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老朱的心思無人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老朱的心思無人懂字體大小: A+
     
        方醒的時間很緊,就歉然道:“金大人,我還得趕回宮中,咱們路上說吧。”

        “孟瑛也是倒霉,他低估了那些將官的貪婪,雖然沒去看,可老夫知道,那些學員肯定是良莠不齊,他現在有些手足無措了,燕山左衛更是一下就把五軍都督府,包括老夫兵部的臉都掃了,陛下肯定是震怒,若是不能在陛下親自理事之前弄清楚,孟瑛要倒霉,老夫倒是不怕,大不了就乞骸骨回家養兒子。”

        金忠策馬和方醒并肩而行,囑咐道:“你要小心了,五軍都督府那幫子家伙弄不好會把你扯進去。”

        “我才從海外歸來,不怕。”

        方醒特地巡視了一番六部衙門,看到門口都有軍士把守,就知道燕山左衛的空缺被消化掉了。

        回到東華門,正好遇到一隊太監抬著擔架,而擔架上的都是尸骸,看那面色青黑的模樣,大抵就是昨晚上被打死的那些人。

        “興和伯,這是陛下的交代,要讓宮中那些人看看。”

        為首的太監方醒不認識,不過尚衣監被他一家伙捅死了不少人,這些內侍們終于要用正眼來看人了。

        方醒擺擺手,等這隊人走后,林群安過來說道:“伯爺,燕山左衛要重建了。”

        這個在方醒的預料之中,如果剛開始時那些沒參與騷動的將士們能鎮壓下去,那么朱棣會不怒反喜。

        可他們面對同袍時心一軟,就把自己給軟沒了。

        “燕山左衛參與騷動的人全都流放到北邊去,沒有參與的人全都退役,但沒有任何補償。”

        老朱真狠,這是在告訴大家:你們不是想回家嗎?那就回吧,全都回去!

        下面的軍士除去這些年積攢的軍餉之外就身無長物,回家去干啥?

        身上還有一個不忠的名頭,回到地方也沒有任何優待,回去干啥?

        丟人啊!

        可這些都不算慘,最慘的還是軍官。

        “百戶官以上的全都過一道,發現大多有貪腐,于是全都沒好果子吃,趕著趟去北方種地。”

        “保定侯去了武學,準備查驗那些生員。”

        林群安不懷好意的說道。

        “秋天來了,打個盹才舒坦。”

        方醒聽完后就坐在下馬石邊上,靠著閉眼打盹。

        “咱們守好東華門,其它的別管。”

        ……

        武學的校址在大市場邊上幾里地,這里原先是牛馬商人們歇腳的地方,等大明把草原兩大勢力打殘之后,牛馬不再是大明缺乏的東西,開始泛濫了。

        于是牛馬商人們就直接和大客戶聯系,訂好數量和品種之后,直接送貨上門,這里就荒蕪了。

        原先的地方被圍墻給圈了起來,這就是武學!大明武人的最高學府!

        進了大門,孟瑛和柳升進了山長的房間。

        “都叫起來,準備檢校。”

        孟瑛隨口吩咐道,等人出去后,他對柳升苦笑道:“也不知道那興和伯是否預見了些什么,咱們一擠兌就自己走了,本以為這是武學的好開端,可誰知人心不足,現在咱們坐蠟了呀!”

        柳升在武學中并未涉足太深,他問道:“可有交代下面的衛所盡心挑選?”

        孟瑛微微搖頭,無奈的道:“交代了,還說了在北平還要進行一次檢校,可……走,咱們去看看吧,看看這些所謂的種子是怎么回事。”

        ……

        “檢校完了。”

        朱瞻基回來后沒有休息,整日在陪著朱棣養病,順便接受帝王之術的教導。

        “啊?”

        方醒打完盹就在做手工活,地上擺滿了零件,半個嬰兒車已經有了雛形。

        “有幾成合格的?”

        “五成不到。”

        朱瞻基蹲下來,幫他遞零件。

        沒幾下,嬰兒車組裝完畢。看著油漆都沒上的木車,方醒滿意的道:“看看,以后你也親手做一架,一個個孩子傳下去。”

        朱瞻基來回推動著嬰兒車,漫不經心的道:“皇爺爺沒管,在冷眼看著五軍都督府怎么弄,聽說金忠也去了,這次算是主動了些,只是孟瑛難免要被責罵了。”

        方醒把嬰兒車反過來,然后滑動輪子,單眼吊線在查看輪子是否跑邊。

        “金忠肯定會把孟瑛整瘋,還有,這事陛下可準備追責?”

        朱瞻基學著方醒單眼看著旋轉的車輪,聞言說道:“很難,此時才是真正的法不責眾。所以皇爺爺當時同意重開武學,就是著眼于以后的更替。”

        “陛下現在更能忍得住了,若是以前,多半會馬上發作。”

        “皇爺爺生了病,那看人的眼神都不對了,冷颼颼的,好像能看穿了你。”

        “那是正常,那些狗皮倒灶的事,陛下估摸著都知道,只是時機不對,不好下手。”

        老朱的疑心病肯定犯了,不然也不會把聚寶山衛調進來看守皇城,這是明晃晃的在告訴軍方。

        朕不相信你們!

        果然,下午孟瑛就進宮請罪,并且給出了解決方案。

        凡是不合格的生員全部退回去,而且都去了軍籍。

        大明的軍籍現在慢慢在松動,原先嚷著要回家的那些將士們反而變得沉默了。

        回家去做什么?現在糧食不缺,衛所已經漸漸退出了農墾,成為專職軍隊。

        而且據說提高軍餉的動議已經被朱棣壓下了,按道理這是個壞消息,可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個信號。

        朱棣若是不允,那就會直接打回去。

        眼瞅著以后從軍就要成為一門好職業,愿意退的人不多啊!

        “那些人不是將官子弟,就是他們的親戚,還有些是花錢買來的名額,有人要倒霉了。”

        老朱臥床已久,胸中估計正憋悶的慌,貪腐者這就是主動把刀子遞給了他,不動手?呵呵!

        而且方醒對武學的檢校標準也有些懷疑,所以他說道:“武學的山長可定下來了?”

        朱瞻基點點頭道:“孟瑛以為會是自己,可我估計多半不是。”

        “那就好玩了!新任山長肯定要檢校一次,到時候發現還有遺漏,孟瑛大抵要哭了。”

        孟瑛自己大概也覺得氣氛不對,所以馬上下文斥責犯事的衛所,然后又按照朱棣的吩咐,派人去貪腐的衛所清查。

        一時間,整個軍方亂哄哄的。

        朱瞻基在東華門外晃蕩了半天,然后去太子那邊請安問好。

        朱棣一醒來,朱高熾的權利就大幅縮水,那些重要的事情都要匯報上去,由朱棣處置。

        “武學之事你別插手。”

        朱高熾一見面就告誡了他,朱瞻基應了:“父親,武學現在是個漩渦,皇爺爺大概要拿這個漩渦來看看人。”

        “不是看人,而是防人。”

        朱高熾的心思比朱瞻基高出不止一籌,他難得找到教訓朱瞻基的機會,就指點道:“你皇爺爺臥床期間,外面多有騷動,可最大的問題還是軍隊,所以你皇爺爺就任由他們去折騰,越熱鬧越好。”

        “若是能有幾處造反,于我家是好事,明不明白?”

        朱瞻基點頭道:“孩兒明白了,皇爺爺擺出虛弱的架勢,就是想看看軍隊的動向。”

        朱高熾覺得自己這個老爹看似粗暴,可內里的心思卻沒人能看透。

        “婉婉呢?”

        “婉婉在睡覺。”

        “那就讓她多歇息吧,這段時日苦了她了。”

        朱高熾的慈祥只維持了片刻,然后面無表情的道:“書院要開學了,瞻墉馬上就去,你母親說要斷了他的車馬,你以為如何?”

        朱瞻基謹慎的道:“孩兒以為不可,若是被外人看到,多半會以為我家出了什么事。沸沸揚揚的到處傳,這不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