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官場修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官場修行字體大小: A+
     
      “你父親的事你無需介懷,商人終究是逐利的,敲打幾次便好了。”

      水池邊只剩下了方醒和徐方達,兩人圍著水池踱步,方醒緩緩的開解著為父親請罪的徐方達。

      “老師,家父寫了信回來,頗有悔意,且讓家中多出錢鈔,在地方修橋鋪路,施粥助貧。”

      徐方達有些欣慰和歡喜,方醒皺眉,本想……可最后還是止住了念頭。

      “人的性子會一直兜兜轉轉,在一個框子里轉動,而外界的誘惑就是轉動的原因,所以……書院要多強調學習的根本,要多灌輸,學學儒家也好,科舉洗腦。”

      “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

      方醒負手遠去,徐方達呆立著,卻不是在想方醒剛才在話里隱晦的說了他的父親徐慶,而是在想怎么在書院中持續灌輸知行書院的理念。

      ……

      “動起來!都趕緊動起來!”

      金陵都查院中,鄭多勉嘴角都喊出了白沫,揮舞著拳頭在給麾下打氣。

      那些御史們面色發紅,鼻息咻咻,就像是發現了敵人的野豬。

      機會來了呀!

      咬幾個高官下馬,肯定能一路飛升到北平!

      而在吏部,丁普只是輕描淡寫的讓人把往日的卷宗找出來,一一甄別。

      金陵城中的氣氛陡然一緊,不,應當說是金陵官場的氣氛陡然一緊。

      百姓們都幸災樂禍的在說誰最有貪腐的嫌疑,卻不知道自己的話都被人報到了東廠或是錦衣衛。

      ……

      “大人,需要甄別的消息太多了,難啊!”

      金陵錦衣衛中,十多名文書正在匯總各處送來的消息。眼睛看紅了,腦子分析麻木了,不禁就開始發牢騷。

      費石站在門邊,冷冷的道:“太孫和興和伯都在金陵,若是咱們錦衣衛出了岔子,你們以為如何?”

      發牢騷那人馬上低頭繼續看消息,室內慢慢的只余翻動紙張和自言自語的聲音。

      外面來了一人,近前低聲道:“大人,殿下和興和伯出去了。”

      費石盯著來人問道:“可有人保護?”

      “有,弟兄們看到了殿下的侍衛和興和伯的家丁在周圍。”

      費石想了想,吩咐道:“派幾個兄弟過去跟著,無需隱藏,大大方方的跟著,這樣有事才能及早知道。”

      ……

      金陵大市場,大部分商鋪都已經裝修完畢,開業了。

      方醒和朱瞻基來到了這里,看著和北平大市場一樣的布局,覺得有些乏味。

      “這里的人更多。”

      朱瞻基覺得南方不但是文風鼎盛,而且購買力也不是北方能比擬的。

      “老爺,周應泰來了。”辛老七靠近說道。

      方醒聞聲點點頭,對朱瞻基說道:“你一來金陵,這些官員都看到了希望,都想在你的面前表現一番,好飛升回北平。悠著點啊!”

      朱瞻基沒出聲,只是笑了笑。

      官場上迎來送往,攀附上官再平常不過了,他若是太不近人情,于以后不利。

      周應泰換了一身便衣,手中居然還拿著把折扇,走過來拱拱手道:“殿下,金陵城中雖然治安頗好,可終究難免會有些漏網之魚,臣回了衙門心中惶恐,就趕了來,還請殿下恕臣之罪。”

      笑容滿面的周應泰根本看不到頹廢的氣息,朱瞻基點點頭道:“如此倒是耽誤了你的事。”

      朱瞻基的敲打來的隱蔽而尖銳,周應泰正色道:“殿下還沒到,臣就已經令人在城中暗中清查,此刻臣在這里,周圍卻有人在接通各處消息,一旦有變,臣馬上會召喚人來保護殿下。”

      金陵的果然都是老油條,一番話就撇清了自己擅離職守的罪責,變成了忠心耿耿,而且還不乏機變。

      這便是老油條!

      “今日小店改行吐血清倉了!買的越多越劃算,錯過了終生遺憾啊……”

      “交趾的干果,還有犀牛角,象牙,諸位進來看看,全是剛到的新貨……”

      一路行來,和北平大市場截然不同的氣氛讓朱瞻基頻頻點頭。

      周應泰察言觀色,就笑道:“殿下,南邊的商人膽子大,心眼活,舍得下本錢,也能下臉吆喝……”

      “就是不大實誠。”

      朱瞻基說完覺得有些偏頗,就補充道:“商人少有實誠的,實誠的也很難賺到錢。”

      周應泰笑道:“正是如此,殿下所言甚是。”

      一路過去,等看到那熟悉的招牌之后,方醒笑道:“你寫的招牌莫愁都搬過來了,哈哈哈哈!”

      右邊是一家酒樓,那招牌看著有些小了,而且也有些舊。

      “神仙居搬過來了,估摸著欠了不少錢。”

      方醒知道莫愁大致的家底,所以有些好奇這女子是從哪借到的錢。

      可等再過去一些,看到神仙居進出的人流后,方醒反口道:“那些人估摸著是巴不得她借錢吧!”

      對于那些放貸的人來說,神仙居這等有背景,有特長的酒樓,當然是想都不用想,只是一句話:你想借多少?

      三人進了大堂,看到本該擺放柜臺的地方,此時卻是一個小巧的屋子,而屋子對著大門的地方開了個窗口,莫愁正坐在里面,低頭打算盤。

        “三位可是來用餐嗎?請問是在大堂還是二樓的包間?”

      有伙計迎上來問道。

      “就在大堂。”

      朱瞻基吩咐道。

      要弟從后廚過來,看到朱瞻基三人后楞了一下,趕緊就去告訴了莫愁。

      “殿下,伯爺,周大人。”

      莫愁歡喜的出來,帶著他們去了光線最好的窗戶邊。

      “你這都用上玻璃了啊!”

      這里的窗戶全是玻璃,所以感覺窗幾明亮,心情舒暢。

      莫愁說道:“嗯,他們說先欠著,不行就退貨,所以小女就用了。”

      朱瞻基看了方醒一眼,等莫愁去安排飯食后,就取笑道:“她倒是單純,無需煩惱,自然有人分憂。”

      周應泰不敢取笑,只是看著方醒的反應。

      “那些商人上次在北平被收拾了一頓,后來就怕了,各種手段一起上,就想展露一番后悔莫及的模樣,只是卻脫不了商人的鉆營本色。”

      三人坐下,沒多久就上菜了,熱氣騰騰的,而且還有幾道私房大菜,在大堂是見不著的。

      周應泰吃的坦然,雖然沒有酒,卻把氣氛弄的很是歡愉。

      這也是官場中的一種修行手段,不會做人就別想著做官。

      方醒默默的品嘗著,于細微處發現了些許長進,不禁微微點頭,覺得看似不爭的莫愁卻也有一顆不肯服輸的心。

      “你說誰最貪?那肯定是金陵六部的,不對,要除去禮部,禮部屁事沒有,就是個清水衙門,其它五部肯定都貪了!”

      這時邊上有人大聲的說了一番話,讓朱瞻基饒有興致的挑眉聽著。

      周應泰微微一笑:“殿下,這些只是百姓的臆測罷了,臣聽得多了,早就一笑置之。”

      朱瞻基點點頭道:“船隊在運河中遇襲,有人聯合了哈烈人一起動手,這……又算是什么?”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