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憐子,伸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憐子,伸冤字體大小: A+
     

    月初求保底月票!

    ……

    張玉清早早的就回家了,理由是城中有悍匪,他得回家去看看。

    好丈夫張玉清回到家中,卻沒有去看妻兒,而是在書房中和人見面。

    昨晚的男子已經在了,他在喝酒。看到張玉清進來,他抬頭笑道:“張大人,已經發現那人了。”

    男子是在強笑,可失魂落魄的張玉清也沒注意,他坐下后,粗魯的搶過酒壺,然后一口干了。

    酒液順著下巴滴下,張玉清頹然的把酒壺頓在桌子上,說道:“一步錯,步步錯,那人若是被殺,殿下震怒,陛下震怒,軍方也會震怒,咱們如何脫身?”

    男子的眼中有些興奮之色,“張大人,是武人殺了那人,和咱們無關,明白嗎?咱們有的是辦法來撇清自己,你不是連悍匪都已經找好了嗎?到時候一并殺了就是,尸骸就丟在那個院子里面,而且……孟陽就是里應外合的奸賊,他才是罪魁禍首啊!”

    張玉清用力的搓搓臉,眨著眼睛道:“是,孟陽就是這些事情的罪魁禍首,而那人不幸被孟陽帶著悍匪們抓到,哎!國朝失一重臣,讓人痛心吶!”

    “哈哈哈哈!”

    男子突然捶打著桌面狂笑著,笑的猖狂,笑的不屑。

    “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父親!”

    這時外面傳來了張斐的聲音,張玉清急忙問道:“斐兒何事?”

    “父親,孩兒想出去和同窗切磋文章。”

    張玉清微笑道:“去吧去吧,帶些銀錢去,午飯就請了同窗們一起吃,別太省了。”

    “是,父親,孩兒告退。”

    門外的聲音中多了些喜悅,隨即腳步聲遠去。

    “張大人,貴公子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男子有些艷羨的道,張玉清矜持的道:“不過是中人之姿罷了,只是卻勤勉,而且正氣十足,見到不平事就會管一管,甚至還會回來找本官幫忙。”

    男子由衷的道:“是個讀書種子,張大人以后可以等著享福了。”

    張玉清難掩自得之情的道:“等此事了了之后,本官準備送他去北平國子監,畢竟那里是京城啊!多結識些同窗也是好事。”

    “此事簡單,張大人若是力有未逮,我家老爺肯定能幫忙。”

    “那就多謝了。”

    張玉清笑呵呵的拱手,男子也回禮,一時間氣氛融洽。

    “父親……”

    這時遠處傳來了張斐的尖叫聲,張玉清霍然起身,怒道:“發生了何事?”

    男子起身道:“在下不方面現身,張大人自便。”

    “父親……”

    聽到這喊聲,張玉清再也等不得了,推開門就沖了出去。

    內院的門口,十多名衙役在瑟瑟發抖,卻攔著不給進。

    而在他們的對面,王琰冷冷的看著他們,說道:“讓路,否則就死!”

    王琰的身后是三百余名黑刺軍士,他們的手中有刀,背上有弓箭,全副武裝。

    為首的衙役顫聲道:“你們是誰?為何擅闖……”

    “伯爺!”

    這時那些黑刺軍士閃開了一條道,方醒走到了前方,沉聲道:“本人方醒,奉命捉拿人犯,十息之內不讓開,全部按照同謀處置!”

    “興和伯……”

    其中一個衙役的面色大變,喊道:“伯爺,小的全是被那張玉清脅迫,小的……”

    這時張斐正好出來,見狀不禁回頭喊道:“父親……”

    方醒指著他道:“拿下,馬上進去,全部控制住。”

    頓時那些黑刺的軍士就沖了過去。

    那些衙役沒敢反抗,都跪在邊上瑟瑟發抖。

    方醒來了,肯定是大事啊!

    而張斐轉身就跑,凄厲的喊著張玉清,隨即被拿下。

    “父親……”

    就在這叫聲中,方醒走進了院子里,身后跟著家丁們,看著轉角處跑出來的張玉清微微一笑,說道:“張大人提早下衙,這是偷懶嗎?”

    張玉清踉踉蹌蹌的止住了腳步,用見鬼般的眼神看著方醒,再看看被兩名軍士壓在地上捆綁的張斐,淚水瞬間滑落。

    “父親……”

    張斐被按在地上哭喊著,恐懼讓他涕淚橫流。

    黑刺的人已經涌進了后宅,一片驚叫聲中,方醒走到了張玉清的身前,問道:“張大人,那古可立據本伯所知,和你并無親故,你為何為了他而冒險?”

    張玉清隔空伸手想去幫助自己的兒子,最后卻只能淚眼朦朧的看著方醒說道:“興和伯,下官……”

    方醒微笑道:“可是金陵吏部左侍郎古可慶?”

    張玉清佝僂著背,微不可查的點點頭。

    “為人消災,葬送了自己一家,你的名利心得有多熾熱啊!”

    張玉清哽咽道:“下官……古可慶負責考功,下官想……”

    “你想升官。”方醒譏誚的道:“于是就用那些人命來討好古可慶,自作孽,不可活!”

    “老爺……”

    張玉清的妻子被帶出來,看著狼狽不堪,往日的貴婦人形象蕩然無存。

    那些丫鬟和仆役都被帶了出來,集中在一處,哭聲震天。

    看著這一幕,張玉清腿一軟,身體搖晃著,慘笑道:“伯爺,下官知罪了,懇請讓下官的家眷少些苦楚,下官來世銜草結環相報。”

    方醒搖頭道:“你知道的,此事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本伯。案子太大了呀!”

    張玉清面色慘白的道:“是,下官罪不可赦,愿意說出這一切,只是懇請伯爺開恩,讓拙荊能避免……淪入教坊司,至于犬子,下官知道肯定是流放,這樣也好,只希望他靠著讀書的本事……能活下去,其余的……下官愿意千刀萬剮……”

    方醒嘆息一聲,卻不是為了張玉清的一片柔腸,而是為了那些被打死的男子。

    “他們為先帝抱屈而打死了人,各歸各的責任,可你不該為了討好古可慶而折磨死了他們,張玉清,你晚上能睡得著嗎?你的家人你憐惜,他們誰來憐惜?”

    “下官……”

    方醒搖搖頭,然后一路出了內院,到了府衙前。

    黑刺的軍士正策馬在街道上巡查,所有的衙門全部被封住了,所有的官吏全部被要求在自己的衙門里等待……

    但方醒并未下令凈街,那些百姓都靠在兩邊緩緩挪動,不時瞅一眼方醒。

    “那是興和伯,他老人家趕到了太平府,那肯定是古可立的案子發了。”

    “只是可憐了范挺兄弟和那些人,哎!”

    “咦!來了!”

    “誰?”

    “你看那邊,披麻戴孝的來了!”

    “爹!爹!”

    方醒聞聲看去,就看到十多個男女正披麻走來。為首的男孩一邊走一邊哭喊。

    及近,這群人被家丁們攔住,一個女子拉著那男孩跪下哭道:“伯爺,民婦要伸冤吶……”

    “請伯爺為我等做主,來世銜草結環相報。”

    “爹……”

    方醒想起了張玉清一家先前的反應和話,再看看眼前的這群人,有些神思恍惚……

    一樣的反應,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鳥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
    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娛樂玩童錦桐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