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愣頭青和銳氣(祝大家除夕快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愣頭青和銳氣(祝大家除夕快樂!)字體大小: A+
     
        地球不停轉,碼字不會停!爵士春節期間照例不會放假!

        今天三更,從初一開始到初七,每天兩更,爵士也抽時間陪家人出去轉轉,請大家諒解一二,感謝!

        求月票!

        ......

        方醒和寧王對上了,而且還和江西布政使司對上了!

        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

        “寧王可不是好惹的,那人這次算是給自己找了個大麻煩,想想黃子澄吧,我看那人最后多半是和他殊途同歸。”

        “關鍵王岳也上了奏章,這就是一下釘死了他,再想翻身可就難嘍!”

        ……

        “王岳這是找死!”

        張輔得到的消息更加的詳細,書房中,他負手而立,目光冷厲。

        “不管實情如何,王岳都不該上這份奏章,至少應當是密折。我看他這是……怎么像是被挾持了一般,利令智昏!”

        薛華敏沉吟道:“國公爺,在下以為,會不會是王岳發現姑爺要動手,他擔心被牽累,所以就搶先一步,想用陛下來壓住姑爺。”

        張輔搖搖頭,說道:“那來得及,所以我以為,王岳必然是有瀆職的地方,德華若是動手,他就會被牽連進去,所以他才敢這般做。”

        “那他這個瀆職必然會和寧王有關……”

        薛華敏嘆道:“沒有擔當啊!此時他應當是果斷的配合姑爺,然后上奏章請罪才是。”

        張輔冷冷的道:“官員官員,最關注的就是自己的帽子,只要涉及自己帽子的安危,他們就會愚蠢,愚不可及!做出些讓人瞠目結舌的蠢事。”

        薛華敏問道:“國公爺,那陛下肯定也能想到這些,楊榮瞞下奏章,卻是意外的幫到了陛下。”

        “兩相對照,王岳的用心就看出來了,蠢!”

        ……

        軍紀糜爛,統軍無能,驕兵悍將……

        聚寶山衛的罪名瞬間多了無數,彈章飛進了紫禁城,消息也在到處傳播,最后變成了無數謠言。

        “這多半是有人在造謠!”

        林群安擔心軍心不穩,就召集了人在校場訓話。

        烈日高照,校場上列陣的將士們卻絲毫不以為意。

        “咱們的軍紀如何,大家最清楚不過,本官認為這是謠言,而目的不過是想讓陛下為難罷了。”

        林群安分析道:“那些人彈劾伯爺,這是跟風,伯爺若是在,最多是一笑置之。這等跳梁小丑,陛下必然是不屑于理睬。所以大家近期不要外出,且等事情有了結果再說。”

        昨天有軍士外出被人挑釁,幸而忍住了,否則就是給那兩份奏章增添了證據。

        林群安說的輕松,可心中卻有些緊張。

        ……

        “大人,奏章很多,那些和伯爺交惡的人大多上了彈章,據說陛下全部都扣住了,看都沒看。”

        馬蘇在戶部也經受了一番謠言的洗禮,他點點頭,感謝了這位小吏,然后借口有事請了個假,匆匆的回去找解縉和黃鐘說話。

        “這是謠言。”

        黃鐘毫不猶豫的判定了事情的真相:“伯爺治軍嚴謹,若是真有這等事,伯爺的請罪奏章會比寧王和王岳的來得快,所以這必然是假!”

        “聚寶山衛當年在外征戰都沒發生這等事,怎么可能會在大明境內折騰?多半為假。”

        解縉不慌不忙的道:“王岳此人老夫知道些,這人看著穩沉,可最是善于謀身的一個人。老夫判定他必然不知道寧王也上了奏章,否則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彈劾德華。”

        “他低估了寧王。”

        ……

        “王岳低估了寧王。”

        值房里,楊士奇唏噓道:“興和伯治軍本官是相信的,他當年能為了那個女子斬殺瓦剌使者,怎會放縱軍士去禍害百姓?”

        黃淮說道:“是這樣,不過萬事有意外,此事還得要看興和伯的自辯。”

        楊榮放下手中的奏章,說道:“昨日有人找到本官,說咱們這是在和光同塵,你們怎么看?”

        “胡言亂語!”

        楊士奇惱怒的道:“有的人是知道了亂說,有的人是不知道胡說,和婦人一般的絮叨!用心險惡,就是想看熱鬧。誰的熱鬧都想看,唯恐天下不亂!”

        楊溥看到金幼孜的嘴唇緊抿,欲言又止。

        楊榮瞟了他一眼,楊溥趕緊微笑道:“這是無端指責,其目的不過是想讓咱們去和陛下建言罷了。這些人總是自以為是,臣子哪能這般逼迫陛下,且等興和伯自辯的奏章到了再說吧。”

        楊榮點點頭,說道:“咱們都是陛下身邊的近臣,要看準了,站穩了。”

        楊溥點點頭,如今天下都在盛傳著三楊的名頭,而他卻因為在詔獄中多年,早已落后于楊榮和楊士奇。

        稍后午膳,然后休息。

        楊溥緩緩在皇城門內散步,這是他在詔獄內養成的習慣,每天早晚散步,通經活絡。

        皇城外有幾個御史在請見皇帝,看到楊溥后,有人喊道:“楊大人,要為民做主啊!”

        楊溥皺眉看著他們那憤怒的臉,說道:“風聞奏事也沒有你們這等事未斷先定罪的說法,御史御史,那是要盯著,據實奏事,而不是去干擾君王。”

        外面的幾個御史怒氣一滯,還想辯駁幾句,楊溥喝道:“興和伯的奏章都沒來,你等鬧騰個什么?”

        “楊大人,寧王殿下和王岳大人都異口同聲,此事肯定無疑,為何要包庇那人?難道就因為他是陛下親近的人嗎?”

        楊溥瞥了這個御史一眼,說道:“年輕人要多想多看,切莫自顧自行事,那對你沒好處。”

        “楊大人……”

        楊溥搖搖頭,負手轉身回去。

        里面出來三人,為首的乃是俞佳,見到楊溥就寒暄一句,然后帶著人徑直出了皇城。

        楊溥的眼皮子跳了幾下,回身看到俞佳出去根本就沒搭理那幾個御史,而是一路走遠了,這才松了一口氣。

        君王之怒,流血漂杵!

        楊溥最擔心的就是朱瞻基走上朱棣的那條老路,直接用詔獄來說話。

        那些年輕人總是熱血沸騰,被人幾句話就慫恿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以為自己就是天下的脊梁。

        “哎!都是愣頭青啊!”

        這些人在楊溥的眼中連擔任知縣的能力都沒有,在都查院不過是借助著他們這股子不管不顧的勁頭罷了。

        這股勁頭可以稱為愣頭青,但也可以稱為銳氣!

        ……

        哪怕經歷過幾次挫折,可于謙從不缺乏銳氣。

        所以順天府迎來了皇帝身邊的大太監時,所有人都沒想到居然是來找于謙的。

        于謙在吃飯,一個大碗,里面裝滿了飯菜。

        他一邊吃一邊看著一份冊子,這是他催促下面的人去收集來的收成預測。

        “這是什么呢?”

        “看今年順天府的收成估算,好歹也能心中有數……”

        于謙抬頭,看到是俞佳,就趕緊起身拱手道:“下官失禮了。”

        俞佳欣賞的說道:“于謙是吧,陛下召見你,跟咱家走吧。”

        于謙看看剩下大半的飯菜,就下意識的刨了一大口,然后在俞佳的笑聲中跟著出了房間。

        順天府的官員們都出來了,默默的看著于謙跟在俞佳的身后出去。

        “他只是吏目,為何是俞佳來召他?”

        “不知道,反正不會是治罪。”

        “治罪哪用得著俞佳來?而且陛下也不會管吏目的事兒,肯定是升官。”

        “嘖嘖!當年他甘愿下來做小吏,那時候都說他的腦子有問題,如今看看,看看,人家這是一步登天了!”

        于謙緩緩走在順天府府衙里,無數目光盯著他,可他卻坦然受之,還沖著左右拱拱手。

        皇帝不會平白無故的召見一個吏目,此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