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太監的節操和豬隊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太監的節操和豬隊友字體大小: A+
     
        大清早,梁中就已經在監督人清掃乾清宮。

        天氣熱,那些宮女太監都沒敢偷懶,想趁著早上涼快干活。

        梁中就站在邊上看著,等黃儼出現時,他面色冷冷的,喝道:“抓緊,陛下稍晚就來了。”

        黃儼微笑著走過來,站在梁中的身邊說道:“聽說你昨晚被呵斥了?不是咱家說你,在陛下的身邊就該謹小慎微,千萬別替陛下做主,那是尋死之道。”

        梁中冷笑道:“你的耳朵倒是靈便,只是卻在斷章取義。”

        兩人默然,那些人很快打掃完大殿,然后告退。

        空蕩蕩的大殿內就只有兩人。

        “你想要什么?”

        梁中突然打破了寂靜。

        黃儼嗤笑一聲,然后說道:“咱們都是少了根的人,有人喜歡錢財,有人喜歡權勢,你梁中難道不喜歡?還有,陛下在吃早膳,你別想坑咱家。”

        梁中不屑的道:“你只是過氣的太監,沒氣節的敗類。看看大太監,先帝一去,他馬上就跟著去了,陛下隨后就厚待了他的親人,這才是咱們的目標。而你呢?滿心的權利和錢財,告訴你,你的好日子不長了!”

        火藥味漸漸的濃郁起來,黃儼陰測測的道:“可你和太子交好……梁中,你想左右逢源?還是風吹墻頭草!”

        梁中一直在屈指計算時間,估摸著皇帝快來了,他喝道:“陛下馬上到,都站好了!”

        宮中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剛才兩位大佬在談話,所有人都消失了,可等梁中一發話,就像是變魔術般的,那些應該聽不到梁中說話的太監們都進來了。

        黃儼瞟了一眼梁中,低聲道:“咱家在宮中多年,見過太多得意的人,可當他們得意洋洋時,朋友就少了,然后……就完蛋了。”

        梁中的眉頭微皺,有些意外黃儼的服軟。

        可大太監的一生瞬間在他的腦海中閃過,哪怕是死,可大太監卻得到了敬重,遺澤親人。

        所以他淡淡的道:“什么朋友?忠心于陛下,就無需擔憂。”

        黃儼點點頭,微笑著出了大殿。

        最近朱高熾對他有些冷淡,所以宮中不少人都跟著看低他,閑言碎語是少不了的。

        大多數人都認為他應當學大太監,跟著先帝一起去,那樣還不失體面。

        站在臺階上,看著那幾個學士拾階而上,黃儼的眼中多了些陰霾。

        他在文官的心中就是個該殺的宦官,不管是以前在朝鮮跋扈貪婪引發的負面事件,還是一路支持朱高燧,這些都是文官們心中的刺。

        心中有刺,當然是要拔而后快!

        楊榮就當沒看到黃儼,目不斜視的進了大殿,身后的眾人都是如此。

        黃儼面無表情的站著,等人都進去后,他站了許久。

        ……

        “金陵急報發現海匪,太子已經令興和伯帶水師出擊清剿。”

        今日的政事很快就處理的七七八八了,朱高熾拿起一份奏章說道:“有海匪,讓朕想起了當年的倭寇。那時候的倭寇從蒙元就開始襲擾海疆,及至大明立國,百廢俱興,無暇分心,所以太祖高皇帝就遷移了海島上的百姓,可倭寇依然越演越烈,可見一味地躲避毫無用處。”

        這是要為寶船重新出海造勢嗎?

        朱高熾的神色微怒,金幼孜看了一眼,說道:“陛下,倭國已經不復存在,那些海匪也只是癬疥之患罷了。大明如今邊患全無,陛下登基以來多番仁政,天下百姓無不歡欣鼓舞……”

        一連串的馬屁從金幼孜的嘴里噴薄而出,讓人詫異。

        楊榮皺眉,正準備打斷金幼孜的話,朱高熾卻已經怒了,他揮舞著奏章說道:“有人走私海外!”

        金幼孜愕然,也怒了。

        是誰?

        朱高熾對寶船出海的心態變化大家都感覺的到,但君王之言可不能輕易收回,所以大家就等著寶船腐爛,那些船員全都改行,從此朝中再也不聞出海之事。

        可居然有人走私海外,這就是豬隊友啊!

        “陛下,肯定是豪商!”

        金幼孜斬釘截鐵的說道:“豪商多貪婪,不是他們是誰?”

        楊榮沉聲道:“朝堂中豈能臆測行事,金大人三思!”

        這話打臉,意指金幼孜不穩重。

        朱高熾看了楊榮一眼,微微點頭,然后說道:“此人名叫慕簡,在寧波府有道德君子之稱,威望甚高……”

        呃!

        金幼孜只覺得臉有些熱,他瞥了楊榮一眼,心中微怒。

        朱高熾冷冷的道:“這還不算是什么,此人是如何走私海外的,諸卿可能想到嗎?”

        沒人答話,朱高熾的肥臉顫動一下,怒不可遏的道:“他在幾年前扣住了一個海匪的母親,那海匪孝順,于是只能為他召集了人手重新出海!”

        這個……

        道德淪喪啊!

        斯文敗類!

        楊榮說道:“陛下,此人當誅!”

        朱高熾微微喘息著,剛才的怒氣讓他的心跳有些加快。

        緩了緩之后,他說道:“那海匪心存大義,把消息暗中透給了太子,結果那慕簡居然想滅口,此等人……此等人……”

        楊榮看到朱高熾的面色漲紅,喘息不已,急忙說道:“陛下息怒,千萬別動氣!”

        梁中已經送上了藥茶,朱高熾接過后,手一直在抖,差點打翻了小碗。

        喝完茶,朱高熾的氣息平穩了些,說道:“那慕簡大概是知道自己不會有好現場,自盡了。諸卿說說,此輩平日以道德君子為表,內里卻是齷齪不堪,為何?”

        這還是敲打,而且有些刻薄!

        沒人說話,楊榮只得出來說道:“陛下,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此輩平日以君子示人,可難免有露出破綻的一天,臣以為當把此案公之于眾,告誡此輩,小心臉皮被扒!”

        朱高熾緩緩的道:“太子為他的家人求情,說是那慕簡連妻兒都騙,你等以為如何?”

        楊榮的眼睛一亮,心中歡喜的同時,卻沒有贊同這個意見。

        “陛下,律法無情!”

        楊溥心中微動,忍住了準備說的話。

        而黃淮卻說道:“陛下,當大肆宣揚一番,然后輕處。”

        楊士奇搖頭道:“律法就是律法,慕簡所為罪大惡極,若是放縱,以后怎么辦?今日你求情,明日他求情,為難的是陛下!”

        黃淮想了想,最后拱手請罪。

        這便是朱棣給朱高熾留下的班底,被他收拾過的班底。

        這些人不管有什么缺點,可卻不乏操守。

        ……

        黃儼默默的行走在宮中,身后的兩個小太監大氣都不敢出——前幾日有個小太監就是多一句嘴,結果第二天就消失了。

        一路緩行,太陽曬的人焦躁。

        當看到東宮后,黃儼馬上轉身。

        朱瞻基對他是深惡痛絕,這一點黃儼早就知道了。

        其實從他一路支持著朱高燧開始,他和朱高熾父子之間就再無緩和的余地。

        所以他在柳溥來稟告朱棣駕崩的消息后,果斷的用一個秘密換取了自己的一條生路。

        朱高熾看似很寬厚的把他留在了身邊,可黃儼知道,這是在盯著他,哪天朱高熾心中一動,他黃儼就會變成亂墳崗上被野狗撕扯的尸骸。

        就算是朱高熾不動他,可等朱瞻基上臺后,那后果他用膝蓋都能想得到。

        所以宮中的人漸漸的開始遠離了他,就是明白了這些道理。

        黃儼的腳步驟然加快,轉過一個彎,他看到了張淑慧……還有莫愁。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