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言秉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言秉興字體大小: A+
     

    “殿下,鄭和請見。”

    朱瞻基睡了個懶覺,正在吃早飯,聞言就說道:“讓他進來。”

    沒多久,鄭和來了。

    “見過殿下!”

    相貌堂堂,看著就是個偉丈夫啊!

    朱瞻基微微頷首道:“你在金陵這些時日里,可發現什么問題了?”

    鄭和的膚色比以前白皙了不少,他沉聲道:“殿下,金陵城中倒是安穩,只是各部官吏多有懶政,目前看來,也就是工部的錢均驊和都查院的蘭偉業算得上是兢兢業業。”

    朱瞻基沉吟道:“金陵官吏多有懶惰,此事父皇早有耳聞。本宮此次下來坐鎮金陵,也要各方敲打一番,不稱職的自去,你近期都在這邊,要知無不言,千萬莫去學了那些明哲保身的……腐氣!”

    鄭和凜然道:“殿下放心,臣在此不過是過度,臣還是想出海。”

    朱瞻基的面色微黯,說道:“出海之事暫時不可行,不過你無需沮喪,安定之后,本宮自然會從中斡旋。”

    鄭和的面上浮起毅色,說道:“殿下放心,只要旨意一下,臣馬上就能再次組織船隊出海,揚我大明雄威于海外!”

    朱瞻基隨后安撫了幾句,鄭和告退前問了方醒。

    “興和伯……在城外。”

    ……

    美人嬌柔,浴后無力。

    眉間多了些春色的莫愁看著就像是雨后的鮮花,讓人一見心動。

    “老爺。”

    這個稱呼讓方醒有些心動,他手一拉,就把莫愁拉在自己的膝上坐著,問道:“你可以去北平,那樣我放心些。”

    “不了,妾……身就在金陵,將來若是有了孩子,妾身就把他送進書院里去讀書,然后妾身就開著神仙居,也能養活他。”

    光滑的臉上還帶著紅暈,昨晚的嬌羞還在記憶里,可眼前這個看似嬌柔的女子卻異常堅定的說出了這番話。

    “你啊你!”

    方醒無奈的道:“我知道你的性子,那就罷了,不過這邊有第一鮮和書院在,若是有事,自然不會讓你受了欺負,等以后有了孩子,我自然有安排。”

    莫愁垂眸道:“老爺,若是女孩呢?”

    方醒輕笑道:“我最喜歡女兒,你若是生出了女兒,那就由不得你了,必須要到北平去,不然我會擔心。”

    莫愁猶豫了一下,抬頭,正好和方醒那含笑的雙眼對上,她馬上垂首道:“嗯,不過妾身能養活自己和孩子。”

    方醒微笑點頭,心中卻暗道:到時候就由不得你了!

    莫愁突然掙扎起來,方醒松手,看著她在自己的身前福身,眼睫毛顫動著說道:“老爺稍坐,妾身去洗手做羹湯。”

    “莫愁,你……莫要害羞。”

    方醒忍著大笑的沖動說道,然后那長長的眼睫毛飛快的上挑,臉蛋瞬間布滿紅暈。

    等莫愁去后,方醒出了內院。

    “老爺,太平府那邊很緊張,不過白天沒敢亂動,晚上的時候,那些人就各處去威脅,說是不許亂說,否則全家死光。”

    方五說著拿出一張紙,上面注明了一些人名。

    “老爺,這些都是目睹了那日抓人,還有最后那人自盡時的圍觀者也在其中。”

    方醒搖頭道:“沒用,人證的作用必須要在物證的基礎上才能管用,不過……”

    ......

    方醒納妾,而且莫愁還是神仙居的東家,這個消息和東廠錦衣衛大肆抓捕犯官被并列為金陵新近兩大消息。

    犯官們被抓,可朱瞻基卻沒有什么動靜,而方醒的動作就有些引人注目了。

    兩輛馬車,一溜家丁,方醒就這么出了金陵城。

    “香車寶馬,興和伯這是攜美出游啊!果然是灑脫。”

    方醒出了城,金陵城中的氣氛陡然一松。

    嚴府中,言秉興看著依舊威嚴,只是臉上的皺紋多了些。

    “老爺喝茶。”

    飛燕進了書房,有些怯生生的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眼前的飛燕身材依然窈窕,面色白中帶粉,堪稱是美人。

    言秉興垂眸,看也不看一眼,飛燕失望的告退,留下了一室香風。

    自從被揭穿有私生子之后,言秉興的名聲就有些臭了,不過礙于他的大兒子言鵬舉在國子監,所以外人多多少少會給些面子。

    這也是大明目前的教育資源所決定的姿態。

    大明目前有各級學校,可出來就能做官的,唯有國子監,于是國子監的名額幾乎能讓人搶破頭。

    而且教授的權利也不小,他要是給你‘差評’,抱歉,你無法正常畢業。別說是做官,回家種地去吧。

    “父親。”

    所以在看到大兒子的時候,言秉興的眼中有欣慰,卻也有些許……難堪!

    言鵬舉最近的日子也不大好過,大家都知道他家是得罪了興和伯,除非是膽子極大,或是關系極好,否則大多都是見面僵硬的拱拱手罷了。

    言秉興只覺得心中郁郁,他說道:“那方醒帶著小妾出游了?殿下可有話說?”

    這等游手好閑,無所事事的態度就是現成的把柄,言秉興覺得方醒這是在朱棣去后,自覺成了功臣和老資格,所以開始松散了。

    想到這里,言秉興只覺得渾身發熱,他目光掃過門口,卻沒看到已經漸漸被他冷落的飛燕,就說道:“殿下礙于方醒的身份不好約束,可若是有人把事情鬧大,嘿嘿!”

    說完他看到大兒子默然,就皺眉道:“你這是什么意思?想氣誰呢?”

    言鵬舉吶吶的道:“父親,據說殿下在那大宅子里整日睡覺,睡醒了就叫人唱曲,晚上還喝的醺醺的。”

    “無稽之談!”

    言秉興不屑的道:“陛下登基之后,殿下的位置就有些尷尬了,必然就是兩見生厭,于是陛下就把他弄到了金陵來。但說什么醇酒美人,那方醒豈還有心思出游?”

    言鵬舉點頭道:“是,大家都認為是有人在亂傳話,殿下估摸著是心情郁郁,所以就有些意冷了。”

    言秉興低聲道:“咱們不用管,肯定會有人悄然跟上去,一路去尋他的把柄。若是抓到了把柄,不但他要倒霉,連殿下都會跟著灰頭土臉。”

    言鵬舉回身看看門口,然后才說道:“父親,心虛的自然要派人跟著,還有就是恨毒了他的,咱們家坐視就足夠了,看看那人怎么在金陵栽跟斗。”

    言鵬舉目前的境況有些尷尬,雖說是他老爹言秉興帶來的惡果,可自家人當然不能這么算,于是一切的仇恨都堆積在了方醒的頭上。

    “那是他自作孽!”

    言秉興的眼中精光大作,全是恨意。

    等言鵬舉一走,言秉興就迫不及待的叫來了飛燕,在她的狂喜中,開始了……

    人的巔峰時刻不少,而對于此刻的言秉興來說,卻不多了,所以他很是珍惜,經常更換身邊的女人。

    “老夫要讓他去死……”

    “老爺……”8)



    上一頁 ←    → 下一頁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
    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