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誰的‘暴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誰的‘暴政’字體大小: A+
     

    言情中文網,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朱瞻墉覺得自己是一個很純粹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對大明毫無用處,只能坐吃等死的人!

    所以他最近喜歡上了研究美食,一有空就去書院的廚房幫廚,甚至還上手炒了幾個菜,可惜味道太差,被趕了出去。

    書院從不會因為你的身份而格外的青眼,這一點可以看看處于半上學狀態的土豆和平安。

    土豆很有大哥的風范,在書院里總是罩著平安,這一點讓朱瞻墉覺得有些扎心。

    朱瞻基遠在金陵,而且對他這個弟弟也不大感冒,總是覺得他當年犯的錯太過了。

    郡王也不錯吧!

    再次被廚房趕出來的朱瞻墉自我安慰道,然后就看到了土豆和平安。

    土豆很負責任的在分發食物,而對象就是平安和岳保國。

    而岳保國比他們都大,只是嘴饞,加上要保護山長的兩位公子在書院中的安全,所以平時三人大多是廝混在一起。

    朱瞻墉懶洋洋的走過去,看到土豆在分的居然是蛋糕,就干咳道:“見者有份。”

    蛋糕他以前吃過,還是方醒送進宮中的,那味道確實是不錯。

    土豆和平安還小,上學不求進度,所以張淑慧吩咐廚房每天準備些小點心,一方面是結交同窗,一方面是他們長身體,需要在午飯前補充些食物。

    土豆看了他一眼,皺眉道:“你去廚房偷吃了,不給!”

    朱瞻墉沒好氣的道:“本想進去學學廚藝,被趕出來了。”

    土豆鄙夷的看著他說道:“你就是想去偷吃,給!”

    一個小山楂糕就遞了過來,朱瞻墉苦著臉道:“這東西越吃越餓。”

    平安歪著頭說道:“郡王,可是你早飯吃了兩碗面條,和岳保國吃的一樣多。”

    岳保國挺起胸膛,把嘴里的蛋糕咽下去,梗了一下后說道:“可是我練武,我每天都練武,山長說了,練武之人要多吃,不然身體會虛。”

    這言下之意就是說朱瞻墉不練武也吃那么多,純屬是飯桶。

    朱瞻墉吃完了山楂糕,右手握拳,感受著掌心那破掉的水泡帶來的刺痛,笑道:“去年我長了不少,按照書院的說法,我這才是長身體。”

    平安瞟了他一眼,然后低聲對土豆說道:“大哥,他騙人。”

    土豆點點頭,不滿的對朱瞻墉說道:“君子坦蕩蕩。”

    朱瞻墉挑眉道:“小人長戚戚。”

    土豆不喜歡朱瞻墉,他皺眉說道:“我們走。”

    看著三人往教室那邊去了,朱瞻墉微微一笑,卻沒跟著去。

    他已經不需要每節課都需要去聽的程度,解縉也默許了他自己選擇課程。

    解縉就在自己辦公室的門外看著朱瞻墉往宿舍去,皺眉道:“瞻墉郡王不回宮是個麻煩,若不是德華反對,老夫定然要把他趕出去。”

    朱瞻墉的懶散讓解縉覺得開了個壞頭,會讓那些學生有樣學樣。

    呂長波拿著教案準備去教室,聞言就出來說道:“解先生,瞻墉郡王現在是哪都去不得,只能在書院呆著,不過他現在很自覺,知道不能影響其他學生的功課,所以還是忍了吧。”

    解縉冷哼一聲,然后回了辦公室。

    ……

    書院的學生大多是兩人一間宿舍,只有朱瞻墉是獨間,而且面積不小。

    一張床,一個小書柜,一套桌椅,這就是房間里的布置。

    朱瞻墉進了宿舍后,就把座椅推到了邊上,然后從書柜的后面拿出一把長刀。

    揮刀!揮刀!揮刀!

    慢慢的,房間里多了喘息,長刀也越發的無力了。

    最終朱瞻墉放下刀時,手心的水泡傷疤已經見血。

    “嘶!”

    朱瞻墉找來了藥粉覆蓋,然后把長刀收回書柜后面,這才休息。

    等喘息停止后,他喝了一口冷茶,然后開始看書。

    窗外的陽光漸漸的給室內升溫,可朱瞻墉卻忘我的看著手中的書,不時還寫寫算算。

    書院的日子總是這般的靜謐和……無邪……

    ……

    在黃林被抓捕后,金陵各方都在關注著戶部下一步的動作。

    可戶部卻沒有動作,仿佛這次清查投獻只是為了抓黃林而已。

    于是目光再次轉向了那個大宅子。

    大宅子里,方醒扶著莫愁在散步,要弟落在后面嗑瓜子。

    西瓜子曬干炒熟,那味道是相當的贊。

    陽光漸漸的大了,方醒扶著莫愁往回走,突然問道:“你覺得土地對一戶人家來說是什么?”

    莫愁訝然的看了他一眼,抿嘴笑道:“老爺,是命根子呢!”

    方醒點頭道:“是啊!命根子,可以傳子傳孫的命根子。”

    那三個動手的農戶已經被抓到了,是想尋船帶自己去尋找海島避難時被抓的。

    據說他們被抓時還頗為鎮定,只是等被送進了刑部大牢之后就變色了,哭嚎著喊冤。

    ……

    “貿然動手不可取,那會大亂!”

    自從方醒的藥神效之后,權謹對他的態度就好了些,所以在外間傳聞紛紛時,就來找到了方醒。

    方醒看著茶幾出神,聞言抬頭道:“權大人,是不好動,不能妄動,否則南方一亂,北方也會跟著亂。”

    權謹欣慰的道:“你們知道就好,那些人讀書就想做人上人,沒了田地怎么做人上人?這是在斷他們的命根子啊!”

    看到方醒面色沉凝,權謹勸道:“沒了田地,又不能經商,也就是沒錢沒人。沒錢窮,窘迫;沒人就得自己洗衣做飯,自己灑掃,不易啊!”

    方醒點頭,又微微搖頭道:“他們實際上就是下面的官吏,可國朝對于他們卻沒有約束,只有優待,這是用免稅免勞役來養了一群……既然不好動,要么就釜底抽薪!”

    權謹一怔,問道:“什么意思?”

    他隱隱約約的猜到了些,面色就有些不自然。

    方醒沒瞞他,說道:“我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取消讀書人差役,免賦稅的特權,然后向外移民,用大量賦稅低廉,甚至是長期免稅的土地把那些無地的農戶引走,這樣就能自然而然的讓投獻風潮消失。”

    權謹搖頭道:“可你卻疏忽了百姓不愿意遠離家鄉的問題,難道到時候還能強迫他們遷徙不成?那便是暴政啊!”

    可朱元璋和朱棣都曾經大批的移民……

    這便是‘暴政’之一!

    方醒垂眸道:“權大人,那就只能直接取消讀書人的優待,然后那些農戶可以報官要求歸還自家的土地。”

    “可那會引發無數的亂子!大亂子!”

    權謹的須發斑白,皺眉看著方醒說道,覺得他有些不成熟。他擔心方醒氣盛,就緩和了語氣說道:“從前宋開始,優待讀書人就是國策,及至本朝,太祖高皇帝也曾經讓地方官員照顧那些家境貧寒的讀書人,只是……后來就亂了,矯枉不能過正啊!”

    方醒笑了笑,說道:“權大人,此事歸根結底還是一個優待,若是去了,讀書人會鬧騰,可對?”

    權謹愕然,想了想,很誠懇的道:“是。”

    方醒無奈的道:“可這個優待若是不限制或是終止,那就是禍害。”

    說完他拱拱手就走了,權謹原地沉思著。

    “禍害?怎么禍害?”

    “人數!”

    方醒的聲音傳來,權謹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是了,等以后有功名的讀書人越來越多,兼并也會越演越烈,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