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物是人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物是人非字體大小: A+
     

    言情中文網,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從明天(29號)開始,到月底都是雙倍月票,請大家支持。謝謝。)

    ......

    沈陽在北平有家,可幾年沒人住,如今已經是有些破敗了。

    不過剛才朱高熾很是夸贊了他幾句,然后讓他歇息幾日,安置好后再去錦衣衛報到。

    當這些話傳出去后,孫祥剛準備請人來修理一下自己的小院,結果卻來了一百余大漢。

    “見過大人!”

    沈陽正在劈柴,他赤果著上身,肌肉遒勁,但身上的多處傷疤卻證明了他的功勛。

    “你們……”

    沈陽皺眉看著這些便衣大漢,手中的斧頭隨便掄了一下,這是遇險的反應。

    “大人,我等以后就是您的下屬了。”

    作為實職千戶,沈陽的分工雖然還沒公布,可前程必然是光明的。

    畢竟有興和伯在為他背書啊!

    沈陽問道:“我還未當值,你等來此作甚?”

    一個大漢出來拱手道:“大人,下官米泉,錦衣衛副千戶,賽大人令我等來大人這里幫襯幫襯。”

    作為被‘流放’的百戶官,而且還是朱棣親自趕出的京城,沈陽在塞外的日子并不好過,所以他早就習慣了獨狼般的生活。

    當他正準備拒絕時,米泉揮手道:“弟兄們,趕緊上手,把大人家中收拾干凈,還有,剛才叫的人呢?趕緊進來修補。”

    于是門外進來了十多個男子,他們手持工具,不等沈陽同意就開始對這個小院指指點點的。

    “瓦片都要換,房梁的木料應當是不錯,不然早就塌了,那些門板都變形了,全換……馬上去拿了木料來!還有瓦片!”

    等到下午晚飯前時,沈陽看著煥然一新的小院有些荒謬的感覺。

    “多少錢?”

    沈陽問了工頭。

    工頭看看米泉道:“大人您就別管了,此事自然有人操辦。”

    沈陽也看了米泉一眼,說道:“弟兄們都不容易,我在塞外好歹也掙了些賣命錢。”

    說著他就付了錢鈔,看到米泉有些不自在,就說道:“今日難得弟兄們來幫忙,這樣,叫人去采買些酒食來,我請客!”

    于是氣氛又重新活躍起來,等酒肉到后,大家都擠在院子里隨地坐著喝酒吃肉。

    “大人,咱們錦衣衛這幾年可是沒抬起過頭啊!”

    微醺之后,米泉就開始了發牢騷。

    不過沈陽卻不在意這個:“從紀綱之后,錦衣衛就沉寂了,而東廠卻趁機崛起,不過這是好事……畢竟鋒芒太露,那就是木秀于林,遲早還得要倒霉。”

    這話在提醒米泉,我沈陽不是棒槌。并同時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錦衣衛以后就不該一家獨大,這是取禍之道。

    米泉借著舉杯的機會看了沈陽一眼,只看到了沉寂。

    這人的心是死了嗎?

    看不到情緒的沈陽讓米泉把試探的心思拋下了,然后喝了個爛醉,算是交了投名狀。

    晚上,躺在新床上,沈陽呆呆的看著屋頂,油漆味充斥著他的鼻端,可他卻拒絕了暫時在外面住幾天的建議。

    “我的家在哪?”

    ……

    “沈陽回來了!”

    孫祥已經能下床了,只是走路有些吃力。

    安綸稟告道:“他昨日回來先在城里吃了一碗糊涂面,還和那些干苦力活的一樣喝了一碗烈酒,就去了錦衣衛,隨即就進宮謝恩。”

    “錦衣衛副千戶米泉帶人去幫他修了院子,然后他請了人在家喝酒。公公,這人看著不著急啊!弄不好是咱們的一個勁敵。”

    安綸扶著孫祥嘮叨著。

    孫祥微笑道:“錦衣衛沉寂許久,上次借著興和伯的東風動了動,可賽哈智畢竟深諳自保之道,再也不肯出頭,所以沈陽的歸來……咱家記得是興和伯舉薦的吧?”

    安綸點頭道:“公公好記性,正是興和伯舉薦的,不然他這輩子估摸著就得在塞外打混了。”

    孫祥沿著院子轉悠,話也慢悠悠:“那沈陽曾經帶人去了哈烈的京城刺探,可見膽略。他剛回來,正是煞氣未消的時候,讓下面的人暫時別去挑釁他,不然陛下正記著他的好,到時候碰一頭灰。”

    安綸應了,卻有些不服氣。

    孫祥撥動著佛珠,笑道:“你別倔,那沈陽可是興和伯舉薦的,你若是去挑釁他,小事則罷,大事你就趕緊逃吧,免得以后被派去守陵。”

    安綸一臉的茫然,孫祥心中微微嘆息,“殿下……”

    “哦,公公,是了,殿下到時候會收拾人,奴婢知道了。”

    孫祥掙脫他的攙扶,獨自艱難的前行。安綸心中惶恐,急忙就跟了上去。

    太陽照在孫祥的身上,他突然覺得有些冷。

    “陛下同意調沈陽回來,這便是要讓錦衣衛也動動啊!”

    ……

    “錦衣衛不能死水一潭!”

    坐在皇帝的位置上后,朱高熾明白了許多東西,原先對錦衣衛的厭惡漸漸消散。

    葉落雪站的標槍般的筆直,說道:“陛下,那沈陽看不出底細。”

    朱高熾揚揚手中的一張紙說道:“他本是有為,卻一步走錯。后來他退了親事,然后去了塞外……悍不畏死!這樣的人,多半是把自己看成了大半個死人。”

    葉落雪點頭道:“是,這樣的人漠視生死,卻能忠心。如紀綱之輩卻是在鉆營。”

    朱高熾想起了以前的紀綱,不禁說道:“人心叵測,莫過于此。錦衣衛和東廠之間……要分清些才好,莫要一團和氣。”

    葉落雪心中一凜,急忙說道:“是,陛下。不過孫祥和賽哈智都是聰明人,自然知道忌諱。”

    朱高熾點點頭,隨后陷入了政事中,葉落雪悄然退了出去。

    出了暖閣,葉落雪問了跟上來的人,“注意盯著沈陽,還有,他今日在干什么?”

    “大人,沈陽剛出門……”

    …….

    沈陽在京城中轉悠著,身上穿著一件青色衣裳,全新的。

    他走路時刻意避開了行人車馬,就算是碰到了,也會用手擋住,所以一直轉進一個巷子里時,那衣裳沒有被人碰到過。

    這條巷子里住的大多數是商人。

    隨著大明對商賈政策的漸漸放松,商人們也開始慢慢的敢于享受了。

    青磚簇新,粘合劑一看就是用糯米加料做的,成本不低。

    沈陽到了一家宅院的后門處,輕輕一跳,雙手就趴住了墻頭。他探頭看了一眼里面,然后就翻了進去。

    不過是十息的功夫,巷子里又來了個男子。他一直走通了巷子也沒看到沈陽,不禁納悶了,旋即就再次回頭查找。

    ……

    燕回不算是漂亮,甚至是顯得有些沉寂。

    自從退婚后,家里擔心她以后年紀大了難嫁人,就匆忙把她嫁給了商人錢亮。

    可錢亮卻對她‘二婚’的名頭非常厭惡,若不是燕回家里有些關系,怕是早已被趕出門了,不過譏諷喝罵卻是少不了的。

    她坐在院子里曬著太陽,手中的針線卻沒停。

    這是一件青衫,針腳細密。做了一會兒,她起身把青衫展開,一看就是個身材高挑的男子穿的。

    陽光照在她的身上,恍如鍍上了一層光暈。

    看著青衫,她瞇眼發呆,像是在想著什么。

    “嘭!”

    院門被踢開,打破了寂靜。

    一個身材肥碩的男子走進來,看到燕回在做衣裳,就厭惡的道:“你父親穿不了那么多!”

    燕回福身道:“夫君回來了,妾身用的是陪嫁的布料。”

    “呸!”

    男子沖著她呸了一口,然后說道:“你那姘頭多半是死在塞外了,你別裝賢淑,老子看了惡心!”

    說著男子就進了屋里,一陣翻箱倒柜的聲音后,他帶著一個包袱出來,在經過燕回身邊時說道:“那些女人不用你管,少插手!”

    燕回平靜的道:“妾身并未管她們。”

    “你還敢頂嘴?!”

    男子揚手,燕回坦然的沒有躲避。

    可最終巴掌卻沒有落下來,男子退后兩步,不屑的道:“若不是你父親有些交情在外面,老子哪會娶了你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進家,晦氣!”

    男子急匆匆的走了,燕回繼續看著自己做的青衫,還用尺子量了量,然后滿意的笑了。

    沈陽看到了那個熟悉的笑容,他從墻頭上滑下去,然后原路出了錢亮家。

    巷子里,沈陽在懷里摸了一下,摸出了兩塊紗巾。他看了看,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收進了懷里。

    這紗巾就是當時方醒發給那些軍士的,后來看到軍士們舍不得用,就每人多發了一塊。作為打探消息的主力,沈陽和麾下的錦衣衛也有份。

    沈陽在錢亮家的圍墻外面呆呆的站著,眼神百變,隱隱有厲色閃過。

    “錢亮,你最好祈禱自己沒動過手,否則老子讓你生死兩難!”

    這一刻沈陽的眼中閃爍著類似于獨狼的利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