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誰的棋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誰的棋局字體大小: A+
     
        街邊大門外,一張桌子,兩張椅子,兩個人。

        棋盤前無身份貴賤,有的只是化棋為兵,縱橫廝殺。

        猜子之后,方醒說道:“漢魏時十七道,其后變成了十九道,至此圍棋之道大成,卻受限于規則之羈絆,總有意猶未盡之感,今日你我對弈,無需遵守什么規則,任意罷了。”

        說完,拿到白子的方醒身體微微前俯,在董健那邊的星位下了一子。

        董健沉吟了一下,同樣在方醒這邊的星位上落了一子。

        邊上站著沙黑,還有幾個看到熱鬧,懂些圍棋的男子。

        方醒住的這三間房屋,原先是一個店鋪,后來那家人找到機會搬回了宣府,這里就空下來了。

        這條街有幾個商鋪,此時看到這邊熱鬧,于是那些人連生意都不做了,過來隔著十多步距離在看著。

        圍棋對于大部分人來說就是個神秘的玩意兒,無法想象同樣的黑白子怎么能在那十九道棋盤上演繹出驚心動魄的棋局來。

        方醒第二子直接落在小目上,董健所學的布局知識只有座子,所以依然是二連星開局。

        第三子,方醒落在了三九上中國流閃亮登場了!

        董健有些不知所措,第三子遲遲未能落下。

        ……

        阿臺起床后,先喝了茶,然后吃了幾塊餅。

        走出帳篷,阿臺看到了月魯。

        “王爺,今日咱們的人還得繼續打造營寨。”

        月魯在揉肚子,好像是在極力的忍著什么。

        阿臺點點頭道:“脫歡肯定會來,所以營寨打造的越堅固,咱們就越安全,要讓人盯緊了,千萬別弄虛作假。”

        月魯低吟一聲,“是,王爺……王爺,我……我要去上茅廁。”

        “……”

        一個尖利的屁,就這么當著阿臺放了出來。其后那屁聲變得沉悶起來。月魯也顧不得什么體統,夾著腚溝就往臨時的茅廁跑。

        阿臺皺眉掩住鼻子,然后快步走出了這段路。

        “把它拉起來!”

        不遠處有十多人正在肢解樹木,邊上一群孩子在等著。

        斧頭鋸子一起上陣,沒多久這棵大木頭就被分解成了一段一段的。然后那些孩子們一擁而上,把掉在地上的枝丫一搶而空。

        這一路遷徙雖然困難,可總算是成功到達了目的地,但燃料卻不足了。

        阿臺看著這一幕,就說道:“可組織人去拾些柴火?”

        月魯不在,身后的侍衛有人說道:“王爺,現在事情多,還沒時間去。”

        “要抓緊!”

        阿臺順著柵欄緩緩視察下去。

        柵欄的前面還得要挖壕溝,而且要挖很深,這是明軍的要求。

        一排排的人站在壕溝邊上,奮力的把裝滿泥土的籮筐提起來,然后運到營寨里,據說有明人會教大家怎么打造泥屋,冬天比帳篷強多了。

        哎!阿臺有些茫然的看著這一幕,他擔心這些牧民會慢慢的習慣了明人的生活方式,再也不肯辛苦的逐草而居。

        到了那時,韃靼人再也沒有了自己的特長,想養活自己,怕是要去尋明人求援了。

        種地?

        阿臺看看自己保養的白白胖胖的手,想象著這雙手去握著鋤頭,頓時就有些意趣闌珊。

        不過想起瓦剌人以后的遭遇,阿臺就不厚道的笑了。

        哈哈哈!還有那個該死的阿魯臺,什么狗屁太師,和脫歡一個樣,把他們這些所謂的大汗當成了傀儡,動輒呵斥。

        “都死了最好!”

        阿臺呸了一口,然后帶著人回返。

        幾萬人的部族全都聚集在這里,那些帳篷到處都是,不過明軍有規矩,所有的帳篷必須得按照秩序安置,所以看著絲毫不亂,井井有條。

        一個和尚在講經,周圍聚集了一大群人,都虔誠的跪坐在和尚的身前。

        阿臺停住腳步,想起了自己曾經有幸看到過一次十六天魔舞的盛景,當真是讓人懷念。

        那和尚講經的聲音低沉,周圍的人漸漸的都垂眸,心中安寧。

        阿臺卻不行,他在想著韃靼部以后的發展,所以兩種情緒一觸碰,頓時就煩躁起來。

        這時那些牧民跟著和尚開始念經,聲音宏大。

        阿臺回身,看到自己的侍衛們都是寶相莊嚴,不禁輕哼了一聲。

        而與此同時,邊上的一個帳篷被人掀開了簾布,旋即有金屬物反光。

        ……

        興和堡最近無事,而且也被方醒接管了權利,所以無所事事的張羽整日只能去指揮韃靼人修整營寨,教授統一雙方的信號令旗等。

        早上去查看了一趟后,張羽就回城了。

        今天恰好有一隊輜重車從宣府過來,在堡門外接受檢查。

        張羽走近看了一眼,正好抽查到一袋子面粉。

        “好白的面,做成餅肯定好吃……”

        堡外的幾個韃靼人都艷羨的湊過來,他們可吃不上這等高檔貨色。

        張羽笑了笑,這幾天韃靼部可是忙的夠嗆,放牧的活都交給了那些老人和孩子。

        這幾人大概是偷懶吧。

        那幾個韃靼人靠近之后,其中一人伸手去摸面粉,有軍士就呵斥道:“離遠些,這些都是救命糧,誰敢占便宜!”

        那韃靼人訕訕的退后一步,看了面帶微笑的張羽一眼,然后說了幾句蒙元話。

        張羽的面色陡然一變,瞬間就開始后退,同時準備拔刀。

        能聽懂大明話的韃靼人,居然用蒙元話來和興和堡的守將說話,這是……

        ……

        棋盤上多了六十多枚棋子,黑棋除去自己的左下角之外,其它地方看著都岌岌可危。

        所謂金角銀邊草肚皮,可方醒卻背其道而行之,從開始就抓住了黑棋的緩著,然后一氣把黑棋壓在三路以下。

        “太厚實了呀!”

        董健的臉上全是汗,他凝神盯著棋盤,想找到一個能侵削白棋厚勢的方案。

        良久,董健強硬的在五路投下一子,遙遙和剛在四路冒頭的黑子呼應。

        進可攻,退可守,應當可以了吧。

        方醒笑了笑,問沙黑道:“棋盤如沙場,棋子如士卒,而棋手就是統帥,你認為這盤棋誰能贏?”

        沙黑一怔,看向方醒。

        笑吟吟的方醒,可那眼神卻仿佛是細針,刺的沙黑的眼睛生疼。

        冷汗瞬間從沙黑的背上冒出來。天上的太陽在揮灑著熱量,可沙黑卻感到了冰冷,就像是雪災時看到自己的部眾們守著一堆被凍死的牛羊時的冰冷。

        方醒笑吟吟的道:“你不能回答嗎?那便是沒用,沒用的家伙,和寧王想來會棄之如敝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劍道通神最強神話帝皇快穿:虐渣指導手冊
    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屠神之路無敵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