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忍不住的帝王(感謝“溪之水木之根”成為本書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忍不住的帝王(感謝“溪之水木之根”成為本書盟主)字體大小: A+
     
        到了方家莊,方醒把朱美圭安排在前院,宮中也派了兩個太監來伺候他。

        方家莊的田園生活讓朱美圭很是艷羨,隨安去請示方醒能否在莊上走動,方醒正好在帶無憂,干脆就帶著他們一起出門。

        此時的方家莊里郁郁蔥蔥,方醒牽著無憂,身后跟著兩條大狗。朱美圭和隨安在右邊,他不住的看著無憂,眼中全是好奇。

        “殿下,您以后也會有孩子的。”

        方醒也延續著殿下這個稱呼,朱美圭慌亂的道:“嗯嗯嗯,會有的,要個好看的孩子,我給他做飯吃。”

        這還是個孩子,從性格和心理角度來說都還是個孩子。

        方醒含笑道:“對,所以你好好的過日子,別擔心什么,被欺負了就去找鳳陽那邊的人,他們若是不肯做主,就說陛下在看著呢,收拾他們。”

        朱美圭只知道點頭,隨安感激的道:“伯爺,老奴……老奴擔心……”

        “你無需擔心!”

        方醒感到無憂用力的捏緊了他的手指頭,就偏頭對她笑笑,然后對隨安說道:“別擔心,陛下的心胸不止于此,若非是大明內部許多事務還未理順,你們甚至可以自由遷徙,所以……你們就把自己當做是百姓,不過下一代最好叫他們去讀書,最少要能養活自己。”

        隨安先是一喜,然后又是一憂。喜的是自由就在眼前,愁的是聽方醒的語氣,朱美圭去后,大抵朝中就不會再供給錢糧了。

        而且他從朱瞻基和方醒之間的隨意上揣測兩人的關系很好,也就是說,方醒的話有很大的幾率變成現實。

        隨安嘆息道:“也好啊!若是成了藩王,老奴還擔心終有一日會大禍臨頭。”

        “藩王……”

        方醒想起了還在皇城里幽禁的朱濟熿,還有被朱瞻基握在手中的晉王爵位。

        ……

        朱美圭的奏章再次進京,奏章的內容很快就傳開了。

        ——家父多病,懇請陛下派出御醫診治!

        很普通的一份奏章,卻蘊含著爆炸性的信息。

        朱濟熺生病了,沒有好郎中診治!

        北平城中都在說著晉王一系的恩怨情仇,從第一任朱棡就藩時的頑劣,到朱濟熺和朱棣的不對付,及至朱濟熿的膽大包天。

        是的,晉王一系多有不法,可朱濟熺已經付出了代價,朱濟熿也被幽禁在皇城中。

        可朱美圭卻風評不錯啊!為何不把晉王的爵位給他?

        可宮中卻沒有動靜,稍晚兩名御醫出了北平城,看方向是往太原去了。

        這是……派了御醫就完事了?

        大家都在看熱鬧,看皇室的熱鬧。可就在御醫前腳剛出城門的同時,幾份藩王的奏章也進了城。

        ……

        奏章很簡單,大多是先贊頌了朱瞻基這位新帝繼位后的英明神武,隨后祝他身體健康。

        幾份奏章的最后都提及了晉藩,先批判了一番朱濟熿的狼子野心,同仇敵愾,然后就提及了朱美圭,說是那娃不錯。

        “確保大明金甌無缺?可笑!”

        朱瞻基扔了奏章,說道:“寧王這是覺著晉藩不存,山西也不存了嗎?”

        寧王朱權,這位當年可是要和朱棣平分大明的狠角色!

        這是帝王的家務事,可夏元吉卻出班說道:“陛下,此事當果斷處置,否則日久各地藩王必然會人人自危。”

        說完他又退了回去,繼續盤算著修一條從金陵到北平的水泥路的耗費和由此產生的利益。

        楊榮從本意出發是厭惡藩王的,可他知道大明目前經不起過多的動蕩,只得建議道:“陛下,要不就復了晉藩吧,只是爵祿卻可以做做文章。”

        一聽到爵祿夏元吉就一心兩用的抗議這種看法:“現在削爵祿,可晉藩的子孫怎么辦?”

        晉王府的爵祿你削減了,可等朱美圭的子孫出來,你還減不減?用什么名義去減?

        蹇義建議道:“陛下,要不還是給吧,先穩住各地藩王,以后再徐徐圖之。”

        藩王這個群體在朝中就沒人喜歡,覺得他們都在啃噬著大明的民脂民膏,侵吞著大明的賦稅,還占據著無數良田。

        ……

        “寧王?”

        太后沉吟道:“當年那是個野心勃勃的藩王,手握重兵,比你皇爺爺的實力還強大,只是做事卻差了果斷,這才讓你皇爺爺靖難成功,否則今日這宮中誰當家,那還說不定呢!”

        朱瞻基點點頭,皺眉道:“母后,藩王的子孫越發的多了,每個人都得給出不少爵祿,還得新建宅子,兒臣想著百年后藩王子孫的人數,就覺著背上發寒,就怕被他們吃光了國庫啊!”

        太后無奈的道:‘這是祖制,你那些弟弟你也得趕緊安置了,否則……你就得在京中給他們建造王府。’

        朱瞻基頭痛的道:“兒臣再想想,總不能讓藩王成了禍害,到時候我家可沒了余地。”

        大家雖然是親戚,可朱棣這一枝卻成了皇帝,其他藩王自然就成了遠親。

        太后搖頭道:“此事不好做,你要慢慢的來,千萬別急,否則……下一個靖難啊!生靈涂炭……”

        朱瞻基的眼中閃過厲色,說道:“母后,兒臣準備讓興和伯去一趟,滿朝也只有他不怕那些藩王,讓他去看看,看看那位曾經雄心勃勃的寧王想干什么!”

        太后一驚,揮手趕走了殿內的人,然后問道:“你是想讓寧王決斷?”

        “對!”

        朱瞻基說道:“各地藩王不同,可寧王的輩分高,雖然他現在說是在修道,可兒臣知道他只需登高一呼,各地那些不甘心的藩王怕是要揭竿而起了。”

        “所以兒臣想的就是……讓他自己抉擇,是戰,還是認輸!”

        太后嘆息道:“興和伯自然是信得過的,只是他做事膽子大,對外人從不肯給臉,本宮就怕他和寧王鬧起來,到時候……怕是皇城中又會多一個藩王。”

        “他的輩分高,而且還有當年的傳言在,那些藩王都暗地里為他抱屈,瞻基,要小心謹慎,莫要妄動,否則……”

        “母后放心,興和伯做事靈活,寧王當年不敢起頭,只等著皇爺爺出手,現在他慢慢的年邁了,難道還有那雄心壯志?那兒臣倒是想見識一番。”

        ……

        出了太后這里,朱瞻基去了坤寧宮。

        胡善祥總是有做不完的活計,朱瞻基沒讓人通報,一進去就看到胡善祥坐在窗戶邊做針線。

        她的側臉柔和,嘴角微微帶著笑意。

        端端就坐在凳子上,趴在胡善祥的膝上睡覺。

        朱瞻基在門外看了良久,悄然轉身。卻是去了孫氏那里。

        孫氏在抄寫佛經,她的側臉看著多了許多柔美,神情專注。

        朱瞻基站在門口看著,眼神復雜。

        就在他想轉身離去時,孫氏卻突然側臉,然后臉上綻放了鮮花盛開般的驚喜笑容。

        “陛下,您怎么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