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精神潔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精神潔癖字體大小: A+
     

    言情中文網,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朱瞻基和方醒都去看了權謹,看到他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朱瞻基出來就怒了。

    “今日權大人去了哪?”

    “殿下,今日權大人去了城中的士紳徐烈家。”

    朱瞻基冷冷的道:“權大人胸懷廣闊,能被氣成這樣……來人。”

    “殿下!”

    肖顧偉應道。

    “去查!”

    朱瞻基的憤怒幾乎要噴薄而出。

    權謹是他的人,而權謹多次出門也是在為了他奔波。

    金陵城中的權貴、官員、有名望的士紳……這些他都一一去拜訪,和對方懇談,談太子的難處,談大明的難處……

    這樣的奔波作用不小。權謹的名氣很大,在他上門后,不少人都紛紛在轉變著南方主流輿論對朱瞻基的看法。

    如此一位老人在為自己奔波!

    所以朱瞻基的憤怒才會來的那么暴烈!

    黑刺的人很輕松的就找到了那個仆役,三兩下就問到了想要的東西。

    等朱瞻基得知后,也是一時無語。

    “人前說人話,背后說鬼話,這個是常態啊!”

    朱瞻基無奈的道,那些書生在背后袒露心聲,這個只可列入道德范疇,卻不能入刑。

    可老大人的模樣分明就是三觀崩塌了,生無可戀。

    朱瞻基犯愁了,他不能以此去動那些書生,更不能以此去動徐烈一家,那是昏聵和小心眼,一旦爆出去的話,大明皇太子的名聲將會臭不可聞。

    于是朱瞻基就習慣性的向方醒求助,眼神求助。

    方醒干咳一聲道:“找找嘛,總能找到些值得動手的理由。”

    “德華兄,你在高興?”

    朱瞻基覺得方醒太缺乏同情心了,正準備說說權謹這人的德高望重和赤子之心,方醒說道:“我確實是高興啊!”

    “暫時不能對投獻動手,這心里不舒服,郁悶。”

    方醒說道:“能動一家是一家。”

    這便是睚眥必報,哪怕現在暫時停手,卻不代表方醒會變老實。

    朱瞻基也郁悶的道:“牽一發而動全身,那些人太多,我也郁悶!”

    方醒點點頭,然后進了權謹的房間,坐在床邊趕走了其他人。

    權謹依舊是到死不活的模樣。

    “權大人,您這是心灰意冷了?”

    權謹依舊沒反應,方醒說道:“您是赤子之心,對人抱著美好的期望,那些人前期的表現讓你您期望頗高,還愿意教導他們做文章,可等一朝發現那些人都戴著面具后,您這心里就受不住了……”

    權謹的眼珠子動了一下,發出一聲微不可查的嘆息。

    可方醒卻聽到了,他說道:“我以前號稱神童,朋友多,親戚多,可等家父卷入案子后,除去一家之外,都變成了路人……等我大病一場之后,那更是門前積塵……”

    “等我的病好了之后,冷清啊權大人。”

    方醒想起自己初到大明時的境遇,不禁笑道:“那時候就一個朋友還記得我,還有一個不離不棄的未婚妻,以及幾個忠仆,除此之外,在這個世間,我再無可掛心的。”

    權謹的呼吸慢慢的緩了下去。

    “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鬧市無人問。”

    方醒說道:“古往今來,以后都會是這樣,這也是人的秉性,永不會變,所以您為何要生氣呢?”

    “您是德高望重,他們想利用您,這便是富在深山,只不過您的富卻不是錢財,而是道德的名聲,利用一次即可,所以后來他們就不耐煩了,這是小人!”

    方醒看到權謹的面色不大好,他怕把老先生氣死,趕緊轉口道:“這樣的小人很多,多不勝數,在沒有利益糾纏時,他們會是翩翩君子……表里如一的君子,像您這樣的人何其難得!您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變成您這樣的君子吧?那我想這會比飛天還困難!”

    權謹閉上眼睛,一滴老淚從眼角滑落。

    方醒嘆息道:“您該看開些,不說多,就說那個黃林,還有那個慕簡,名聲不錯吧?可一查之后,內里腌臜不堪。”

    方醒算是看出來了,老先生有精神潔癖,所以不樂意做高官,不樂意去和人勾心斗角。

    “您慢慢的想想。”

    方醒起身出去,在房門掩上的時候,權謹的雙手緊緊的抓著床單,一直抓著。

    “如何?”

    朱瞻基不好去勸,只能是叫了御醫候命。

    方醒無奈的道:“權大人有些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有些被打擊到了,此事且等他慢慢的想明白過來才行。”

    朱瞻基指指房門,御醫點頭。

    ……

    王賀在金陵有些呆煩了,可沒有旨意,他也只能繼續呆著。

    前幾日方醒讓他回家去看看自己的兄侄,回來后王賀就念叨著又被騙去了不少錢鈔,直至現在。

    金陵的第一鮮依舊獨占飲食界的鰲頭,王賀的對面坐著方醒,兩人在吃早飯。

    第一鮮是不提供早飯的,所以此刻很是安靜。

    “…...不但家里要錢,那些鄉鄰也在起哄,這家拉著孩子出來叫叔,那家叫哥,哎!最后去了不少錢鈔,想起來就心疼啊!”

    方醒在吃鍋貼,不時喝一口清粥,感覺這個搭配再好不過了。

    “你這是衣錦還鄉,是得意了吧?”

    方醒咬了一口鍋貼,然后被燙的嘶嘶作聲。

    王賀隱住得意道:“哪里哪里,咱家的大哥說了,小兒子以后會過繼給咱家,等以后咱家在北平站住腳了,就把那孩子接過去,到時候也有人養老送終咯。”

    方醒淡淡的道:“我說過不會不管你的,不過你高興就好。”

    王賀飛快的低頭,再抬頭時眼睛有些紅,就開始吃早飯。

    而此時的徐家也在吃早飯,家主徐烈默不作聲的吃完后,用手絹擦擦嘴問徐當:“權大人前日為何沒吃飯就走了?”

    徐當還在想著晚些時候大家要出去游玩,就隨口道:“父親,權大人說是有事要辦,就先走了。”

    徐烈哦了一聲,說道:“他不來也好!”

    在不少人的眼中,權謹就是個吉祥物,皇帝安排在太子身邊襯托的吉祥物,可有可無,作用不大。

    大戶人家,家長放下筷子,兒孫輩也得同步,否則就是不敬。

    徐當放下筷子說道:“父親,那些人都對他不耐煩了。”

    徐烈搖頭失笑道:“不過是兩三次罷了,你們啊!不過算了,權謹也就是個擺設,等過幾年就得回鄉了。不過你要好生讀書,等下一科去試試,若是中了,為父這邊就給你些產業,也好宦途助力。”

    徐當趕緊應道:“父親,孩兒還早著呢,以后的事以后再說吧。”

    徐烈點點頭,滿意的道:“穩得住就好,不過你也大了,不好再蹉跎下去,這樣,等為父尋個機會去請見興和伯,若是能成,你以后也未嘗不能把他的位置給換了,成為太子身邊的紅人。”

    徐當喜道:“父親,就像是陛下身邊的文方和張茂二位先生嗎?”

    文方和張茂由一介白衣,最后搖身一變,居然變成了天子身邊的人,這個際遇在南方引發了許多艷羨和嫉妒,徐當就是其中之一。

    徐烈皺眉道:“你要好生的讀書,考中了進士才是正理,不要學文方和張茂,一事無成,最后靠著花錢養望混成了幸臣,幸臣,懂嗎?”

    徐當起身受教。

    所謂的幸臣,其實離佞臣也不遠了,絕非是一個褒義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