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離去前的動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離去前的動手字體大小: A+
     

    言情中文網,最快更新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那些使者已經離心了。”

    朱高熾要方醒說說那些藩屬國使者的情況,這讓百官的心中涌起了不祥之意。

    今天武勛也來了,這同樣是一個信號。

    方醒從容的道:“當大明發出不再出海的信號時,那些藩屬國實際上就已經不再是大明的藩屬國了,這話可有人不理解的嗎?”

    無人不理解!

    “兵戈不到,威懾不到,沒有人愿意奉一個閉關鎖國的大明為宗主國,誰都不肯,誰肯誰就是傻子!”

    朱高熾摩挲著鎮紙,想起自己當時暫停寶船,令鄭和遣散船員的決定,不禁覺得恍如昨日。

    君王從來都不是太子這個職位能體驗到壓力的地方,所以三把火不好燒,很容易會燒錯地方。

    可君王不能在有些地方認錯,認錯會降低自己的威信。

    “如果海外沒有利益存在,那么大明停了寶船,我認為是適宜的……”

    方醒必須要給朱高熾找臺階下,否則一旦開了批判君王的頭,在目前的情況下,對大明的局勢沒有絲毫好處。

    “可那邊的資源豐富,不說金銀銅礦,就說大米,咱們只需要雇請當地的土人種地,每年海船去拉一次,大明將永不會再受到饑餓的威脅。”

    “特別是暹羅。”

    方醒強調道:“那里可供種植大米的地方不少,而且地處要沖……”

    暹羅在以后會成為橡膠大國,可見上天對他們的寵愛。

    “還有舊港,那里一旦丟失……”

    方醒看了一眼文臣,說道:“幾百年后的史書上,誰反對出海,誰將會成為后人恥笑的鼠目寸光者。”

    說完方醒躬身道:“陛下,臣失禮了。”

    你們怎么玩我沒興趣知道,我還在看著大明的未來。

    而大明的未來此刻還在金陵,等大明的皇位再次更易后,歷史的車輪將開始轉動,擋在前方的人將會粉身碎骨。

    朱高熾微微點頭道:“此事朕也曾誤判,若不是那些使者一路泄露了心思,朕也不會知道這些藩屬國的……”

    “陛下,此事當緩……”

    “……”

    方醒沒注意聽這些話,他神游物外的在想著中午該吃什么……

    “興和伯,走了。”

    方醒一怔,看到是金忠,就笑道:“完事了?”

    金忠訝然道:“你倒是改性子了啊!”

    以往這種時候哪里少得了方醒的攪合,可今天他卻一言不發,實在是奇怪。

    方醒看看那些探究的眼神,笑道:“我說了可有用?還不是得扯皮。話說這扯皮可是一大絕活,今日扯,明日扯,一直把人扯累了,不愿意扯了,這才算完。”

    金忠楞了一下,然后大笑起來。

    目光轉動間,方醒微微點頭,然后出了大殿。

    ……

    “德華兄,你這招太厲害了,如今袁彌坐穩了位置,已經派人來讓我回去。”

    陳瀟是來感謝的,順便送了一件小衣裳。

    “這是小冉做的,隨手就給你家無憂做了一件,等夏天穿著再涼快不過了。”

    陳瀟提及郭瑾依然是憤怒不已,但他卻沒氣餒,表示回去再照著前面的經驗進行栽種培育。

    臨走前他問了方醒:“德華兄,他們說你是在釣魚?”

    方醒愕然,然后失笑道:“沒有的事,不過是想讓他們絕望一番罷了。”

    ……

    在某些事情上,朱高熾是一個小氣的君王,他會記仇,一直記著。

    而方醒也記仇,比朱高熾記仇多了。

    所以兩人在這幾次事情中都感到了些默契和惺惺相惜。

    而方醒知道自己在北平呆不了多久了,所以格外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光。

    可就在無憂每天早上起床都必要要看到他才不哭的時候,朱高熾派人傳話,他要出發了。

    ……

    “殿下在金陵……不是長久之計。”

    楊榮來了方家,卻不是送行。

    “我知道,可形勢如此,奈何?”

    方醒皺眉道:“陛下在慢慢的和你們磨合著,而殿下若是也在北平,就會平添不少麻煩。”

    “是這樣。”

    楊榮想起了朱高熾登基后那些舉措,以及那些矛盾,就有些內疚的道:“磨合這個詞不錯,確實如此。不過此番過后,大的動蕩應當是沒有了,等一切穩定之后,殿下回來也無妨。”

    “陛下就是這個意思。”

    朱高熾的意思方醒已經揣摩到了,父子倆一南一北,把局面穩定下來,然后再進入套路模式。

    ——君臣父子,皇帝太子,大家慢慢的熬吧。

    楊榮點頭道:“陛下很穩,行事穩,這是大明的福氣。”

    “可你們還在拖著寶船下海之事不放,楊大人,我說過了,誰阻攔此事,幾百年后就準備被后人罵做腐儒吧!”

    方醒端起茶杯,不想再和楊榮糾結于這個問題,他更想多陪陪妻兒。

    楊榮苦笑道:“此事阻力頗大,上次不是說有人私自出海嗎?抓住他!”

    方醒訝然看著他,“楊大人這是背叛啊!”

    楊榮拱拱手,然后告辭了。

    方醒把他送到門外,目送著他遠去,然后笑道:“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

    和家人告別,使勁的親了親無憂,方醒帶著家丁們進城,他將去陛辭。

    大殿內,朱高熾吩咐道:“在南邊少惹事,有事急報京城。”

    方醒唯唯諾諾的應了,不過大家都知道,這廝肯定不會安生的。

    陛辭之后,方醒出了宮,然后來到了左軍都督府。

    左軍都督府守門的自然認識他,以為他是來找人的。正準備請他進來時,卻看到方醒的神色不對。

    方醒沒有下馬,他問道:“黃平在不在?”

    守門的一聽居然是問經歷司的黃平,以為方醒是找他辦事,就說道:“伯爺稍待,小的去把他請出來。”

    方醒下馬,說道:“不連累你了,本伯自己進去。”

    守門的面色微變,覺得這話不祥,卻不敢阻攔,更不敢去報信。

    左軍都督府是薛祿做主,當方醒一路進去后,早有人去報與他得知,就迎了出來。

    “興和伯……”

    薛祿抱拳相迎,方醒卻沒還禮,只是問道:“陽武侯,那黃平可在?”

    薛祿的笑容微滯,問道:“他可是得罪了你?是為何事?若是不大,薛某就代他謝罪了!”

    這個姿態非常的出色:我的手下我兜著!

    這就是護短,武人的通病!

    方醒目光轉動看了一圈,說道:“陽武侯,你兜不住。還請讓他過來一趟,方某問幾句話即可。”

    薛祿眼神一緊,知道那黃平怕是把方醒得罪深了,就說道:“那就去薛某的地方說話吧。”

    隨即薛祿吩咐人去叫黃平,他帶著方醒到了會客廳。

    兩人坐下后,薛祿再次問了方醒,可方醒依然不肯說。

    氣氛有些尷尬了!

    沒等多久,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走了進來。

    “見過伯爺,見過興和伯。”

    這人就是黃平,目光銳利,聲音洪亮,堪稱是標準的男子漢。

    薛祿指指方醒說道:“你是如何得罪了興和伯?”

    一句話就點明了方醒的態度,黃平愕然道:“伯爺,下官以往只是遠遠的看過興和伯,這得罪何從談起啊?”

    薛祿垂眸,他自信方醒不敢在這里肆無忌憚。

    “你就是黃平?”

    方醒起身問道。

    “正是下官!”

    黃平拱手,誠懇的道:“興和伯,此事怕是誤會了吧?”

    方醒微微一笑,就在黃平心中一松時,方醒一腳就把他踢翻在地……

    薛祿沒想到方醒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動手,就怒道:“興和伯,住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