今的大明欣欣向榮,這便是文皇帝打下的底子。那些外敵聞風喪膽,那些藩屬國畢恭畢敬,這些是誰的功績?是你嗎殿下?”

        朱權呆滯的聽著方醒的咆哮,他想起了朱棣的霸道和雄烈。

        “文皇帝從不對外敵妥協,他敢于拔刀,你敢嗎?”

        方醒譏誚的道:“你只敢躲在王府里裝作一心向道的模樣,你想的只是滿足自己的私心,你也配覬覦那個位置嗎?”

        朱瞻基看到方醒的眼睛有些發紅,就知道他這是在懷念朱棣。于是他自己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登基至今,大明的局勢看似良好,可底下的暗流從未停止過涌動。

        那些表面忠心耿耿的臣子,誰也不知道他們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皇帝確實不是個好差事!

        朱瞻基揮揮手,“帶了晉庶人去,書和琴都給他。”

        朱權呆若木雞的被兩名侍衛架著往外走,快到殿外時,他突然喊道:“出海耗費巨大,到處征伐死傷慘重,好戰必亡!朱瞻基,本王等著看你的結局!”

        朱瞻基冷冷的道:“你的眼界和格局也就只有這些,不足以和朕說這些大事。”

        “哈哈哈哈!本王等著,朱瞻基,本王等著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