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被仆固耍了(感謝‘香橙青蘋’成為本書的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被仆固耍了(感謝‘香橙青蘋’成為本書的盟主)字體大小: A+
     

        “見過伯爺!”

        來人穿著一身破棉襖,臉上手上全是凍瘡。

        “讓郎中準備,說完就帶這位兄弟去看看身體。”

        “多謝伯爺,只是事情緊急……”

        “你說。”

        來人喝了一口熱水,看看左右,方醒說道:“一個是監軍,一個是指揮使。”

        “伯爺,仆固出關后搶了一支輜重隊,被發現后遁逃。”

        “他瘋了嗎?”

        方醒有些驚訝,他覺得以仆固的分寸感,絕不會做出這種徹底激怒大明的事來。

        來人說道:“他的運氣不大好,正好有咱們的一支騎兵在附近,一下相撞,仆固沒戀戰,跑了,被擒三人,已經問了口供……”

        方醒的面色凝重,知道自己怕是錯估了什么。

        “他們是潛入哈烈的,中間有什么叫做卡拉的國,他們在路上損失了不少人,進入哈烈之后,有王子接應,然后分兵,仆固打哈密衛,那個王子不知去向……”

        “我知道了……”

        方醒瞬間想抽自己一耳光,同時也無比的慶幸。

        他在慶幸大明沒有進攻哈烈!

        “伯爺,咱們的人已經飛報京城,陛下應該已經得到了消息,您……”

        方醒起身,走到來人的身前,看到他臉上的凍瘡都在發黑,點頭道:“你們是國之干城,我會給陛下上奏章,為你們請功!”

        “多謝伯爺!”

        來人歡喜的躬身致謝,方醒卻覺得大明為他們做的還不夠多,對不住這些功臣。

        “帶這位兄弟去處置傷口,酒肉管飽!”

        等來人出去后,方醒只覺得身體一陣虛弱。

        “興和伯,仆固是在騙人?”

        方醒搖搖頭,他覺得自己真是太得意忘形了,于是就吃了一次虧。

        “咱們對那邊不是很了解,卻不知道那邊還有國家,他們盤恒在哈烈和肉迷國的中間……”

        林群安馬上就反應過來了,“那么仆固就是孤軍,很大膽的孤軍。他們這是在害怕大明進攻哈烈嗎?”

        “沒錯。”

        方醒打起精神說道:“大明若是進攻哈烈,那么那兩個國家必然只有兩個選擇,投向大明,一起瓜分哈烈,這樣肉迷國就危險了,那兩個國家強大之后,他們的身后……加上泰西人,肉迷國真的危險了。”

        “若是那兩個國家對抗大明,那更簡單,哈烈人都打不過大明,他們這是自尋死路。然后肉迷國更危險。不過這需要時間,而且戰線漫長。大明若是一路打過去,最后補給會斷掉,到時候就是強弩之末……所以他們最怕的是大明蠶食哈烈!”

        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自己的身后,肉迷國怕是要瘋狂。

        “所以仆固此行的目的就是聚攏哈烈人,然后想激怒大明,讓大明主動進攻哈烈,可惜失敗,最后出關搶了一把,這也是想激怒大明……”

        “咱們若是不去打呢?”

        王賀問道。

        “大明肯定會去打!”

        方醒看了他一眼,說道:“大明需要在這一面擴張,控制住東西方向的要道,進可攻,退可守。只不過咱們無需急切,蠶食即可!”

        林群安徹底明白了,他有些驚訝于仆固的狡猾和大膽,說道:“伯爺,大明不能大舉進攻哈烈,否則勞師遠征,補給真的是太難了,仆固就是希望看到大明這樣,所以他這是在冒險。”

        “大明在修建興和城,這就是一個信號,大明要向草原進軍的信號,誰不怕?”

        大明在接連滅掉瓦剌和韃靼,又擊敗了哈烈之后,當真是國勢煌煌如烈日,讓諸國震怖。誰都知道,興和城就是大明在草原上的第一個橋頭堡,只要建成,大明就會把興和城變成一個大基地,軍事基地,然后以此為出發點,不斷向四周開拓,而哈烈將會首當其沖!

        “我們需要盡快離開太原。”

        和肉迷的謀劃比起來,朱濟熿那點把戲還不夠看,更上不得臺盤。若不是朱高熾忌憚各地藩王,方醒現在就可以拿下他。

        “我想看看仆固的選擇,他若是選擇對抗,那再好不過了……”

        ……

        “殿下,聚寶山衛一直沒動。”

        寅時了,朱濟熿依舊沒有入睡。不,他毫無睡意,煩躁不安。

        蔣密和雷度同樣是一夜未睡,兩人的眼中全是血絲。

        而月娘就跪在一邊,神情委頓。

        “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朱濟熿覺得胸口發悶,就走過去踢了月娘一腳。..

        這個問題月娘今晚已經回答了不止十次,她垂首道:“殿下,他派了兩個人在周圍走動,被咱們的人發現了,就圍殺,可惜咱們的人卻打不過……”

        “廢物!”

        朱濟熿一腳踢翻月娘,氣咻咻的轉圈。

        等待是煎熬的,特別是蔣密和雷度都把目光投向他的時候。

        打不打?

        朱濟熿搖搖頭:“方醒征戰多年,從未逢敗績,他肯定是在提防著咱們突襲。若是此時攻打,你們覺著可能打贏?”

        蔣密搖搖頭道:“殿下,除非是召集那些在操練的人,否則就憑著咱們在太原城里的人馬,打不得啊!”

        雷度目光閃爍的道:“不打打怎么知道?”

        “可這是冒險!”

        蔣密毫不掩飾自己對雷度的鄙夷,“你這是拿殿下的安危來冒險!”

        朱濟熿心煩意亂的喝止了他們的內訌,正準備叫人準備宵夜時,外面來了人。

        “殿下……聚寶山衛動了,全營都動了!”

        “什么?”

        朱濟熿猛地彈起來,咬牙切齒的道:“他果然是要動手嗎?傳令準備,今日本王要活擒他,凌遲!”

        ……

        天色昏黑中,聚寶山衛傾巢出動。

        街道上全是馬蹄聲和大車碾壓的吱呀聲,沿街的百姓都被驚醒了,從門縫中往外看。

        人馬呼出的白氣在空中若隱若現,那些軍士牽著自己的馬,目不斜視,沉默的走過街道。

        “呀!”

        一個女人被這沉默的隊伍和空中的白氣給嚇壞了,一屁股坐回去,正好靠在丈夫的懷里,兩人倒了個滾地葫蘆。

        “好可怕!”

        躲在巷子里盯著聚寶山衛的斥候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然后去回稟了朱濟熿。

        “他們要走?”

        蔣密看到朱濟熿明顯的放松了下來,就嘆道:“殿下,假裝不知道吧,事后可以抱怨聚寶山衛不打招呼,強行讓人開城出去。”

        “他們為何就待了一天就走了?按照方醒的行事,他該是要等著抓本王的把柄,然后再悍然出手!”

        朱濟熿大感慶幸之余,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就問道:“方醒不是說要修整幾日嗎?”

        雷度猜測道:“殿下,莫不是他在唬人?要不咱們派人去試探試探……”

        朱濟熿點頭道:“實際上他就是來傳旨意的,可卻擅自帶著聚寶山衛前來耀武揚威,昨日在明月樓殺人,他怕本王稟告陛下,所以就倉皇而逃……”

        “不過別去試探了,他就是個瘋子,若是他突然發瘋……”

        蔣密覺得不對,可卻找不到別的解釋,一時間呆住了。

        朱濟熿搖搖頭,不肯派人去試探。只是有些不放心,就吩咐道:“令他們不許妄動,等聚寶山衛出城后,馬上派人盯著。”

        雷度問道:“殿下,跟到哪?”

        “一直看到他們出塞!”

        朱濟熿咬牙切齒的模樣讓蔣密有些失望。

        上位者就該是喜怒不形于色啊!

        ……

        懷來,張淑慧帶著一家子人包下了一家客棧,隨行的百戶所蠻橫的拒絕了懷來衛的盤查,只是出示了身份。

        有著方醒的名頭,懷來衛也樂的不用接待,于是張淑慧一行人就安心的住了下來。

        三個女人四個娃,特別是歡歡還小,張淑慧也憐惜他從出生就四處奔波,就多看顧了些。

        而土豆已經很懂事的每天去詢問外面的情況,但卻不會去問方醒的行止。

        對此黃鐘很是贊賞,他覺得土豆以后說不定能在興和伯這個爵位上再上一步,少說弄個興和侯。

        而平安卻很安靜,只是幫著帶無憂,整日兩兄妹就在客棧里尋寶。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