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金陵官場的小震動(為白銀大盟趙3華賀,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金陵官場的小震動(為白銀大盟趙3華賀,五)字體大小: A+
     

    諸君,爵士這算是爆肝了吧?

    ……

    莫愁本想走,卻被金陵戶部的人請進了門房,然后奉茶。

    這是什么意思?

    莫愁想了半晌沒想明白,而里面的競價也停止了。

    “要弟,商鋪都租完了,咱們還是回去經營神仙居吧,反正一年也能賺到不少錢。”

    要弟不滿意的道:“小姐,這事明明是他們虧心,不給個說法,咱們就不走。”

    “莫愁小姐,我們大人有請。”

    莫愁一驚,旋即起身跟了進去。

    等莫愁出現時,那些商人都有些覺得莫名其妙的。

    “怎么連女人都進來了?”

    “那是誰?”

    “咦!這女人我認識,是神仙居的莫愁。”

    “興和伯的外室?”

    “對,就是她,只是她來干什么?”

    莫愁被這些人盯著沒慌,而要弟的步伐卻有些凌亂,就瞪了這些人一眼。

    “好漂亮的女子,嗯……說漂亮有些……不恰當,應當是……秀眉微蹙,令人憐惜,卻又如空谷幽蘭,讓人一見忘俗。”

    “嘖嘖!興和伯好眼力啊!”

    “什么好眼力!不如說是好福氣!”

    在這些嘀嘀咕咕中,莫愁進了里面。

    三人,莫愁只認識費石,就福身問好。

    費石不敢托大,起身避過,然后給莫愁介紹了曲勝和安綸,莫愁一一行禮。曲勝笑著避開了,而安綸卻緩了一步,心中有些懊悔。

    朱棣的衰老不是什么秘密,朱瞻基終有上位的一天,到時候方醒的地位和權利肯定和現在不可同日而語,不得罪就盡量不得罪吧。

    “莫愁姑娘。”曲勝微笑道:“此事是那人的錯,本官暫停了競價,只是想做出一個補償罷了,來,你看看選哪一間。”

    莫愁愕然,長長的睫毛顫動著。曲勝看到后不禁心中微動,然后垂眸,不敢再看,免得被人發現。

    安綸想彌補剛才的事,就干笑道:“莫愁姑娘盡管選,又不是不給錢,算不得徇私。”

    莫愁看看費石,這三人中她也就稍微信任費石一些。

    費石垂眸道:“大市場是興和伯的手筆,可他私人卻不取分毫,可見公心。莫愁姑娘盡管去選,下官保證伯爺知道了也只會贊同。”

    莫愁猶豫了,她不想給方醒添麻煩。

    曲勝看看安綸,這廝卻在裝死狗,只得親自上陣。

    “莫愁姑娘放心好了,就算是戶部的夏大人知道了也不會有異議,若是有,本官擔之!”

    曲勝一臉正色的許諾道,安綸在對面低笑道:“興和伯出手,誰敢不從?”

    這廝的心眼小啊!而且不大會為人。

    費石判斷已定,就說道:“這就選吧,然后外面再開始。”

    ……

    等莫愁再次出去時,競價又重新開始了。

    “怎么少了一套?”

    競價結束后,沒中的商人都遺憾不已,有人眼尖,看到大圖紙上面有一間商鋪還在空著,就質問道。

    一個小吏走來,冷笑著把大圖紙取下來,也不和這些人解釋。

    “這是什么意思?”

    “都散了吧,得了的人三日內把余款送到戶部來,不送也行,先前交的錢充公。”

    那小吏把大圖紙卷起來,冷冰冰的交代道。

    有人還想質疑,卻被人勸阻了。

    “你沒見那個莫愁才出來嗎?多半是給她了。”

    “一個女人,在金陵城中難道也敢遮天嗎?”

    “她不敢遮天,可……”

    “跪下!”

    一些商人正說著往外走,可到了外面,卻看到一個男子被兩名錦衣衛給逼著跪在地上,甚至在用刀鞘抽打。

    “咦!這不是那個鄭裘嗎?”

    “這是……鄭裘居然被拿下了?”

    門外的正是鄭裘,他被逼著在大門外跪了半個時辰,等整個金陵城都知道了此事后,這才被拎進去。

    到了大堂,曲勝冷笑著道:“鄭大人,好大的官威!”

    鄭裘本是八面玲瓏之人,看到曲勝的身邊坐著費石和安綸后,心中就知道怕是惹到大事了。

    “大人,小的沒……沒犯事啊!”

    鄭裘把自己最近的言行回憶了一遍,確實是沒犯事。

    難道是大哥的升職出問題了?然后牽連了自己。

    曲勝不屑的道:“金陵城中大名鼎鼎的鄭大人,果然是威風八面,居然敢脅迫弱女子,本官忝為金陵戶部尚書,可惜卻沒有早早發現你的惡跡,有愧陛下的重托。不過亡羊補牢,猶未晚也!”

    “咳咳!”

    安綸干咳道:“費大人,鄭勤如何?”

    費石冷冷的道:“有這樣的兄弟,先拿下再說,然后一一訊問。”

    鄭裘的心中一震,沒想到居然是自己犯的事,他抬頭哀求道:“大人,小的愚昧,實在是不知自己所犯何事,還請大人點醒小的。”

    曲勝冷笑道:“神仙居的莫愁姑娘也是你配覬覦的?還敢私下動手腳,鄭裘,你鄭家破家,全拜你所賜!”

    什么?

    鄭裘的身體一軟,嘶聲道:“大人,小的不知道她是莫愁姑娘啊!不知者不罪,求大人給小的一個機會,小的愿意去賠罪,愿意獻出家產贖罪。”

    “晚了!”

    費石沖著門外的一名手下點頭道:“去拿了兵部主事鄭勤,若是周應泰問,就說是涉及貪腐。”

    “安公公以為如何?”

    這事費石得尋找一個同盟,所以萬分不舍的問了安綸。

    安綸早就在等著這話了,他笑瞇瞇的道:“有這樣的兄弟在為他奔跑鉆營,此人必然不干凈,那便動手吧!”

    鄭裘的身體癱軟在地上,此刻他想起了前天的戶部門外,那個女子的神色……

    莫愁在街上緩步慢走,突然眉間微皺道:“要弟,你說咱們拿了商鋪會不會影響到伯爺的聲譽?”

    要弟微黑的臉上浮起了笑意,說道:“小姐放心,伯爺當時可是說過了,在金陵自然有人照看您,其中那個費大人算是可以相信,所以拿了就拿了,肯定無事。”

    說完要弟側臉,就看到莫愁的臉上全是茫然,小嘴微張,精致的鼻子上是一雙明眸,帶著輕愁,但卻又好似從不知塵世煩憂。

    這就是一個不該活在紅塵之中的女子啊!

    ……

    沒過多久,在有心人的縱容下,鄭裘覬覦神仙居的掌柜莫愁。事發后,金陵戶部尚書曲勝大怒,而偵知此事的東廠和錦衣衛也是義憤填膺,于是不但把鄭裘拿下,而且連帶他的兄弟,金陵兵部主事鄭勤也跟著倒了大霉,升官就別想了,用不了多久,去交趾緬甸的船上肯定會多出不少人。

    金陵官場的一次小震動對大家來說不算是什么,可莫愁這個名字卻再次進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于是每日神仙居就出現了一景:莫愁在柜臺后面算著在大市場里開酒樓的花銷,而那些食客卻丟棄了多看莫愁幾眼,連飯都能多吃一碗的習慣,變得越發的規矩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