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陪殺場的徐景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陪殺場的徐景昌字體大小: A+
     

    方醒現在極其不愿意進宮,可出游的第二天,宮中來人喚了他去。

    一路進宮,方醒發現那些宮人們有些惶然無措。

    “這什么意思?”

    方醒指著一個走路差點跌倒的宮女問道。

    隨行的太監本想端個架子,可想到這廝是個說動手就動手的家伙,只得解釋道:“陛下想放些人出去,說是減少耗費,再說那些宮人離了爹娘,在宮中終老,也有些殘忍了。”

    方醒面無表情的加快了腳步,他知道這些宮女們回家后會很艱難。

    這些宮女的年紀有大有小,小的還好說,大的……有人會為了一個前宮女的名頭要了去,但估摸著不是續弦就是小妾。

    不過對此方醒卻無能為力,不能插手。

    到了乾清宮,方醒進去看到的全是文官。

    此時的文官當真是人才濟濟,楊榮占了首領的名頭,剩下的楊士奇、金幼孜等人,加上剛出來的黃淮和楊溥,文重武輕的格局基本顯現。

    方醒行禮,任由那些目光盯在自己的身上,很坦然。

    朱高熾越發的威嚴了,他說道:“朕知道你不喜上朝,只是今日朕有些為難之處,你來參詳一二。”

    方醒心中一個咯噔,看了那些文臣們一眼。

    楊榮端莊,目不斜視;楊士奇面帶苦色,卻不知為何;金幼孜面帶微笑,多半是心情不錯。

    至于黃淮和楊溥,方醒并不了解。兩人都是嚴肅臉。

    六部尚書們都是一臉的倦色,看來今兒的事情議了許久。

    “居喪無禮,你說該如何處置?”

    方醒只覺得一記炸雷在頭頂炸響,他瞟了一眼金幼孜,看到的依然是微笑。

    這些人都修煉成精了,很少會流露出得意、憤怒等情緒。

    方醒的大腦飛速開動,分析著此事的緣由,然后說道:“陛下,臣未在三法司任職。”

    這是婉拒了,而且用的還是不是本職工作,不方便插手的理由。

    呂震干咳著說道:“興和伯,陛下召集群臣商議此事,三法司之外的人也說了嘛!”

    方醒瞥了呂震一眼,最近這廝頗得朱高熾的看重,剛掛了太子少師的頭銜。

    “陛下,臣以為當按律處置。”

    方醒毫不猶豫的就給出了自己的意見。

    呃!

    呂震眼珠子都差點掉到了鞋面上你是武勛啊!居然支持按律處置?

    文官大多對你抱著戒心,你總得要尋找盟友吧?

    方醒大義凜然的道:“陛下,先帝方駕鶴歸去,這些人怕不是在試探您吧?要下手!下重手整治!以震懾那些心懷不軌者!”

    呃!

    朱高熾瞥了左右一眼,讓方醒驚訝的是,出來的居然是楊溥。

    楊溥的神色看著很嚴肅,據說從詔獄出來之后,他大多是以這個形象示人。

    “興和伯,此番犯禁的人頗多,若都按律處置,怕是會人人自危,本官以為,當拿幾人處置,以儆效尤。”

    方醒漠然,隨后朱高熾就給出了處置人選。

    “定國公和富陽侯……”

    朱高熾的面色陡然一變,憨厚不見了,那眼睛微瞇,竟然有凌厲之色。

    “……此二人大不敬,富陽侯的父親去的早,無人教養,不知禮義,著吏部去了冠帶,戶部去了爵祿,爵號稱呼留存,去國子監司業處讀書十年,長進了就還給爵祿,不長進……那便削爵為民。”

    李茂芳要倒霉了!

    方醒對此是樂見其成,只是……徐景昌呢?

    朱高熾依舊緩緩的在說道:“定國公的父親去的早,無人教訓,著吏部……不長進,那便削爵為民。”

    一模一樣的處置方式,這個……

    方醒隨即以身體不適為由告退。

    身體不適是個好借口,特別是北征之后,那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借口。

    回到家,把這事兒告訴了解縉和黃鐘,結果黃鐘就笑了。

    “伯爺,定國公家中的老夫人才去啊!”

    方醒瞬間就明白了朱高熾的意思。

    解縉一副我早料到了的得意神色說道:“當今陛下在做太子時多有隱忍,可這人啊!若是他只會一味的忍,上次估摸著就過不去了,所以啊!看著寬厚的人,其實最記仇!”

    “永平公主這些年一心給當今陛下下絆子,這下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女人的心思很古怪,也不知道朱高熾是哪得罪了永平,就這么不依不饒的和朱高熾作對。

    黃鐘沉吟道:“那定國公是為何?”

    徐景昌可沒有針對朱高熾做什么,為啥跟著倒霉。

    而且徐景昌的老爹徐增壽,那可是朱棣的鐵桿啊,朱高熾這是想干啥?

    ……

    徐景昌的母親過世,方醒當然是要去一趟。

    等到了定國公府時,看到外面冷清清的,方醒就問了管家。

    管家不屑的道:“伯爺,那些都是小人,墻頭草,以后有他們后悔的時候。”

    方醒一路到了靈堂,一套儀式搞下來,徐景昌就親自陪著他出去奉茶。

    幾天沒見,徐景昌看著瘦了些,有些憔悴。

    “節哀!”

    方醒按照套路安慰了幾句。

    “運氣啊!”

    徐景昌卻一臉的慶幸,唏噓道:“家母方去,正好遇到這事,哥哥我這是陪殺場啊!可有的人卻看不清,真以為定國公府要倒了,都派了管家或是兒子來,欺人太甚啊!”

    方醒眉心微跳,低聲道:“你的意思是說……陛下是想弄李茂芳?”

    徐景昌挑眉道:“哥哥我老老實實地在家,最多就是做做生意,說我居喪在家留宿,可那些吃酒肉的怎么說?朱勇他們怎么說?”

    “好歹先帝是我姑父,再說老二憨傻,老三陰險,我多傻才會去支持他們?哎!陪殺場,順便給陛下當做那只雞揍一頓,警告那些猴子。”

    方醒心中已經完全摸清了此事的脈絡,說道:“那是因為你是國戚,國戚國戚,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拿來作伐也是親近。”

    徐景昌點頭稱是,面色漸漸的和緩。

    方醒稍坐一會兒就告辭了,等出去時,看到了不少馬車,一問……

    管家鄙夷的道:“伯爺,您來府上祭奠的消息一出,好些家都來人了。”

    方醒失笑道:“方某何時成了前鋒了?可笑!”

    管家堆笑道:“您是太子之師,他們自然是信得過的。”

    方醒搖搖頭,上馬而去。

    北平城中依然是人來人往,朱棣離去的影響漸漸消散。

    方醒餓了,就找了家賣糊涂面的小攤坐下。

    說起來糊涂面雖然不是方醒首創,可經他幾次整治之后,吃過的那些人都說好,于是外面那些心思活絡的商家也跟著弄了出來。

    “哎!這興和伯吃了都說好啊!,您說好不好?”

    那擺攤的男子用鍋鏟鏟著鍋里的面條,不時得意的吹噓著。

    “來一碗,多加辣椒。”

    方醒坐下后,身后就來了一人。

    “伯爺。”

    “坐。”

    賈全在方醒的側面坐下,漫不經心的說道:“姓郭的厲害。”

    “哦!”

    “公主無礙!”

    “好。”

    賈全隨即起身走了,方醒吃了一碗熱騰騰的糊涂面,然后大呼痛快。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手機版閱址:(天津小說網https://)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代理人大瞬移時代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崛起於帝國時代
    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偽裝學渣他來了,請閉眼特種兵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