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未竟之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未竟之志字體大小: A+
     

    “覬覦大明?”

    解縉不屑的道:“不說萬里之遙他們怎么出兵,哈烈就足夠他們折騰幾十年。”

    黃鐘很尊重解縉,但在這個問題上卻有些意見。

    “解先生,他們現在在步步蠶食哈烈,當哈烈被他們吞進去之后,大明將會面臨著一個龐然大物,讓人心生恐懼的龐然大物。到了那時,大明如何能擋住那……可能出現的百萬大軍?幾十年后,我們的子孫面對這般強敵……除非是先帝重生,否則這將會是……絕望。”

    解縉吶吶的道:“他們難道還能蠶食數十年?換個皇帝估摸著就停了。”

    “解先生,他們真會。”

    方醒想起肉迷國,說道:“凡是泰西之國,他們的擴張欲望幾乎永無止境,而且這是根植于他們骨髓里的貪婪,不會分什么帝王和勢力。他們會永遠擴張,直至內部因分贓不均而開始爭斗……”

    “果真有這等人?”

    解縉有些詫異,在他看來,正如同大明一樣,朱元璋立國,然后為了穩定初生的大明,大軍不斷出塞打擊蒙元殘余勢力。

    而等到了朱允炆時期,卻轉為了內政——清理藩王勢力。

    朱棣趁勢而起后,一手壓制藩王,一手在國內推動各項大工程,海外更是寶船出航,塞外頻繁用兵。

    一時間,大明的威勢恍如烈日,灼灼不可直視。

    此時的大明應當是在最頂峰,拔劍四顧,再也找不到敵手。按照歷史上那些帝王的套路,大明應當要停下來了,然后進入漫長的‘享受期’,直至異族的馬蹄踩踏在自己的天靈蓋上。

    “有。”

    方醒說道:“他們更像是剛從森林中出來的獸人,野蠻而無恥。大明需要警惕他們,若是先帝還在,那么此刻我會建議船隊出航,尋找通往泰西的航道,然后……”

    那些所謂的開拓者,他們摧毀了無數文明,然后嘴角還滴著血,就打著飽嗝,頤指氣使的說著文明,說著人權。

    這便是無恥!

    “要控制他們,不管是為了大明還是為了華夏的傳承,必須要控制住他們!”

    方醒的表情嚴肅,從未有過的嚴肅。

    解縉訕訕的道:“那是老夫孤陋寡聞了。”

    黃鐘卻沉聲道:“那便要及早去探查他們的情況,大明才好及時應對。”

    方醒點點頭,說道:“一切等我和那使者交手了之后再說,現在我只想去看看無憂睡了沒有,若是沒睡,那就去逗哭她,我在金陵做夢都夢到她在哭,哈哈哈哈!”

    “德華寵愛女兒,大抵在大明是頭一份吧。”

    方醒走后,解縉有些艷羨的道:“女兒果真這般可愛?回頭老夫催催禎亮再努力一把,早日給老夫生個孫女出來。”

    黃鐘莞爾道:“無憂確實是可愛,很驕傲,看著就想親一口。”

    “德華會打死你的。”

    兩人相對一視,然后齊齊大笑起來。

    笑聲停住后,解縉說道:“在拒絕了陛下之后,老夫目前只能裝傻,不過陛下的身體終究是個隱患,德華此時回來正是時機,只是老夫卻擔心到時候會是……血流漂杵啊!”

    黃鐘的目光冷厲,先看了一眼房門處,然后說道:“當今局勢如斯,非殿下不能力挽狂瀾。當然,若是陛下能千秋萬載,那伯爺未嘗不可盡力而為,可……宮中的消息,陛下經常會感到疲憊,不能動氣,這不是好兆頭。”

    “他們都知道。”

    解縉冷笑道:“該知道的都知道了,不然那些人為何會瘋狂的反對德華,這是醉翁之意,矛頭直指殿下。”

    黃鐘不慌不忙的道:“那又如何?殿下的地位牢不可破,那些手段不過是隔靴搔癢罷了。”

    解縉沉默了,良久說道:“要小心,當年老夫就是自以為聰明,最后被人一擊致命,若非殿下和德華,此刻老夫的尸骨已寒。”

    黃鐘默然……

    ……

    今夜的北平城不大安靜,皆因一個消息。

    ——方醒回來了。

    文官們大抵是覺得那個攪屎棍又回來了,心中膈應。

    而武勛們是覺得丟人——皇帝居然放著那么多武勛不點將,偏偏要把這人從金陵千里迢迢的調回來。

    憋悶啊!

    ……

    有人歡喜有人憂,但時間不會停滯,一夜之后,大家該干嘛干嘛,而方醒卻去了兵部。

    方醒在房門外止步,清晨的光線不足,映照在戴著老花鏡在看奏報的金忠身上,看著……老了!

    金忠老了,老的很快,仿佛一年就老了十歲,看著老態畢露。

    “德華……”

    金忠大笑著起身,笑聲依舊豪爽,可卻蒼老。

    “金大人,辛苦了。”

    方醒看到金忠的模樣不禁躬身行禮,為這位苦苦踐行著忠心耿耿的老人行禮。

    金忠笑道:“何至于此,老夫還能再干十年。”

    兩人坐下后,金忠說了些關于肉迷使者的情況,很是不屑。

    “……假的很!就是來試探的,可兩國之前并無齷齪,加上哈密衛是羈縻,所以才沒翻臉,不過本官估摸著那人早就知道了哈密衛的情況,所以才肆無忌憚的攻打,然后又表示誤解。這是試探,可惜他們卻不知道這等試探就等于是撕開了面皮,還自鳴得意。”

    方醒靜靜的聽著,最后含笑道:“這些都不是大事,肉迷國再強大,可也得要打過來才行。”

    “是這個理!”

    金忠笑道:“他們這次看似占了便宜,可實際上卻是自作聰明,野心昭然啊!愚蠢!”

    方醒點頭道:“他們是被大明擊敗了哈烈所震驚,由不得他們不來試探,否則哪天大明兵臨城下,后悔晚矣。”

    “你對藩王之事怎么看?”

    金忠突然拋出了最近最熱的話題。

    方醒毫不猶豫的說道:“該限制了。”

    金忠點點頭:“是了,于國于民無益,時日長了,就是軍中的手雷,不知道哪時會被人點燃。”

    “最近城中有些詭異,發生了幾起命案,全部由陛下身邊的侍衛處置,刑部和五城兵馬司的人都沒接觸到,德華,這肯定是和藩王有關。”

    “咱們不好插手。”

    方醒沒有告訴金忠,此事就是他先提了個頭,然后朱高熾順勢繼承了朱棣的未竟之志,繼續對藩王進行限制。

    金忠坦然道:“君王無私事,藩王更不是私事,躲躲閃閃的不過是害怕被連累罷了,畢竟皇家是一家人,外人插手,不管對錯都可能會被秋后算賬。”

    方醒看著那雙變成三角形的眼睛,點頭道:“此事我會盯著,若是需要,不管明暗,我都會點一把火。”

    金忠欣慰的道:“那就好,那就好啊!本官近日就少管事,歇息歇息。”

    “正該如此!”

    方醒贊同道。

    ……

    回到家,方醒對解縉說道:“金忠怕是時日不長了。”

    解縉嘆息道:“他早就該去了,全是靠著一股氣在撐著,等氣散了,也就是他該離去的時日。”

    “他這是元氣耗盡了,無力回天。”

    方醒覺得老天爺沒長眼,真真是好人命不長。

    等進了內院,看到梳了兩個小鬏鬏的無憂坐在門檻上,努力的挖著他留下的冰豆沙,神色認真,仿佛是在為了宇宙的未來而努力工作著。

    聽到腳步聲后,無憂抬頭,微微皺眉看著方醒,然后勉強喊了聲爹,又繼續低頭挖著冰豆沙。

    方醒放緩了腳步,腦海中的那些事情都被拋開,只剩下眼前這個萌噠噠的女兒。

    “無憂,給爹吃一口唄!”

    張淑慧出來就看到了方醒蹲在門檻前,低頭賠笑,向無憂討食。

    “不給!”

    無憂把小碗端的高高的,警惕的看著方醒,同時大眼睛骨碌碌的轉,想尋找援軍。

    小孩子的腕力差,方醒看到小碗在那只小手的手心中開始傾斜,就想去挽救。

    “娘!”

    無憂努力的把小碗越過頭頂往身后去,卻控制不住的歪了一下。

    方醒傻眼了,看著無憂頭上的冰豆沙傻眼了。

    “娘!哇……”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