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春雨中的慶壽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春雨中的慶壽寺字體大小: A+
     

    感謝書友:“夢幻殘天”的萬賞!

    ……

    張茂微笑著,目光淡淡。

    “殿下,臣只是去說了一些關于戰略之事,陛下剛才已經訓斥過臣了。”

    方醒不慌不忙的道,那條小狗一路嗅著到了他的腳邊,伸出爪子去撓他的鞋子。

    “你啊你!你所謂的戰略本宮已知,可那些都是大明的機密,卻不好泄露,下次注意些吧。”

    “是,臣告退。”

    方醒輕輕的抖了一下右腳,那小狗的爪子被震開,然后又不依不饒的追上來。

    朱高熾和張茂看著這一幕,朱高熾嘴角含笑,而張茂卻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目光開始有些散亂。

    方醒俯身把小狗抱起來,交給了過來的梁中,然后轉身而去。

    朱高熾接過小狗,輕輕的撫摸著它的頭頂,問道:“引真以為如何?”

    張茂低笑道:“殿下,興和伯辦新學,聚寶山衛更是開了大明衛所的先河,所有的火槍和火炮都是由……興和伯一手操辦,再有武學教授之名……太孫殿下之師,以后當可托以國事。”

    看到朱高熾微笑不語,張茂就瞥了梁中一眼,說道:“還有土豆,多少人賴以活命的恩物,臣閱歷史書,卻從未見過此等文武皆能的重臣,嘆為觀止啊!”

    梁中在邊上侍奉,聽到張茂明褒暗貶的一番話后,不禁暗自冷笑著。

    方醒又未曾弄權,按照你張茂的說法,這等不弄權的臣子都要去懷疑和防備,以后大家干脆都當閉口葫蘆好了,也別做事了,那樣方能保的安全。

    “引真偏頗了。”

    朱高熾只是淡淡的一句話,張茂就趕緊認錯。

    “殿下,臣只是仰慕興和伯的才略,失言了。”

    張茂略帶歉意的躬身請罪,隨后告退。

    朱高熾摸著小狗,淡淡的道:“人以群分,不合則牽制,你不懂,所以不可妄言。”

    “是,殿下。”

    梁中知道朱高熾的意思,那就是讓他別亂傳這里的話。

    這是一個警告,讓梁中心中一凜的警告。

    而張茂出去后就找到了正在抄錄奏章的文方。

    “如何?”

    本來前幾日的天氣不錯,可一場春雨之后,人人又都穿上了棉衣,只有文方依然是一襲單衣,看著灑脫不羈。

    張茂坐在邊上,目光漸漸深邃:“還行,小弟試探了一下,殿下看來對他還是有一番寵信。不過天長日久……”

    文方放下毛筆,活動著手腕道:“天長日久,猜疑就會多,你多說說,不過要注意分寸,一旦露骨,殿下肯定會警覺。”

    張茂笑道:“殿下應當知道小弟的意思,不過卻沒打斷,這便是牽制。有此牽制,才有咱們的前程,言誠兄,君王當秉承中庸之道才是啊!”

    文方身體一抖,嗤笑道:“不過是左右平衡之術罷了,我輩當效仿先賢,好生輔佐才是。”

    “是啊!殿下雄才大略,正是吾輩的明君,而侍奉明君開創盛世,正是吾輩此生的榮耀,當閃耀于史冊之中,流芳千古……”

    ……

    耳邊聽著窗外的滴水聲,淅淅瀝瀝的。

    屋檐上的苔蘚漸漸的多了許多新綠,一只螞蟻在上面來回爬動,卻不知道是否在尋找食物。

    簡陋的斗室之中,一桌,一椅,一蒲團。

    而明心就坐在蒲團上,雙目微瞇,仿佛是在聽著那水滴聲。但他的雙手卻是時握時放,顯然并無此等閑情雅致。

    “明心師傅,有人找。”

    門外有人輕聲呼道,卻如雷霆般的讓明心失態。他一下就蹦起來,走過去開門,然后……

    “害怕了嗎?”

    方醒笑的云淡風輕,微微細雨卻不肯打傘,就像是踏春的游客,出現在了這個地方。

    明心看都不看那個小沙彌一眼,強笑道:“伯爺光臨,貧僧榮幸之至,請進。”

    看到明心側身迎客,方醒卻說道:“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方某對寺中的景致頗為景仰,大師可愿為導游?”

    明心合十道:“此貧僧之愿也!”

    慶壽寺始建于前朝,以雙塔而聞名,寺內景致頗多。不過兩人都不是來欣賞景色的,所以只是隨意漫步。

    一陣風吹過,明心打了個冷顫,所謂的楊柳風,可這里是北平啊!冷死人了!

    伸手擦去臉上的水氣,明心看看身后無人跟隨,就苦笑道:“興和伯,貧僧可是備受煎熬啊!那孩子一日不出世,貧僧就一日不得安寧。”

    小徑清幽,兩邊的松樹樹皮被雨水浸染,看著好似黑色,幽遠而孤寂。

    空氣很好,滿是植物的味道。

    方醒摸摸松樹樹干,得了一手的水漬和一些不知名的黑色顆粒。他仰頭看著樹頂,說道:“這人就是這樣,你想活的和青松一般的挺直,可有人卻想讓你彎曲著生長,所以明心,這便是你的劫數,過了就是海闊天空。”

    明心卻沒有什么海闊天空的心情,他強笑道:“聽聞目前的國事殿下管了大半,貧僧心中沒底了呀!”

    “你怕了?”

    方醒輕輕拍打著樹干,樹上的水滴落下來,冷颼颼的。

    “怕了。”

    明心承認了自己的膽怯。

    “莫擔心,陛下在時孩子出世,此事便穩妥了。”

    方醒丟下這個答案,然后獨自往里走,留下了明心在呆。

    良久,明心才恍然大悟,微笑道:“是了,陛下一旦定下來,就算是……也能壓住人,到了那時,誰敢對我動手?那便是大逆不道。”

    “伯爺……”

    等他清醒時,卻失去了方醒的蹤跡。回四顧,四周靜悄悄的,只有些水滴在地面時的聲音。

    明心打個冷顫,急匆匆的就追了過去。

    無人的小徑突然來了兩人,他們在方醒剛才站的地方停住。

    “那和尚要盯緊,若有不軌,殺了便是。”

    “是,大人,只是興和伯卻插手了。”

    “無礙,興和伯和太孫的關系你也知道,他不會壞事,只會幫襯。”

    “大人,剛才興和伯大概是點了明心幾句,也不知道說的是什么,咱們可要去逼問一番?”

    “別去,陛下此舉不同尋常,咱們只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多嘴多舌,亂伸手,那會壞事。”

    “多謝大人提點,咱們這差事也就等著太孫妃產下孩子就結束,倒也輕省。”

    “不輕省,所以我才讓你們少多嘴,不該過問的事別問,否則到時候連累大家……”

    “是,小的知錯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
    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