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傷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傷逝字體大小: A+
     
        硬闖都查院,譏諷了一番御史之后,方醒成功的被禁足了,而且還罰俸兩年。

        都查院就是個馬蜂窩,從未有人敢這般挑釁過。

        這幾乎是自殺式的壯舉很快就傳遍了京城。

        而朱棣輕描淡寫的處罰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御史們呢?發飆啊!

        都查院的御史們不負眾望的發狂了,彈章雪片般的飛進皇城。

        方醒當年和太孫不是偶遇,而是設局,此賊所謀盛大!

        所謂的科學,這是在挖大明的根,其心可誅!

        其人所到之處,京觀林立,動輒滅國,竊陛下之威福,擅專跋扈,恐以后難制!

        ……

        外面物議沸騰,方家卻很安靜。

        “我原先有些擔心夫君不喜呢!誰知道無憂那么討人喜歡,一家子都喜歡。”

        天氣涼爽,張淑慧的月子坐的也瀟灑。她頭上纏著毛巾,腳上一雙襪子,仰躺在被子上,懷中抱著無憂。

        小丫頭已經褪去了剛出生時的皺巴巴,臉蛋漸漸的白嫩起來。

        “夫君在干啥?”

        方醒回家交代了自己被禁足半個月的事,習以為常的張淑慧等人也沒在意。

        秦嬤嬤說道:“好像是在給小姐準備玩具。”

        鄧嬤嬤笑道:“全天下也難見到這般疼愛女兒的父親,夫人好福氣。”

        “哪有什么福氣,只是兩個小子頑劣,讓夫君煩了吧,所以就偏愛女兒。”

        張淑慧自矜的說道,兩個嬤嬤都忍不住在偷笑。

        “娘,我和平安來了。”

        門外傳來了土豆的聲音,張淑慧急忙道:“娘好著呢,你們乖乖的啊!”

        “娘,妹妹長白了嗎?長大了嗎?”

        “長白了,還沒長大。”

        “哦!那我們先去和爹給妹妹做玩具。”

        “去吧去吧!”

        張淑慧得意的親了還在呼呼大睡的無憂一口,說道:“小無憂,娘的小無憂,你爹和哥哥們都喜歡你呢!”

        小無憂吧嗒一下嘴,皺皺眉,把腦袋偏過去,又開始睡覺。

        ……

        書房里,方醒正在折騰一個大熊玩偶清理商標。

        “爹!爹!”

        家里有兩熊孩子,大人做事得小心些。

        方醒趕緊把桌子上的碎屑收起來,然后一臉糾結的看著大熊。

        這東西看著……會不會太兇了些?

        “爹……”

        土豆進來看到桌子上的大熊,馬上就移不開眼睛了,連平安都是。

        “咳咳!你們是男娃,就不要和妹妹搶了,還有,男娃不要玩這種東西,土豆不是開始學騎馬了嗎?好好的學。平安也是,閑下來就多陪妹妹玩。”

        方醒不厚道的打擊著兒子們的愛好,地上的大蟲和小蟲都仰頭看著他,顯然還沒有徹底的熟悉。

        每個孩子的父親,他的抽屜一定是通往異世界的寶箱,讓孩子充滿了好奇。

        方醒就從‘寶箱’里摸出兩根雞腿,“一人一根,去喂你們自己的狗。”

        看到雞腿,兩只狗明顯的有些饞了,可卻坐著不動。

        “去吧!”

        方醒笑瞇瞇的趕走了兩個兒子,一人一只狗,畫面看著很和諧。

        臥槽!

        方醒覺得不對了。

        “我怎么忘了給無憂留一條狗呢?”

        感覺虧待了自己閨女的方醒,馬上又消失了,再出來時,手中多了不少女孩子玩的玩具。

        磨啊磨!剪啊剪!

        “方醒!方醒!”

        聽到這個聲音,方醒手中的銼刀一抖,差點兒銼到了自己的手指頭。他趕緊把東西收起來,可朱高煦的速度更快。

        “怎么了?”

        方醒看到朱高熾一臉的急色,手上就慢了半拍。

        可朱高煦卻沒心思去管這些,一把揪住方醒就往外拖。

        “我兒子不行了,快去看看!”

        方醒本準備反抗來著,聽到這話,就想起了臉色老是蒼白的朱瞻壑。

        ……

        漢王府,當方醒和朱高熾到時,就聽到里面一片哭嚎聲。

        “晚了!晚了!”

        朱高煦一屁股坐在大門外嚎啕大哭。

        大名鼎鼎的粗魯王爺,居然和個孩子般的坐在門檻上大哭!

        方醒看到他的臉上全是鼻涕口水,不禁心中惻然。

        作為漢王世子來說,朱瞻壑很不錯。

        而作為朱高煦的兒子來說,經常給他背鍋和善后的朱瞻壑更是孝順孩子的典范。

        幸而這條巷子都是漢王府的,不然被人看到后,朱高煦的形象馬上就會陡然一變。

        傻子!

        王府看門的人都蹲在地上嚎哭著,一雙手在地上摳著。

        這是作什么孽啊!老子混賬,兒子出色和氣。

        朱高煦哭的不能自己,突然抬頭問方醒:“方醒,你可能還能救回瞻壑?我知道你能的,啊?”

        方醒無力的搖搖頭,朱瞻壑和朱瞻基的關系不錯,他這一去,朱高煦這一脈以后和朱瞻基的關系就會冷下去。

        “他的身子骨不好,御醫說要養著,可前幾日有人叫他出去……對,是誰?是誰叫瞻壑出去的?”

        “漢王叔,是我。”

        朱瞻基來了,面色凝重。

        朱高煦捶打著臺階,厲喝道:“為何瞻壑回來就病倒了?”

        朱高煦的神色猙獰,方醒已經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漢王叔,他早就油盡燈枯了,只是一直在熬著,不想讓您知道。那日我帶著他去了宮中,御醫說也就是這些時日了。”

        “狗屁的御醫!”

        朱高煦站起來,嘴角帶著白沫,嘶吼道:“都是庸醫!都是該殺的庸醫!”

        “瞻壑昨日還說讓我以后少飲酒,少得罪人,今日怎么突然就去了?是有人下毒!抓住他,快去!”

        常建勛被朱高煦揪著衣領喝罵,他黯然道:“殿下,世子去了,讓他安心的去吧。”

        “我不信!”

        朱高煦一甩手,把常建勛推開,身體踉蹌著往里面走。

        朱瞻基和方醒也跟了進去,一路上看到的人都是面帶戚色。

        等到了朱瞻壑的住所,就看到了一片白茫茫。

        “我的兒!”

        朱高煦看到這片白色就捶打著自己的胸口,發出噗噗噗的聲音,然后沖上去瘋狂的撕扯著布幔。

        “滾!都滾!”

        朱高煦把布幔扯下來,跌跌撞撞的走進去,看著躺在床上,面色蒼白的朱瞻壑,不禁拍打著床架。

        “我的兒,你這讓為父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方醒和朱瞻基站在外面,聽著里面傳來朱高煦的哽咽聲,不禁心中發酸。

        朱瞻基回身交代道:“逝者為大,去準備吧,讓瞻壑好好的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
    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