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集體請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集體請客字體大小: A+
     
      感謝書友:“楓之邂逅”的萬賞!

      ……

      朱瞻基到金陵的第三天,金陵六部的尚書集體請客,而朱瞻基居然也答應了。

      “去看看也好,不然人心惶惶的,上下不安。”

      五百騎兵在孫越的帶領下去了一趟龍潭,這事兒看到的人太多了,瞞也瞞不住。

      隨后龍潭的某個村子被一鍋端了,這事兒也傳到了金陵城,于是乎金陵城中人人自危。

      兩人在大宅院里過的頗為逍遙,整日吃了就在院子里閑逛。

      方醒弄了兩根魚竿,大清早兩人就坐在水池邊釣魚。

      鯽魚貪吃,但口輕,且頻繁。所以釣了一會兒,多次提空之后,朱瞻基就沒了耐心。他隨手把魚竿扔在邊上,拿著最新的話本津津有味的看著。

      方醒最喜歡這等可以看到魚兒咬鉤的過程,十次提竿五次中。

      “水里有肥泥,還有荷花,這魚得有三兩,中午熬鍋湯喝喝。”

      方醒身邊的小桶里多了十多條鯽魚,其它魚類卻在昨天被喂了一次,不肯吃鉤。

      “什么故事?”

      方醒也沒精神了,任由浮漂一點一點的。

      朱瞻基挑眉道:“說的是書生上京趕考,饑寒交迫中,幸而遇到一對父女伸出援手,然后…..”

      “然后可是書生應諾娶了那家的女兒,最后進京一舉高中,后來就變心了?”

      朱瞻基點點頭,無趣的道:“都是套路啊!”

      方醒正色道:“對,這就和官場上一樣,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呃……

      朱瞻基無語,因為朝中也大多是套路,所以年輕官員才要多磨礪,熟悉了這些套路之后你才能升職。

      “可沒了套路,人人出新,德華兄,這大明就要亂了。”

      朱瞻基反擊了一下,方醒卻認輸了。

      “是,任何國家,把好的一面保留下來,然后成為一個套路,這就是構架。構架穩定,國家才能穩定。”

      “德華兄,你說今日是什么宴?”朱瞻基把這本不知道從哪尋摸到的話本扔在一邊,漫不經心的問道。

      “反正不會是鴻門宴,就算是,那也不怕……”

      ……

      而此時的莫愁卻在和周應泰辯駁著。

      周應泰一直在保持著微笑:“此次不但是殿下要來,興和伯也會來,莫愁姑娘,騰空了神仙居吧,那些商人不會有意見的。”

      莫愁垂眸說道:“周大人,二樓安全,最多就是殿下他們來和走的時候,讓些軍士來擋住兩邊就好了吧,不然小女心中不安。”

      周應泰有些無奈,若是其他人,他此刻已經呵斥了,可莫愁不行,他前腳呵斥,保證后腳那位興和伯就會給他上眼藥。

      “哎!莫愁姑娘,你這個讓人……”

      莫愁抬起頭來,眼中多了些驚意,把周應泰下面的話都堵住了。

      于是等到中午時,神仙居的一樓依然高朋滿座,可卻吃的很慢,都在看著站在外面的一排官員。

      六部尚書都恭謹的在門外等候,那客人不言而喻,自然只能是朱瞻基。

      能接待這等規模的宴請,整個大市場的人都對神仙居刮目相看。

      “第一鮮都沒去,反而來了神仙居,嘖嘖!這莫愁看來很得興和伯的寵愛啊!”

      有人惡趣味的把這兩者聯系在一起,于是引發了帶色的調侃和話題。

      “來了來了!”

      幾個衙役一路飛跑過來,氣喘吁吁的說道。

      六位尚書中,禮部尚書沒精打采不想管事,剩下的五位互相看一眼,然后齊齊走下臺階,朝著朱瞻基來的方向站定。

      一排排的衙役過來,然后把這條街的兩邊都站滿了。

      等朱瞻基和方醒現身時,頓時一陣嘈雜,甚至有人在喊太孫殿下。

      朱瞻基朝著兩邊拱拱手,微笑著,很是親民。

      “殿下,可抓到貪官了?”

      一個男子在二樓現身,他把半個身子都探出窗外,搖搖欲墜的看著有些讓人揪心。

      “大膽!”

      下面的衙役馬上就戟指這廝,卻嚇得他差點跌了下來。

      朱瞻基的眼皮跳了跳,卻不會回答這等問題。

      上位者做事不同于小民的快意恩仇,必須要統籌規劃,從整個國家的高度去處置事務。

      樓上那人沒得到回應,就失望的準備回去,卻不小心手一滑,整個人就掉了下來,頓時一陣兵荒馬亂。

      等朱瞻基進了大堂后,莫愁親自出迎,賈全湊過來低聲道:“那人摔在了下面的架子上,就是背上多了幾道劃破的傷口,無礙。”

      朱瞻基點點頭,然后在大堂食客的矚目下上了二樓。

      莫愁引著上去,在最大的一個包間外站定,要弟開門,然后閃開。

      里面是兩張桌子,墻壁上有些字畫,看看新舊,多半都是最近才購入的。

      朱瞻基進去,隨后大家魚貫而入,卻在入座時鬧了笑話。

      六位尚書,禮部尚書大抵覺得自己前途無亮,干脆就不爭。

      因為方醒坐在了左邊,右邊的那個位置就成了高坐。于是剩下的五位,吏部尚書丁普剛想過去,可工部尚書錢均驊卻速度更快。

      老家伙平時都在裝老實啊!

      丁普此時反而不爭了,只是腹誹著平時以實干家形象出場的錢均驊。

      錢均驊的皮膚有些黑,還粗糙,一坐下就不管不顧的說道:“殿下,各地的大小工程不少,可終究失于監管,錢糧不夠啊!北平那邊可能再給些?”

      呃!老家伙原來搶座位是為了這個啊!

      丁普不屑的低下頭,覺得這廝是在自討沒趣。

      朱瞻基認真的看了看錢均驊,也認真的說道:“先厘淸吏治,然后清理舊賬,差了多少要找到源頭,然后你再上奏章。”

      “多謝殿下!”

      錢均驊一聽就歡喜不已,拱手的時候動作大了些,結果不小心就把正在給他倒茶的伙計給來了一下。

      被一肘打在肋下是什么感受?

      那伙計面色發青的悶哼了一聲,卻穩住了手中的茶壺。

      “呀!對不住了啊!我來我來!”

      錢均驊歉然的起身接過茶壺,然后順手就給大家倒了茶水,動作自然。

      朱瞻基垂眸,看似不悅,可卻在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錢均驊。

      隨即上菜,尚書們一一起身敬酒,朱瞻基不好掃了他們的面子,也一一喝了。

      只有錢均驊,這人居然在沉思,眼睛飛快的眨動著,嘴里念念有詞,卻忘記了給朱瞻基敬酒。

      方醒對著門內的小刀點點頭,小刀就佯裝成要去窗戶那邊觀察一下,走過了錢均驊的身后。

      “興和伯,周某敬您一杯。”

      方醒在觀察著這些官員,周應泰卻端著酒杯起身敬酒。

      方醒起身,周應泰環視一周道:“此次殿下和興和伯南下厘淸吏治,下官深感痛心,為何?”

      這個話題有些沉重,朱瞻基也放下筷子聽著。

      周應泰皺眉道:“南方官場久離北平,久離陛下,下官看都有些懶散了。當然,這里也包括下官在內。懶散必然生弊端,貪腐緊隨其后,殿下,此次肅貪,金陵兵部上下當傾盡全力,若有不實,臣當請罪辭官!”

      周應泰斬釘截鐵的一番話讓朱瞻基也不禁撫掌道:“好!皇爺爺在北平一直在記掛著金陵這邊,懶散那是以前,希望你們以后牢記周大人的這番話,勤勉的臣子……皇爺爺不會看不到!”

      周應泰面色發紅,激動的道:“多謝殿下的肯定,臣此后當痛改前非,把金陵兵部管好。”

      曲勝看到氣氛大好,就說道:“殿下,周大人心情激蕩,臣看非得要三杯酒才能平復啊!”

      “對對對!”

      錢均驊被驚了一下,抬頭就說道:“對對對,就差了三萬多貫。”

      眾人看著他的模樣,不禁哄然大笑。

      笑聲傳到了外面,莫愁輕舒一口氣,然后交代道:“你們多留心,還有記得伯爺喝酒后就不吃飯,稍晚些就把米飯送進去,就說……這米好,請貴人們嘗嘗。”

      要弟擠眉弄眼的道:“小姐去吧,我在這看著呢!”

      莫愁瞪了她一眼,然后下樓去了。

      這一眼嚇住了要弟,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莫愁的小兒女姿態,只覺得就像是……身處姹紫嫣紅之中,香氣撲鼻,卻于中間獨生一枝蘭花,亭亭玉立,與百花不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
    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