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點燈(感謝書友:‘妞妞點點貓’成為本書第七十八位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點燈(感謝書友:‘妞妞點點貓’成為本書第七十八位盟主)字體大小: A+
     

    大案不是問題,死道友不死貧道。

    所以群臣異口同聲的要求嚴懲,甚至金幼孜還主動請命去太平府,親自去查辦此案。

    朱高熾看了一眼眼神冷厲的朱瞻基,再看看冷笑的方醒,說道:“此事是金陵錦衣衛偵知而來,而地方卻毫無動靜,可見南方有些散了……”

    這是要擴大化?

    黃淮出班道:“陛下,臣以為先辦了此案再說,否則大動干戈之下,南方人心惶惶,卻無人坐鎮,不可收拾啊!”

    連金忠都難得發聲道:“陛下,當慎重。”

    南方是大明的財賦重地,一旦生變,大明就會震蕩不安。

    朱高熾冷冷的道:“先帝創下了何等的偉業,朕豈能容了那些宵小之輩!”

    “瞻基。”

    朱瞻基心中一跳,出來應了。

    朱高熾目光轉動,看了方醒一眼,說道:“你去金陵查辦此事,順帶看好南方。”

    群臣瞬間喜憂參半,這是要把朱瞻基調到南方去,遠離政治中心的意思。

    按道理該歡喜了吧?

    可大家心中一想,朱瞻基去了南方坐鎮,那就是坐擁大明半壁江山啊!

    而且還是最富庶的一半疆域!

    不過唯一可以安慰的就是,大明的強軍都在北方,南方再有錢,可卻沒有武力作為謀逆的支撐。

    想到這里,大多數人都面露微笑,覺得這個決策再正確不過了。

    “是,父皇。”

    朱瞻基沒有猶豫什么,馬上就答應了。

    朱高熾掃了群臣一樣,最后停留在方醒那里,說道:“興和伯。”

    方醒已經握緊了雙拳,就等著出去和朱高熾較勁一番。

    “臣在。”

    朱高熾微笑道:“太子去了南方,朕擔憂他的安危,你可陪同一起去,順便帶了王琰他們一起,若是不夠,聚寶山衛也可去。”

    方醒的拳頭松開,他能聽到身邊有失望的微嘆。

    “臣領旨,不過王琰即可,聚寶山衛勞師動眾,還是留在城外吧。”

    朱高熾的面色一松,撫須道:“如此也好,若是不夠,到了金陵可就地調遣。”

    方醒應了,他知道聚寶山衛是一個誘餌,想試探他對朱瞻基抱著何等態度的誘餌。

    若是方醒答應帶走聚寶山衛,那就是在警惕著朱高熾,并時刻準備著要反抗,甚至是……

    朱高熾最后說道:“南方乃是我朝的財賦重地,朕德行淺薄,唯恐動蕩之下百姓受苦,唯有讓太子去坐鎮南方,諸卿要多配合。”

    這個是解釋,不然這個案子派個御史就足夠了,哪里用得著朱瞻基啊!

    至于配合,那就是告誡群臣,若是太子到了南方之后,有什么要求,盡量給予滿足。

    朱高熾看了一眼群臣的神色,說道:“都退了,瞻基留下。”

    等群臣走了之后,朱高熾看到朱瞻基有些發呆,就招手道:“過來些。”

    朱瞻基抬頭,看到了那一抹慈祥剛消散。

    等他走到御案前,朱高熾和氣的道:“你的性子還有些急,此去南方,就該好生看看何為國事。”

    朱瞻基默默的點點頭,朱高熾微笑道:“你皇爺爺脾氣不好,做事也急切,可他有著數十年的閱歷,自然能看穿一切。而且……最關鍵的是,你皇爺爺以武登基,所以無人敢于挑釁他的威權,你明白嗎?”

    朱瞻基有些驚訝于這番話,他抬頭道:“父皇,您是說……朝政實際上已經有些艱難了嗎?”

    朱高熾點頭道:“帝王不是神,無法做到面面俱到,無法看到大明所有的一切,所以要靠臣子。臣子就是帝王的眼睛和手腳。可怎么去控制這些臣子呢?興和伯不是給你說過,人性本貪嗎?怎么去控制由這個貪導致的……政令不出北平城,帝王成為了睜眼瞎,你到了南方之后再慢慢去想。”

    朱瞻基心中暗驚,說道:“父皇,武勛不可全然廢棄,武人不可過于打壓,否則就會失控。”

    “朕知道。”

    朱高熾摩挲著鎮紙,緩緩的道:“文武不可偏廢,不過這是一件曠日持久之事,需要慢慢的來,急不得,急了會出大問題!”

    “朕這邊還能勉力支撐,可等到了你的時候……”

    朱高熾看了看面色惶然的朱瞻基,笑道:“你無需惶恐,朕不會去想什么千秋萬歲,只是想著等到了你的時候,文臣大概會冷眼看著,看你如何動作,然后……不過武勛們大概會歡欣鼓舞,只是朕卻知道,你對現在的武勛大多沒好感,哎!去吧。”

    朱瞻基的嘴唇蠕動著,最后還是說道:“父皇,文臣抱團對大明的危害最大,黨爭就起于此……”

    朱高熾點頭道:“這些朕都知道,那些人以為朕是個可以操控的傀儡,可并不是,否則你皇爺爺再不忍,也不會留下朕。”

    朱瞻基瞬間想起了端端出生的那一天,明里歡聲笑語,可暗地里卻已經在無聲的廝殺。

    “是,父皇保重。”

    朱瞻基告退,朱高熾的目光一直追隨著,直至那年輕的背影消失。

    “興和伯說了什么?”

    朱高熾看似在對空氣說話,可一個太監卻驀地從后面飄了出來。

    是的,就像是飄!

    “陛下,興和伯說要蟄伏,卻不能只是蟄伏。”

    朱高熾輕笑道:“成大,你們可想過收弟子嗎?”

    那太監看著黑瘦,他垂首道:“陛下,如今已經沒人能吃苦了。”

    朱高熾嘆息道:“是啊!創業艱難守業更難,不能吃苦,那就要斷了傳承!去吧。”

    大殿內就剩下了朱高熾,他看著微黑的殿外,幽幽的道:“蟄伏……誰的蟄伏?”

    梁中帶了人進來,一一點亮蠟燭,光明漸漸降臨。

    ……

    朱瞻基回到了書房,他一直在沉思著,沉思著剛才朱高熾的話。

    “殿下,用膳吧?”

    俞佳在外面問了一聲,朱瞻基搖搖頭,他沒有胃口。

    以前的朱高熾給人的感覺是和藹可親,很少發脾氣。

    這樣的君王大抵是臣子們最喜歡的,好擺弄。

    可從今天的這番話來看,他對大明朝政的現狀了如指掌,只是卻陷在了文官中間無力自拔。

    朱瞻基想起自己以前的想法:文官若是不聽話,或是陽奉陰違,那就直接罷免。

    可如今看到朱高熾的模樣,分明就是投鼠忌器,只能一步步的來。

    是不忍心?

    朱瞻基覺得應該有一些,畢竟朱高熾和文人們親近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直至坐在了那個至尊的座位上時,他才轉換了角度,覺得不該這樣。

    沒有足夠的威信,沒有朱棣那等威信,貿然和文官集團鬧翻,代價就是混亂。

    “新學啊……”

    朱瞻基突然明悟了,文官集團之所以這般有恃無恐,那就是因為他們沒有感受到威脅。

    舍我其誰!

    除了我們你老朱家還能用誰?

    書房里漸漸的陷入黑暗,想進來點燈的太監被俞佳給攔住了。

    黑暗持續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朱瞻基平靜的聲音傳來。

    “點燈!”



    上一頁 ←    → 下一頁

    變身透視校花帥哥你假髮掉了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超級兵王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