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身敗名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身敗名裂字體大小: A+
     
            言府的大門外此刻已經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只在門前留下了一個空檔,而在這個空檔中,一個年輕男子正跪在地上嚎哭著。

            “爹,我是言興啊爹!您怎么就不管我呢?您看大哥是教授,二哥有錢,就我跟著娘在秦淮河賣……藝,爹,你好狠的心吶!”

            這年輕人神色哀傷,而在他身后站著個中年女人,此刻這個女人正在抹淚,卻不說話。

            這女人堪稱是風韻猶存,偏偏還多了些楚楚可憐,欲語淚先流,讓邊上的人看到也忍不住……

            “這女人如今還有這般姿色,可見當時言秉興的福氣。”

            “言秉興以前都是板著臉,看著就是正人君子,誰知道居然還有個私生子,這真是斯文掃地啊!”

            “當年這個女人在秦淮河可是小有名氣,后來突然就不接客了,大伙兒還以為她贖身了,誰知道居然是給言秉興做了外室,連兒子都有了,嘿嘿!”

            “那孩子一看就是二十左右的歲數,言秉興瞞的夠緊的呀!”

            那女人在無聲流淚,聽到這話就垂淚道:“當年我跟了他,后來生了孩子,言秉興說要么噤聲,要么就準備進大牢。”

            臥槽!

            大家都是來看熱鬧的,卻被這個女人的爆料給震驚了。

            “這……”

            大家面面相覷,這事兒可就變味了呀!

            人群中有人喊道:“你這女人好沒道理,那你往日不說,今日殿下在金陵才說,這是要鬧事嗎?果然是最毒婦人心!”

            那女人聞言就怒了,說道:“當年言秉興每年給了些錢糧,勉強夠我母子度日,可前幾年那些錢糧就沒了,沒了!難道要我繼續去操持舊業嗎?”

            回過頭,這女人沖著剛出來的言鵬舉說道:“言鵬舉,你自己說說,剛才我的話可以錯處?”

            言鵬舉冷著臉道:“鬧什么鬧?當年你下藥讓家父犯下大錯,若不是家父念著你不易,放了你一馬,今日你可還能茍活?”

            “哦!原來是下藥啊!怪不得,言先生何等的君子,怎么會和你這等人盡可夫的青樓女子媾和,卑鄙!”

            有人大抵是言秉興的粉絲,馬上就義正言辭的喝道。

            那女人也不惱,只是冷笑道:“當年言秉興是如何跪在我的面前懺悔的,你可以去問問,只說自己酒后失德,可那日他就喝了一杯酒,還是最淡的酒!”

            呃!

            言秉興的學生多,每年來拜訪的不少,所以他的酒量大家都清楚,絕非一兩杯的事兒。

            “至于說下藥,你是他的兒子,你去問問他,那日我本不想見他,可他卻在門外吟詩,一連吟了十余,后來他還親手寫了留在我那,若是不信,那便看看。”

            這女人說著就從懷里摸著一個小卷軸,展開后,走到人群前曬了一圈。

            “這是言先生的字,確定無誤。”

            “而且這十多詩從未見過,可見確實是……”

            “哎!剛才看這女人好生豐盈,原來是卷軸在頂著,沒意思了!”

            展示一圈之后,這女人回頭沖著言鵬舉說道:“你家若是有本事那便來搶,就如同當年我兒還小時那般來搶。”

            “娘……”

            那個叫做言興的年輕人膝行過來,抱著女人的腿大哭著。

            哎!

            這女人摸著言興的頭,嘆息道:“當年娘說你被溺死了,所以才得活,如今你長大了,娘帶你來看看你的親生父親家在哪,不過你記住了,咱們不是來乞討的,娘就算是操持舊業也能養活你,不去求那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言興仰頭道:“娘,我以前誤會你了,等回去我就去找事做,我來養活您。”

            女人眼中含淚,顫聲道:“好!我們走。”

            圍觀的人沉默著,有人不忍的垂眸不去看這個讓人悲傷的場景,有人看向言鵬舉的眼神中帶著鄙夷……

            言鵬舉被這些眼神逼得胸悶,看著言興扶著那女人緩緩而去,人群默默的讓開了一條路。

            胸悶,言鵬舉只覺得有什么東西在噴薄欲出,憋得難受。

            那對母子走到人群中間時,人群中突然伸出一只手來,手中是一張紙。

            寶鈔也是紙!

            這是一個眼中含淚的男子,他看到女人詫異,就說道:“我當年也是被寡母養大的,可總算是沒人打壓,所以,你的痛苦我能理解,拿著吧,算是一個幫助,希望你兒子以后能有出息。”

            女人茫然看著那張十貫的寶鈔,搖搖頭道:“謝謝了,不過還是算了,嗯,謝謝了。”

            男子愕然,就這樣伸著手,看著這對母子離去。

            “噗!”

            當這對母子消失時,大門外的言鵬舉張嘴就噴出了一口血,然后身體往后倒去。

            “大少爺!大少爺吐血了!”

            管家眼疾手快的扶著言鵬舉喊道,然后覺得腰間一疼,就殺豬般的叫喚起來,旁人看了還以為他是在心急,不禁暗贊一聲忠仆。

            可管家卻知道自己犯錯了,因為掐他的那只手來自于言鵬舉。

            一片兵荒馬亂中,人群漸漸散去,唏噓聲卻一直在嚴家的門外回蕩著。

            “知人知面不知心!”

            “嚴家算是完蛋了,名聲掃地。”

            遠處的一家酒樓的二樓上,方醒放下望遠鏡,回身對費石說道:“不錯。”

            費石笑道:“伯爺過獎了,這等小事誰都能做。”

            兩人沒走,等了一會兒后,有人敲門,然后等人進來,卻是先前那個眼含熱淚給那女人寶鈔的男子。

            男子堆笑道:“伯爺,大人,那對母子就在門外。”

            方醒微笑道:“你做的不錯,若非知情人,根本就區分不出你的身份。”

            費石馬上就說道:“嗯,你很好,且退下吧。”

            男子滿臉喜色的出去了,隨后那對母女進來行禮。

            方醒沒說話,只是看著那個年輕人眼中的貪婪微微嘆息著。

            那女人擠出笑意道:“大人,民婦剛才可沒出錯吧?”

            費石板著臉道:“不錯。”然后他拿出幾張寶鈔,說道:“三十貫,而且以后嚴家絕對不敢動你,此后你便安生過日子吧。”

            女人跪地喜道:“多謝大人,民婦馬上就回去,此后為大人立了牌位,日日供奉。”

            費石的臉頰微顫:“不必了,去吧。”

            那年輕人納悶的道:“大人,小的……”

            費石拿出一張寶鈔:“十貫,你既然要出門做生意,本官這里會為你辦好路引,馬上就走。”

            年輕人的眼中有失望之色閃過,卻不敢再求,只得拿了寶鈔。

            費石警告道:“誰若是反口,秦淮河中的魚可是吃人肉的。”

            女人笑吟吟的道:“大人放心,民婦早就贖身了,稍后會去找個老實男人成親,好好的過日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
    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