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動作不夠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動作不夠大?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武川吃了早餐,然后準備回去,起身后才想起自己不該太孤僻。

        “出去逛逛吧。”

        那兩個和他一起吃早餐的軍士受寵若驚的應了,然后三人和上官說了,一起出門。

        ……

        夏季的金陵就是個大蒸籠,也就早晚稍微好些。

        三人在街上閑逛著,其中一人已婚有孩子,就多留意了些玩具。

        “武大哥,上面好像說要給你升官嘞!”

        一個軍士艷羨的說道,不過沒有嫉妒。

        若不是武川殺敵的手段太過兇殘,他現在少說是個百戶官。

        武川看到另一個軍士買了撥浪鼓,就說道:“殺敵罷了。”

        他雖然開始和同袍之間有了交流,可話依然不多。

        “武大哥,現在哪有殺敵的機會!你看興和伯的小妾就快要生了,他樂的跟什么似的,這就是天下太平了。”

        “是啊,太平了……”

        武川有些茫然的看著前方的人流如織。

        太平了,可我能干什么?

        ……

        莫愁的肚子愈發的大了,方醒看著有些膽戰心驚的,于是專門請了個經驗豐富的產婆盯著,而他自己也是整天念叨著這事。

        “興和伯,你這是想讓咱家羨慕嗎?”

        王賀覺得自己啰嗦的名聲應當讓給方醒!

        “咱家無兒無女的,整日就聽你說什么孩子,孕婦,就如你所說的,扎心了啊!”

        方醒干咳道:“為人夫,為人父可不容易啊!”

        王賀認真的道:“興和伯,下次你再譏諷咱家,咱家的侄子可就賴上你了!”

        方醒也認真的道:“沒譏諷你,還有,你侄子是你侄子,你是你。”

        養子這種模式在方醒看來有些無謂,既然沒有,那就沒有,歸于塵土罷了,何必去折騰那點香火。

        王賀不屑的道:“你還是在譏諷咱家,你都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了,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太過分了,告訴你,等我侄子來了,知行書院必須要留個位置,若是不留,就到你家住著去。”

        這時賈全在院門外面出現,他指指朱瞻基的地方,方醒點點頭。

        到了朱瞻基那里,方醒看到一個皮膚黑的厲害的男子。

        “這是黑刺的人,一路只是換馬,人都沒停過。”

        這時沈石頭進來稟告道:“殿下,第二個信使來了。”

        重要的消息黑刺會用三波信使通報,而且不會走一條路。

        第二個信使同樣是被曬的黑不溜秋的,然后取出一封信。

        朱瞻基看了看,說道:“辛苦了,下去歇息吧。”

        等信使下去后,朱瞻基的面色有些古怪,像是高興,但又有些愧疚。

        “是黃鐘來的信。”

        朱瞻基把信遞給方醒,說道:“父皇的身體不大好,對我在這邊的舉措覺得有些軟。”

        方醒一目三行看了信,閉上眼睛回味了一遍,再睜開眼時,眼中波瀾不驚。

        “陛下這是要未雨綢繆,其實和先帝一樣,都是磨礪皇儲。”

        方醒說著沖著北方拱手道:“這幾年我對陛下誤會不少,如今想來真是羞愧難當。幸而陛下沒計較,不然我也沒臉見人。”

        朱瞻基苦笑道:“我也錯了,我錯估了父皇的心胸,自以為被擠壓,至為可笑。”

        明朝的皇帝和太子之間很少聽說有什么互相猜忌,朱元璋對朱標堪稱是好老爹。而朱棣對朱高熾只是看不上眼,猜忌還談不上,朱高熾也不值得朱棣猜忌。

        到了朱瞻基時,這個關系一下就復雜了,但方醒此時再重新捋捋,得出了一個結論。

        “咱們認為陛下是那些文臣的代言人,所以天然就會帶著警惕不安,可現在想來真是可笑。”

    &nb-->>

    ,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sp;   方醒苦笑道:“陛下是帝王,包括漢武帝在內,所謂的獨尊儒學,不過是雙方的合作罷了,可當儒家強勢時,除去前宋的帝王,誰會甘心?”

        朱瞻基眉間全是振奮,起身道:“父皇既然覺得動作不夠大,那就再折騰一下。”

        方醒玩味的道:“你說說,陛下是不是通過孫祥,想把這話傳到你這里?”

        朱瞻基只顧著感慨和振奮了,聞言和方醒相對一視,笑道:“看來我的手段還是不入流啊!”

        “我也好不到哪去!”

        方醒覺得朱高熾這人的城府太深了,一個小動作就能把他和朱瞻基弄的迷迷糊糊的。

        那么孫祥呢?

        方醒想起了那個總是慈眉善目的東廠大太監,只覺得自己以往看人的眼光有大問題,太片面了。

        “兩件事!”

        朱瞻基朗聲道:“清理投獻和寶船不能輕動,那樣會給父皇極大的壓力,而且容易引發動亂,在軍隊沒有牢牢掌控在手中之前,不管是父皇還是我,都不敢輕動。那么咱們好好的想想,拿什么來開刀!”

        朱瞻基皺眉想了想,說道:“其實南方唯一可慮的就是仕宦的勢力強大,他們從鄉間到城中,宛如跗骨之蛆,動之則痛徹心扉,且不易拔除。而不動……”

        “利益結合體罷了!”

        方醒說了個新名詞,然后不屑的道:“他們代表著落后的生產力,只不過他們還不知道科學會給大明帶來什么。他們接受不接受,科學都已經散播到了大明各處,等那些種子生根發芽之后,那就是歷史的車輪滾滾,不接受的就準備接受碾壓吧!”

        朱瞻基眼睛發亮,躊躇滿志的道:“那就從下面開始,讓都查院和吏部派人下去,各處都要查,主要清查各地的小吏,害群之馬都清理出來……”

        這是陣雨式的的動作,方醒對此并不感興趣,不過也不反對。

        金陵六部大多清閑,找點事情給他們做做也好。

        而且朱瞻基的這個舉動就是對朱高熾的回應。

        你不是說的動作太小嗎?你不是說我太軟嗎?

        那我清理小吏,給自己造勢,在民間豎立威望,這個動作夠不夠大?

        于是朱瞻基召喚了六部尚書和都查院來開會。

        “……下去之后要讓地方配合,要走訪民間,聽取民間疾苦,然后收集那些小吏的劣跡……”

        朱瞻基負手站在上面,眉間冷肅,“百姓沒有機會見到那些高官,他們面對的是小吏。要下狠手整治一批小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墻走,老婦出門看……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

        聽到朱瞻基吟誦這首詩,眾人凜然。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朱瞻基沉聲道:“小吏如狼似虎,從太祖高皇帝就恨之入骨,剝皮實草都在所不惜,然人心不足,總有僥幸,所以本宮要告訴你等,大明的根基在小吏,小吏清,則大明安,明白嗎?”

        這是朱瞻基的政治主張,眾人凜然應聲。

        督查院的鮑華拱手問道:“殿下,若是地方官包庇或是消極怎么辦?”

        朱瞻基掃了他一眼,說道:“那就是瀆職!或是同流合污,有情弊!”

        這殺氣騰騰的話一出來,鮑華心中有些后悔了。

        他本是想為都查院的工作找個緩沖,免得被朱瞻基呵斥為辦事不力,可沒想到朱瞻基的煞氣那么重,這是要連帶啊!

        吏部尚書魏智看到鮑華失分,急忙說道:“殿下,南邊的官吏多有親故,不過吏部隨時能清查出來。”

        朱瞻基面色稍霽,說道:“這才是做事的態度,怕苦怕難,那還做什么官?回家坐吃等死豈不是更安穩?”

        這話讓方醒想到了朱棣!

        而大家都是如此,所以心中震動的同時,馬上表態要全力以赴,只差點說要解民倒懸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