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輕微,請見(感謝‘亂’成為本書的第六十一位盟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輕微,請見(感謝‘亂’成為本書的第六十一位盟主)字體大小: A+
     

    “伯爺,孫越追上去了!還有……張風度也追上去了。”

    林群安和陳德兩人牢騷了一陣,再看去時,發現方醒的麾下居然都追了上去。

    方醒點點頭:“將在外,不必受限,咱們有手雷,炸一陣再撤回來也一樣,傳令,再去兩個千戶所接應。”

    隨著方醒的命令,這邊再次出發。

    “伯爺,和寧王請命出擊。”

    這時有人來稟告道。

    方醒微微一笑,說道:“可以,不過要聽從號令,順便替本伯感謝和寧王,就說晚上給寧陽候接風,請他喝酒。”

    陳懋已經不看了,他回身道:“和寧王看來被你給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以后韃靼部大概也就是大明的了,此功不小。”

    作為宿將,一時的成敗并不會打擊到陳懋。

    方醒說道:“能收服韃靼部最大的關鍵,還是在于大明的強大,靠實力震懾,讓人絕望,最后只能歸順。”

    這就是大勢,但凡能利用大勢的人,自然會無往而不利。

    陳懋看到右邊營寨中沖出無數騎兵,呼喝著追了上去,就感慨的道:“咱們在北平時都擔心興和堡這邊擋不住,如今看來大家確實小瞧了你。”

    方醒已經看到了阿臺,他招招手,然后說道:“若是單純的防御,就算是哈烈人大軍圍困,我也有信心能守住一段時間。”

    什么一千多火槍手能守住幾十萬大軍攻打的城堡,這等戰績在方醒看來,除非進攻方是草包,否則用人海都能把守軍的彈藥耗盡。

    陳懋唏噓道:“哎!我這里卻沒辦法嘍!只能等以后陛下擴大火器衛所去爭取一番,不過麾下卻不行啊!不懂這些戰法。”

    方醒笑道:“武學呢?”

    “對啊!”

    陳懋一拍手,嚇了近前的阿臺一跳,然后說道:“是了!武學中的那些學生到時候會分配出來,有他們帶頭,想來會輕松許多。興和伯,武學也是你極力提倡的,可要記得多去授課!”

    “王爺!”

    方醒沖著阿臺拱拱手,介紹道:“這位是和寧王。”

    陳懋拱手道:“寧陽候陳懋,和寧王酒量如何?”

    阿臺沒想到陳懋居然是個自來熟,馬上就回應道:“小王的酒量……奶酒能喝一袋子吧。”

    “好!興和伯手頭上肯定有好東西,晚上咱們一起喝一頓。”

    三人進了堡內,戰事完全被丟在了腦后,管不著了。

    到了方醒的地方,看到居然是三間屋子組成的‘豪華衙門’,陳懋笑道:“你倒是乖覺,陛下最不喜歡武勛好享受。”

    三人坐下后,陳懋面色一整,說道:“陛下已經到了宣府,大軍正在修整,隨時能殺過來。”

    方醒的身體一松,喊道:“老七,中午隨便弄些面條吃,讓他們晚上弄個大火鍋來。”

    辛老七應了去安排,陳懋活動著有些僵硬的脖子道:“大軍一眼看不到邊,輜重車從北平到宣府首尾相接,這一仗咱們隨便拖都能拖死哈烈人。”

    阿臺歡喜的道:“寧陽候,小王可能去覲見陛下嗎?”

    得不到朱棣的當面許可,阿臺總覺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擔心會被拋棄。

    陳懋把頭盔解下來,隨意的道:“若是哈烈人那邊離得遠,興和伯也該去見見陛下了。”

    方醒心領神會的道:“這批哈烈人估摸著要遠遁了,最多只敢在周圍哨探,這樣,明日我陪和寧王去一趟宣府。”

    陳懋點頭道:“這邊既然無戰事,那本侯看著就行,順便讓那些打了敗仗的小崽子們熟悉一下。”

    沒等多久,陳懋的副將就來請罪。

    “你有何罪?”

    陳懋淡淡的道,可方醒分明看到他的眼中有殺機閃過。

    首戰失利對一支軍隊的士氣打擊頗大,所以陳懋是真的動了殺心。

    那副將深知自己的罪過,只是滿口請罪,根本就不敢求饒。

    “念及大戰在即,本侯許你戴罪立功,來人,拉出去,重責二十。”

    副將被人拖出去,一路狂喜的喊著多謝陳懋開恩的話,漸漸遠去。

    處罰很輕啊!

    ……

    宣府,朱棣已經恢復過來了,整日看著諸將操練麾下,還得處置一些政事。

    天氣漸漸的暖和了,只是在外面的條件比不得宮中,朱棣這里只是燒了一個炭盆,門也不敢關,怕中了炭毒。

    放下奏章,朱棣摘下老花鏡說道:“陳懋剛上的奏章請罪,前鋒變成了驕兵,在和哈烈人的輕騎作戰中失利,幸而方醒令人救援,已經把哈烈人打散了。”

    張輔想了想說道:“陛下,估摸著下面的都有些輕視哈烈,臣以為還是把此事宣揚一番為好,也算是一個敲打。”

    朱棣點點頭,“對,傳曉諸軍得知,告誡他們,哈烈人不是韃靼,也不是瓦剌,是比他們更厲害的兇殘之敵,再有輕敵驕縱的,朕不吝用人頭來讓諸軍警醒!”

    輕敵歷來都是朱棣最厭惡,最不愿意看到的一種情緒,所以在看到陳懋的請罪奏章后,他是在極力的壓制著自己的火氣。

    朱勇沒察覺到這個氣氛,隨口道:“陛下,先敗一次也是好事,不然臣擔心到了大戰時才爆發這等輕敵的毛病,那才是要命的。”

    朱棣皺眉看著他道:“戰陣之上提振士氣的手段多種,數十萬大軍對壘,誰敢輕敵!”

    朱勇楞了一下,正準備說幾句請罪的話時,外面大太監喊了一聲:“陛下,興和伯……還有和寧王來求見。”

    朱棣的臉色從陰云密布瞬間轉為愜意,讓站在邊上的文武們心中發酸。

    合著就方醒才得您的歡心吶!

    朱棣撫須道:“讓他們進來。”

    隨著通傳,大太監帶著方醒和阿臺進來了。

    行禮之后,方醒先說道:“陛下,哈烈人的輕騎損失不少,此時興和堡一線我強敵弱,和寧王久慕陛下仁慈,逼著臣帶著他來求見您。”

    阿臺的漢話已經很好了,聽了方醒的話之后暗自感激,說道:“陛下,臣當年被阿魯臺脅迫,久慕大明而無路可去,今日得見天顏,臣……此生無憾了!”

    朱棣的氣勢很冷,帶著嚴厲,一般人是扛不住的。

    可阿臺不但扛住了,而且還順勢拍了朱棣一記馬屁,這水平讓方醒也是暗自佩服。

    朱棣微微點頭道:“你自從歸順了大明之后,諸事皆合了朕的心意,朕不是那等卸磨殺驢的帝王,你且好好的,以后咱們君臣同享太平。”

    “多謝陛下!”

    得了朱棣的親口許可,阿臺激動的跪地謝恩,那模樣一看就不是作偽,讓朱棣不禁撫須微笑。

    用朝貢來利誘外邦稱臣,哪比得上用武力、用大勢來讓曾經的對手低頭來的酣暢淋漓。

    朱棣心中舒暢,就吩咐道:“晚間置酒宴,朕請和寧王。”

    大太監趕緊應了,瞟了一眼激動的不能自己的阿臺,決定把晚宴的檔次弄好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