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金忠不行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金忠不行了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我很想你們,想孩子們!

        北平的夏季炎熱的讓人感到煩躁,近日方家莊已經發生了兩起口角,一起斗毆事件。

        張淑慧放下書信,看到小白眼巴巴的模樣,就把信給了她。

        無憂坐在門檻上,大蟲就臥在邊上,溫順的讓她枕在自己的背上。

        張淑慧起身走到門邊,看到無憂靠在大蟲的身上,呆呆的看著在院子里到處嗅的小蟲。

        她輕輕摸著她的頭頂,柔聲道:“無憂想干什么呢?”

        時近中午,無憂糯糯的道:“娘,要端端。”

        張淑慧笑道:“端端在宮中,哪天娘帶你去找她。”

        無憂嘟嘴道:“大哥他們不理我。”

        書院已經放假了,可土豆和平安卻參加了一個活動,去探訪北平城各個階層的生活狀態。

        張淑慧蹲下來,聽著小白在身后碎碎念著方醒和莫愁,說道:“你大哥他們晚些就回來了,到時候娘罰他們陪無憂玩一下午好不好?”

        無憂的眼睛一亮,雙手在大蟲的身上一按,雀躍的起身道:“娘,我要騎馬,騎大馬!”

        “不好,會摔下來的……”

        張淑慧搖頭不許,無憂皺著小眉頭,低聲道:“娘,你不喜歡我了。”

        張淑慧無言以對……

        ……

        去看看各階層的生活狀況,這個是方醒來信提到的建議,解縉很贊同,于是哪怕是放假期間,他依舊召集了學生們。

        北平城多權貴,解縉卻找不到可以去的場所,最后就慫恿了土豆和平安去英國公府看看。

        當張輔得知兩個外甥求見時,驚喜之余,就起身出去。

        等他到了前院,就看到一群人正在那里指指點點的。

        這是啥情況?

        張輔正懵著,土豆和平安過來了,兩個毛孩子行禮問好后,土豆請罪道:“舅舅,今日書院安排來體察民情,我們沒地方去,就來了這里。”

        張輔愕然,隨后看到了解縉,兩人相對拱拱手,他低聲問道:“是不是解先生的主意?”

        土豆猶豫了一下,然后一臉的堅貞不屈,讓張輔不禁大笑起來。

        “罷了,內院外面隨便你們看,看完了就留在這吃午飯。”

        土豆沒問題,他在張家也吃過好幾次飯,平安卻皺著眉頭。

        解縉聽到后就過來說道:“英國公,冒昧進來就已經給貴府添麻煩了,至于午飯,老夫準備帶他們到普通百姓家去吃,嘗嘗百家味。”

        張輔瞟了一眼那些學生,說道:“他們大多是貧家子弟吧?那去了有何用?既然說體驗一番,那就體驗一下我家的飯菜吧。”

        解縉脫離官場太久,原先就不怎么敬畏權力,如今更是不羈。聞言就笑道:“那也好,不過不許別制,是什么就是什么。”

        張輔應了,心中覺得好笑。

        解縉看到他的神色,就有些不自在的道:“這些學生沒經歷過豪奢的日子,今日正好試一試,看看誰穩不住。”

        張輔低聲吩咐人去招待這些學生,帶他們到處轉轉,然后請了解縉去喝茶。

        兩人在靜室坐下,有丫鬟上茶。

        室內裝飾簡單,除去蒲團和小幾之外,就是墻壁上掛著兩幅字畫。

        那兩幅字畫布局簡單,濃淡間,山水映入眼簾。

        “英國公好日子啊!”

        解縉由衷的贊嘆道。

        武勛之中,以張輔最為韜光養晦。從交趾歸來后,他幾乎很少摻和朝政,平日有時間就看看書,交往的也是大儒。

        但解縉知道,這是張輔的無奈之舉!

        自從丘福戰敗之后,攻伐一國的重擔,基本上都是朱棣一力承當。

        而張輔卻獨自領軍征伐安南,而且戰而勝之,這個就太耀眼了。所以他不得不縮在家中,并疏遠那些武勛,以此來證明自己并無野心。
    >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    “我并無什么野心,國公已經到頂了,若是我還爭這爭那的,先帝雖說不會處置,可終究讓人不安。”

        張輔幽幽的說道。然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任由那清香中帶著一絲苦澀的茶水慢慢的滑過咽喉。

        舒坦的從咽喉深處發出一聲低嘆,張輔看了神態悠閑的解縉一眼,說道:“德華去了金陵許久,北平也沒人找書院的麻煩,你倒是得了清閑。”

        解縉喝了口茶,搖頭道:“你只看到了明面上的,可卻不知道暗地里那些人用的齷齪手段。”

        張輔沒問下去,只是默默的喝茶。

        “老夫老了,只想在書院頤養天年,至于其它的……套用德華的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張輔聞言不禁笑了,說道:“你還是這般的脾氣,說老了都沒人信。”

        解縉有些得意的道:“那是,到死的那一天都不會變。”

        “金忠怕是熬不了多久了。”

        張輔突然提起了金忠,解縉訝然道:“他不是挺精神的嗎?前段時日還說他咆哮朝堂,當場讓金幼孜沒臉。”

        張輔黯然道:“本來我是不知道的,可陛下突然令御醫去了幾次金家,在朝中也是對他多有優容……”

        “那他還不致仕?”

        解縉越發的不理解金忠的想法了,若是他自己的話,絕對會馬上致仕,回到家中慢慢的、在兒孫的陪同下等死。

        張輔不著痕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金忠上次跟我說過,說他要等到德華歸來才能回家,否則這朝中就成了……奸臣的地方。”

        解縉的目光有些茫然,苦笑道:“老夫和金忠一般,他如今這般處境,讓人不由的感同身受啊!”

        兔死狐悲!

        所以老年人為何會倍感孤獨?

        實際上不過是對離去的恐懼而已!

        ……

        雖然張輔不尚奢華,可堂堂的英國公府卻也不能弄成農家小院的模樣。

        百花,大樹,樹間小徑石板上的青苔……

        庭院深深,甚至還有小橋流水。

        別說是學生,連呂長波都不禁贊嘆不已。

        “禎亮,和這里比起來,興和伯家真成別院了,估摸著還比不上。”

        解禎亮對這些沒興趣,他的性子更適合在鄉野教授頑童,每日和妻子爭吵幾句。

        “各有各的精致吧。”

        解禎亮覺得英國公府就像是豪宅和寺廟的結合體,有些不倫不類的。

        “吃飯了!”

        英國公府許久都沒那么熱鬧了,一群活力十足的學生連內院的都有些好奇。

        等到吃飯時,按照每人三個菜的標準,五桌人坐的滿滿當當的,然后默不作聲的吃飯。

        菜很好,至少在張家的仆役眼中非常好。可看到那些學生沒有爭搶,吃的雖快,卻不失禮,不禁暗中取笑著。

        “這是怕露怯吧?”

        “看看,那只雞居然沒人搶,嘖嘖!肯定是出來前交代過。”

        連仆役都在邊上低聲取笑著,等薛華敏過來后,看到他們就皺眉道:“別在這里嘀咕,有活干活,沒活趕緊回去。”

        知行書院的伙食并不差,至少肉食是不缺的,而且經常更換菜品,至少比普通百姓家吃的好多了。

        薛華敏找到了解禎亮,低聲說道:“解先生喝多了。”

        解禎亮一怔,然后和呂長波說了一聲,趕緊去看自己的老父。

        等到了靜室外,就聽到解縉的咆哮:“朝中全是奸佞!他們害死了金忠,都是小人!小人!”

        解禎亮一聽有些慌了,就看了看薛華敏。

        薛華敏低聲道:“金忠怕是不行了……”

        傷感嗎?

        解禎亮想起往日解縉和悠悠之間的親近,一時間不禁紅了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