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動靜太大了,有人看不過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動靜太大了,有人看不過去了字體大小: A+
     
            劉觀很羞愧,一見到方醒就自嘲道:“本官被那陳勝鐸的軟弱給騙了,誰知道這人居然是深藏不露,慚愧。”

            方醒正在寫奏章,聞言把筆一擱,說道:“此人只是在拖延時間罷了,一旦京城拿下了陳不言,抄家必然能抄出東西來。只不過這人為何篤定陳不言能翻身呢?真是可笑。”

            劉觀坐下,面帶憂色的道:“金陵六部被拿下了三部,都查院的鄭多勉也未能幸免,殿下太急了呀!應當等陛下處置才是。”

            “你在擔心什么?”

            朱瞻基此行下來帶有立威的用意,拿下三部在方醒看來不算多,若不是禮部尚書全然是在混日子,沒具體事務做,那也可以拿下。

            劉觀看看門外,身體前驅,低聲道:“你別忘了科學,殿下親近科學這不是什么秘密,而此次一家伙拿下了三個尚書,一個左都御史,下面的官吏更是被抓了三百余人,興和伯,別小看了南方人啊!”

            方醒冷冷的道:“六部被打了三部,還有誰敢興風作浪?”

            劉觀苦笑道:“實話實說,若不是擔心以后被牽連,本官是不愿意說的。”

            方醒的面色不變:“劉大人請說。”

            劉觀盯著方醒,緩緩的道:“打下三部尚書不打緊,就算是全打下去也不打緊,興和伯可知……科學如今在南方的傳播嗎?”

            方醒已經明白了,他說道:“可那也只是在那些一生都無法進學的普通百姓周圍傳播,難道……”

            劉觀坐直了身體,似笑非笑的道:“興和伯,百姓學了科學……你讓那些士紳和官吏怎么去管治他們?”

            方醒依然面無表情,劉觀嘆息道:“興和伯,科學的幾本書本官也算是走馬觀花的看過了,果然于開智有大用,百姓開智……官吏奈何……而且,你這置先圣于何地?”

            方醒笑了笑:“南方文風鼎盛,傳言每村皆有村學,難道還怕科學這個散兵游勇嗎?”

            劉觀的身體后仰,夸張的嘶嘶吸氣,斜睨著方醒道:“可這次南方之行動作太大,興和伯,立威不是這般立的,殿下親近科學不是什么秘密。六部去了三部,外加一個左都御史,幾百官吏被抓,興和伯,這是在干什么?”

            這話聽著像是在質問,可方醒卻只是微笑著,不知道劉觀今天是抽了什么風,居然來主動示好。

            劉觀坦然的道:“這是在捅馬蜂窩,本官弄不好也會被南方文人們記恨,所以就算是為了自己,本官也得勸勸,不過卻……晚了。”

            捅了馬蜂窩是啥結局?

            “官員們在逃過一劫之后,他們會害怕,害怕什么興和伯自然清楚,所以……他們不會動作,可南方人杰地靈,多有威望高的士紳,這些人才是南方的實際控制者,興和伯,不可小覷啊!”

            方醒面無表情的道:“這只是一次碰撞罷了,而且只是一次試探性的碰撞,方某期待已久……”

            北征在即,朱棣的身體也在走下坡路,方醒早就想找個機會和南方的文人們碰碰,算是一次試探,試探對方的底線,也告知自己的底線。

            方醒走到門外,看著太陽高照,笑道:“這人就像是一年四季一般,沒有一帆風順的,今日艷陽高照,明日有可能就是大雨傾盆……”

            ……

            南方從來都是中原的大后方,從前宋開始,除非是亡國前夕,南方都是歌舞升平。

            而這種環境也讓南方的商貿達,有了錢之后,必然是要讀書的,于是各地的學校密布。

            應天府有一位教授,注意,這個教授可不是國子監那等教授,他的編制在應天府,是唯一的教授。

            從九品,看似很低,可此人早年間輾轉于南方各地擔任教授,直至六十余歲,子孫們擔心他的身體,苦勸,這才退休在家。

            這樣的人看似不起眼,可當言秉興六十大壽時,從大明各地趕來慶賀的人幾乎把言家給淹沒了。

            這是言秉興退休前的一次大聚會,也是他為子孫們鋪路的一次壽辰,至此他就半隱退在家中。

            年紀大了要懂得養生之道,所以言秉興每日起床后就會在院中散步,而陪同的就是他剛納半年的小妾飛燕。

            言秉興的臉永遠都是在板著,長期的教授生涯讓他不怒自威。三縷長須飄飄,兩邊嘴角彎下,一般人看到就會感到心中虛。

            不過飛燕卻不會,十七歲的年齡,青蔥般的人兒,那窈窕的身材讓言秉興的臉上多了些許柔情。

            “老爺,您昨夜可沒睡好,吃了早飯便歇息歇息吧。”

            飛燕俏皮的歪著腦袋攔在言秉興的身前,雙手背在身后,越的顯得身材誘人。

            言秉興作勢瞪眼,可飛燕卻是他這半年來的心頭好,一點都不怕。

            “你懂什么,這是大事,老夫自然要斟酌。”

            言秉興招招手,飛燕就蹦跳過來,然后伸出小手,任由那只帶著老人斑的手握著。

            吃完早飯,言秉興叫人喚來大兒子言鵬舉,然后言鵬舉就親自去套了車,陪著老父出門。

            言鵬舉很穩重,他目前在金陵國子監擔任五經教授,職位不高,但有言秉興的面子在,從祭酒到下面的雜役,無人不給他面子。

            不過到了大宅院的外面時,守門的卻是朱瞻基的侍衛,卻不知道言家的名氣。

            “殿下正在處置政事,無暇見客,請回吧。”

            言鵬舉愕然,在金陵城中還沒有不認識他家的,可……

            身后一陣干咳,言鵬舉趕緊去扶了老父下車。

            言秉興穿了一身青衣,近前拱手道:“原應天府教授言秉興請見殿下,還請通報。”

            侍衛看到言秉興的氣質后就收起了輕視,點頭道:“且等著。”

            沒多久侍衛回來,點頭道:“言先生請進。”

            言秉興微微頷,在言鵬舉的攙扶下進了大宅院。

            等在前廳見到朱瞻基和方醒后,言秉興看都不看方醒一眼,只是恭謹的給朱瞻基行禮。

            朱瞻基開始也不知道此人,后來還是費石介紹,才知道言秉興的跟腳,所以才拔冗相見。

            “言先生請坐。”

            對年長者,不管是誰,總會給予優待。

            言秉興坐下后,拱手,目光炯炯的說道:“殿下,老夫聽聞殿下欲大興科學……”

            朱瞻基微微一笑,說道:“言先生此言何意?”

            上位者不要輕易表態,不然就是把柄。

            言秉興的雙眼微瞇,就像是他以前看著那些犯錯的學生般一樣,“殿下,所謂科學,老夫也見過,卻是蠱惑人心之學,若大興此道,則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長久下去,大明危亦!”

            方醒在看著言秉興,看著他一番話就把朱瞻基的回避戰術給頂回去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
    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