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御史發瘋,尚書自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御史發瘋,尚書自危字體大小: A+
     
      回到臨時住所,朱瞻基見到了方醒。

      嚴肅的方醒!

      “瞻基,大事件!”

      朱瞻基瞬間就目露精光,“是誰?”

      方醒把一摞供詞遞給他,介紹道:“主犯是北平工部左侍郎陳不言,這位陛下曾經大力褒獎過的好官,卻在家中藏了有價值二十余萬貫的財物,瞻基,這大概是永樂朝難得一見的貪腐大案,你敢不敢連根拔起?”

      朱瞻基沒有猶豫,眉間全是堅毅的問道:“劉觀呢?”

      方醒面露滿意之色道:“劉觀帶著人犯還在水上飄著,等晚上再上岸。”

      朱瞻基閉上眼睛,把這里面的關系捋一捋,說道:“劉觀會不會通風報信?”

      “我派了人貼身盯著他,若是敢泄密,馬上拿下!”

      方醒更狠更果斷,直接準備拿下一位左都御史。

      朱瞻基點頭道:“非常時期,不可怠慢,只要措施到位,劉觀就不敢妄動。”

      方醒想起劉觀在得知陳不言涉案金額時的錯愕,就有些不屑。

      不管是誰,文官們在處理這等大案時,不考慮自身利益的罕見,真的罕見。

      先謀身,再謀事,這是一種通病!一種已經形成了共識的通病!

      朱瞻基垂眸問道:“還有誰涉案?”

      小官小吏朱瞻基不會問,他要的是大老虎!

      方醒搖搖頭道:“陳不言的兒子陳勝鐸也不知道人是誰,不過往年那人和陳不言有書信往來,很頻繁,這是一條重要的線索。還有,金陵城中有人專門給他們銷贓,必須要馬上拿了那個團伙。”

      “陳不言利用南方的工程大肆搜刮克扣,你可還記得錢均驊抱怨各地的工程都超出了預算?”

        朱瞻基點點頭道:“難道是錢均驊?”

      方醒想起錢均驊那被曬黑的臉,皺眉道:“說不準,這年頭的官員太能裝了,不好憑著外觀判斷。”

      朱瞻基同意這個說法,他說道:“那便要盯緊了各部侍郎以上的官員,勒令不許離城……這不好,會狗急跳墻。”

      方醒點點頭道:“咱們不急,若是有人急了才是好事。”

      稍后,費石也來了,他稟告道:“殿下,臣的人已經在城外布控,城內的就只能靠東廠了。”

      安綸大概要哭了吧,方醒幸災樂禍的想著。

      若是有一位重臣出逃,馬上就會在大明引發轟動,而后責任人自然會倒血霉。

      ……

      金陵都查院的左都御史鄭多勉就覺得自己離倒血霉的日子不遠了。

      “你們這群蠢貨!殿下在秦淮河可叫女人陪睡了?有嗎?”

      十多名御史在大堂前站著,面無表情的聽著鄭多勉在噴口水。

      看到這些人的麻木模樣,鄭多勉的火氣更大了。

      “興和伯去了江陰,殿下在金陵游玩是為何?難道他不會叫了女人去住所嗎?誰敢拒絕?”

      鄭多勉氣急敗壞的道:“蠢貨們!殿下都不惜自污來掩護興和伯的行動,你們可能想到這案子會有多大?啊?”

      還是無人變色,鄭多勉突然有些灰心了,他的肩膀一下就垮了下去,苦笑道:“咱們本就不被殿下信任,你們還特么的上彈章,好啊!好啊!你們都厲害,卻不知道去查一查還有誰是貪官,只知道去攻擊殿下……”

      下面終于有人變色了,他拱手道:“大人,您是說……我們反而成了幫兇?”

      “你說呢?”

      鄭多勉無奈的道:“你們這群蠢貨,這等行徑在陛下的眼中就是不務正業。可本官看你們這幾日還自鳴得意,真是愧為你們的上官啊!本官當不起你們的上官,從今日起,你們自由了,去吧,想彈劾誰就彈劾誰,本官不管了!”

      看著鄭多勉拂袖而去,這些御史都面面相覷,有人就心虛的道:“咱們是不是太那個……盯著殿下了?”

      “不盯著殿下,咱們還能盯著誰?難道去盯著六部尚書嗎?那等殿下前腳一走,咱們馬上就會倒霉。記住了,這里是金陵,不是有陛下在的北平,他們想整咱們再容易不過了,隨便找個借口就能咱們生死兩難。”

      “難道殿下就不能讓咱們灰頭土臉嗎?”

      “灰土頭臉,可卻不會倒霉!”

      “殿下要顧忌著身份,而且沒聽說嗎?太子和太孫之間可有些不大對路了,咱們怕什么?”

      “也對,這一次的彈章,一定能讓咱們聲名遠揚,就算是丟官也值了!”

      “好,王兄此言甚好,咱們讀圣賢書,當勇于任事,怕什么,去了也能青史留名!”

      “……”

      一群御史心思各異的在互相吹捧,而鄭多勉卻已經派出了人手去請人。

      六部尚書來了五個,禮部尚書說是病了來不了,其實就是不想摻和這攤子破事,明哲保身而已。

      大家在正堂坐下后,作為召集人,鄭多勉嚴肅的道:“興和伯去了江陰,本官想大家都該猜到是誰倒霉了吧?那便不說了。可本官記得那陳不言在金陵可是交好多人……”

      氣氛凝滯,大家都猜到了是陳不言倒霉,所以一直悶著。

      鄭多勉說道:“陳不言是北平工部左侍郎,咱們南邊的多項工程他都插手了,其中大概數錢大人的嫌疑最大。”

      錢均驊有些茫然的道:“那些工程被貪腐了本官知道,還跟殿下說了一嘴,可本官并未貪腐啊!”

      鄭多勉看了這五人一眼,冷笑道:“那陳不言在南邊插手工程之事,誰給他牽的線?誰幫他拿了那些好處?”

      錢均驊眨巴著眼睛道:“本官不知道啊!當時本官還問過你鄭大人來著,你卻說此事要慢慢的查,如今事發了,鄭大人,你查的如何了?”

      鄭多勉被這番話差點梗出一口老血,他搖頭道:“本官下面的那些御史都不好管,瘋子般的去彈劾太孫殿下,這是嫌本官的事情太少了呀!”

      這個辯解錢均驊是認可的,所以他認真的道:“鄭大人,那你這就是不稱職了,回頭把那些御史換一批吧。”

      鄭多勉看著他認真的表情,也認真的說道:“好,本官回頭就上奏章,把這批御史趕回家種地去!”

      周應泰冷笑道:“他們回家也不會種地,家中早就良田成片了,自然有莊戶出力。”

      這話把那些御史的真面目掀開了,可還不夠徹底。

      曲勝臉上帶著不屑說道:“回家就可以說是耕讀世家,還帶著批龍鱗的名氣,以后家里就成了當地望族,這筆買賣怎么都不虧,還賺大了。”

      連吏部尚書丁普都有些無奈的道:“批誰不好?批陛下都成,可他們去批太孫殿下,這事不地道,陛下肯定會雷霆震怒,鄭大人,趕緊吧,再追加一份奏章,請罪!”

      鄭多勉感激的沖著丁普拱拱手,“已經加了,不過目前本官擔心的是……江陰那人會牽連到誰,各位,若是有人涉案,還請說出來,大家群策群力,只要不是涉案太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
    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