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烈日下的等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烈日下的等待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自從聽過那些書生背后說的話之后,權謹就小病了一場,直至近日才好了些。

        夏日炎炎,權謹的面色卻有些蒼白,他找到了方醒,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殿下這個決斷沖動了些。”

        方醒安慰道:“陛下有暗示。”

        權謹點頭,有些失落的道:“哦!那是本官偷懶了。”

        方醒沒有告訴他徐烈的遭遇,看著他彎著腰往外走,方醒的心中不忍,說道:“權大人,此事能在民間為殿下正名。”

        權謹緩緩回身,點頭道:“本官知道,只是……終究是那些人在做主啊!”

        大明以其說是官吏治國,實際上卻是士紳治國。

        權利不下鄉,這就給了那些士紳們只手遮天的空間,于是無數個家族在慢慢誕生,越來越龐大。

        這些家族慢慢的演變成了土皇帝,掌控一方,官員也奈何不得。

        方醒微微一笑,“那是因為百姓蒙昧,所以他們能只手遮天,可以后不會了。”

        權謹的眼睛一亮,脫口而出道:“科學?”

        說完他就后悔了,可他卻不是那等自欺欺人的偽君子,所以就拱手道:“本官心中矛盾,只希望大明的百姓別利字當頭就好。”

        方醒說道:“權大人,是人就有上進心,而這也是利。所以這就需要儒學的熏陶,其后才是嚴厲的監察和處置,兩者合一,才能確保吏治清明。”

        權謹點點頭,欲言又止的一下,轉身離去。

        他肯定是想問徐烈的情況!

        方醒覺得權謹這人實在是……心善,總是把人往好的地方想。

        以后這種人就是國寶,很少見,見到了大抵會被人喝罵一聲‘濫好人’

        ……

        朱瞻基親自去了都查院和吏部給那些下去的官員們打氣,更是許下了諾言。

        “……若是出了意外,本宮發誓一定會抓到兇手和幕后人,讓他們付出代價。若有殉職的,撫恤加厚,家人也會被厚待,這是本宮的誓言!”

        看著那些官員的精神面貌明顯的振奮了不少,朱瞻基再鼓勵幾句,就離開了吏部。

        朱瞻基出行帶的侍衛不算多,今日是沈石頭帶了五名侍衛跟著,但在暗中卻有黑刺的人在跟著,隨時準備應變。

        一路平安的回到了大宅子,朱瞻基被熱的渾身大汗去沐浴,而肖顧偉卻找到了方醒。

        “興和伯,剛才有人在跟著殿下。”

        “誰?”

        正在昏昏欲睡的方醒一下就精神了。

        肖顧偉說道:“據回來的人說,發現那人時,他距離殿下不過三十步,若是有弓箭,殿下就危險了!”

        三十步,有心算無心,若是有弓箭,朱瞻基幾無幸免的可能!

        方醒猛的起身,問道:“追到了嗎?”

        肖顧偉搖頭,有些難堪的道:“那人很警覺,就在我們剛發現的時候,一下就鉆進一家賣脂粉的店鋪里跑了。”

        方醒皺眉道:“脂粉店男人免進,這就說明此人行事冷靜,遇亂不慌。這樣,你把此事去告訴殿下,我出去一趟。”

        肖顧偉知道方醒的意思,就說道:“伯爺,多帶些人吧。”

        他以為方醒會拒絕,可方醒卻點頭,從善如流的道:“不要太多,兩三個就夠,人多了沒用,反而會成為目標。”

        “我出去一趟,你多睡睡。”

        莫愁在午睡,孕婦睡覺辛苦,腳抽筋什么的只是平常,挺著個大肚子才叫做艱難。

        “嗯,老爺早些回來。”

        莫愁的臉上多了幾點斑紋,方醒伸手摸摸,然后起身出去。

        ……

        蒸籠!

        太陽照在大地上,就像是無數面鏡子在反光。

        反射著熱光!

        這種天氣最好不要出門,純屬受罪!

        所以街上的人很少,大多數人都在街道兩邊的店鋪屋檐下行走。

        可方醒-->>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卻沒有辦法,因為辛老七強烈的反對他走人多的地方。

        “老爺,咱們人多,會把那些人擠出來。”

        方醒站在一家賣鞋襪的店鋪里看看外面的陽光,感受著那熱浪不住的撲來,有些后悔了。

        辛老七的意思是:要嗎就嚴格保護,咱們就像是惡少般的把屋檐下的行人一路擠出去。要么就只能走中間。

        方醒呼吸幾下,熱氣進了肺部,難受的只想躲進冰庫里。

        可朱瞻基被人盯梢的事卻不能拖延,他更想知道是誰在背后那么大膽。

        “我們走!”

        方醒當先走進了陽光下,辛老七等人隨即就散在他的周圍,暗中觀察著四周。

        “誰敢帶著刀出門?裝的不像啊!”

        方醒覺得身上開始燙了,就戴上斗笠,說道:“肆無忌憚些,反正那人知道我出來的意思。若是他夠膽,那便來吧!”

        于是家丁和幾名黑刺的軍士都不再裝作是新人模樣,靠近方醒,貼身保護。

        兩邊屋檐下的行人看到方醒等人都有些詫異,再看到辛老七等人都佩刀,頓時一種荒謬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是耀武揚威?”

        “不知道,我覺著更像是招搖過市!”

        “小聲些,那位是興和伯!”

        “呃!快走!”

        開始大家還在看稀奇,等有人認出方醒之后,頓時那些人就作鳥獸散。

        方醒看著這一幕,不禁覺得被太陽曬的痛苦都減輕了些,說道:“看來我倒是有凈街虎的威力啊!”

        辛老七沒工夫說話,后面的武川僵硬而認真的道:“伯爺,他們是說咱們曬太陽的行徑是傻子!”

        方醒回頭道:“你這樣以后是升不了官的。”

        武川呆板的道:“伯爺,小的不升官也行。”

        “無趣啊無趣!”

        方醒剛才拿下斗笠被人認出來了,此時他隨手戴上,然后慢慢的‘凈街’

        半個時辰之后,方醒覺得自己要中暑了,就找了家店鋪進去歇息。

        這是家雜貨店,不過以賣茶葉為主。

        “有冰茶嗎?冰水也行。”

        方醒坐在椅子上只想吐舌頭,學狗一樣的散熱。

        店老板不認識方醒,只是看到他的隨從眾多,而且都帶刀,就急忙說道:“有有有!貴客稍待,小的馬上就弄來。”

        一碗冰鎮的茶水在此刻就是無上享受。

        方醒喝了一口,感覺渾身的毛孔都在唱歌。

        “給他們每人一碗。”

        方醒從來都不會吝嗇,可辛老七卻拒絕道:“老爺,冷茶不小心會拉稀,我們現在不能喝。”

        家丁們不喝,黑刺的人更不會喝!

        于是方醒獨自坐在門內,慢慢的喝著冰茶,直至費石進來。

        費石看到方醒的臉上不見汗水,就知道是曬多了。

        “伯爺,無人跟隨。”

        方醒自然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哪怕是以身為餌,可暗中的保護卻一點都不遜色于朱瞻基。

        他失望的道:“那么膽小?”

        費石為難的道:“伯爺,除非是死士,否則沒人敢當街刺殺您。”

        不管成功與否,出手的人能全身而退的可能性都很小。

        那個掌柜已經到躲進了后面,方醒摩挲著漸漸升溫的茶杯,說道:“那么……不一定,也許他們想更有把握的時候再動手,還有,他們的目標究竟是誰?”

        費石搖頭道:“伯爺,他們的目標若是殿下,那么先前就該冒險出手了。”

        “不一定!”

        方醒冷靜的道:“我覺得對方應當是用了官場中人的思路,求穩。就像是趙王,想牟利而惜身,那么……敢跟蹤殿下的人,你以為會是誰?”

        費石滿頭大汗,心中一緊,隨即說道:“伯爺,大概脫不了那些人吧。畢竟是親戚,可殿下太過強硬了些,有的親戚怕是不滿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