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始作俑者,其無后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始作俑者,其無后乎字體大小: A+
     
        感謝書友:“aeon sea”的萬賞!

        感謝書友:“這書很清真”的萬賞!

        ……

        “你這是何苦?”

        大太監面無表情的道:“宮中自然有宮中的行事規矩,大家都被困在宮中,若什么都按照外面的規矩來,你可知時間長了會發生些什么?”

        “一切規矩都得有個人情可講,連陛下都對有些事睜只眼閉只眼,你倒好,想一下子把它捅出來,對誰有好處?”

        大太監說完就準備回去,方醒卻說道:“可拿人命不當事,這種人以后難道會對陛下忠心?怕是寧可我負天下人吧!”

        這話太毒,一下就點中了林聰的本性,大太監也知道的本性。

        “哎!你這是不饒人啊!罷了!”

        方醒既然都說透了,大太監當然不會置之不理,就進了寢宮。沒多久,一群體型健壯的太監就沖了出來,和方醒擦肩而過后,氣勢洶洶的去了外面。

        得!看來那位林聰要完蛋了,方醒轉身就走。

        “興和伯等等。”

        方醒回頭,看到一個太監跑出來,近前道:“有人勸您幾句,說是宮內宮外皆是人心,能維持著不亂就是規矩。”

        “不亂啊!”

        方醒點點頭,然后說道:“可大明要成為中央之國,只是不亂可不行!”

        那個太監回去把這話轉告給了大太監,大太監搖頭失笑,進去告訴了王貴妃。

        王貴妃正在喝粥,聽了就笑道:“這什么中央之國咱們宮中的人可不敢亂議論,不過既然是振奮之言,想必陛下會歡喜的吧。”

        “豎子把人心想的太簡單了!”

        “陛下!”

        王貴妃把碗放下,趕緊回身。

        朱棣醒的炯炯的,看來是聽到了剛才的話。

        “林聰你怎么處置的?”

        王貴妃先讓人去準備粥,然后說道:“臣妾就讓他們先把人扣住,然后把那個小內侍給弄出來,等陛下您醒來后處置。”

        “搜查,審訊,打死!”

        朱棣冷酷的吩咐道,大太監隨即出去傳令,王貴妃接過粥,準備喂。

        “什么絕食為朕祈福,純屬利欲熏心,泯滅人性!扶朕起來!”

        朱棣卻不肯,被人扶起來后,接過碗,幾口就吃了,說道:“再來一碗。”

        連吃了三碗,朱棣這才停下。

        “方醒的妻子有孕,讓他白日可回去兩個時辰。”

        ……

        得到這個好消息,方醒頓時大喜,只恨現在天黑了,否則他現在就想回家。

        巡夜是最痛苦的差事,可方醒還得親自帶隊,否則會被人說不盡心。

        夜間的皇城靜的就像是亂墳崗,沒有風的時候,感覺整個世界都停住了。

        方醒一路轉悠到了奉天殿的外面,隔著圍墻看著那巍峨的宮殿頂部,不禁覺得太奢侈了。

        “誰?”

        前面的軍士低喝一聲,接著有人說道:“咱家孫祥。”

        “孫公公大晚上的不睡覺,這是忙什么呢?”

        燈籠舉起,前面果然是孫祥,身邊只帶著兩個太監。

        孫祥拱手道:“正好完事,興和伯,一路走走?”

        方醒點點頭,知道這人有話說。

        兩人在前,其他人在后面,一路緩緩而行。

        “興和伯可知自己今日已經犯了宮中的忌諱嗎?”

        “什么忌諱?”

        “宮中的規矩,陛下也認同的規矩。你可知道,咱家剛看著人把林聰活活的打死,還有他的幾個心腹也是,血淋淋的,有傷天和啊!”

        方醒說道:“他被打死只是咎由自取,宮中的人難道不該歡慶嗎?”

        孫祥低笑道:“宮中人被困在這地方,沒了男女之愉悅,沒了兒孫繞膝,興和伯,難道你想讓他們連七情六欲都丟掉嗎?和尚都做不到,何況于他們!”

        方醒注意到孫祥說的是他們,沒有把自己算在內。

        孫祥數著佛珠說道:“陛下要他們的忠心,不然身處宮中,周圍皆是居心叵測之輩,如何能安心?”

        “外臣們為官做宰,威風凜凜,家中嬌妻美妾,好享受啊!而宮中人能有什么?”

        太監宮女們什么都沒有,若是再和軍營般的管理,別說是忠心,只會剩下戾氣!

        “宮中每年都要死不少人,陛下為何不過問?只要一查,馬上有人會倒霉,為何不查?興和伯細細思之。咱家告辭了。”

        走出兩步,聽到方醒沒說話挽留,孫祥回身,就看到方醒站在那里,定定的看著宮中。

        “這是悲劇,你我都不能制止的悲劇,宮中的人就像是被圈養的奴隸,始作俑者,其無后乎。”

        孫祥動容道:“多謝興和伯,只是還請慎言。”

        “我自負敢言,可卻對此無能為力,甚至是只能麻木的看著這一切,好似已經習慣了。”

        “宮中就是個小江湖,人怎會沒有七情六欲,我只希望在以后的某一天,會有一個好的改變。”

        這是一個人如草芥的時代,以方醒的視角看去,人人皆習以為常。若是有人慈悲心發作想去變這一切,身死之后,不會有人同情他。

        包括那些太監宮女!

        第二天,盤算好開門時間后,方醒一溜煙就跑了,把來尋他的梁中氣的直跳腳。

        回到太子宮中,梁中看到文方和張茂兩人在殿外溜達,就問了小太監。

        “他們來求見殿下,只是殿下在處理政事。”

        梁中點點頭,等進去后,就聽到夏元吉正在開噴。

        “殿下,武學都已經建好了,他們還要種花種樹,還得弄個水池涼亭,這是武學?臣看這是青樓!這錢臣萬萬不會給!”

        朱高熾很頭疼,看到梁中就問道:“方醒呢?他的書院弄的不錯,正想問問他對武學的意見。”

        “殿下,陛下許了興和伯每日回家兩個時辰,老奴去的時候,已經走了。”

        朱高熾無語,最后只得說道:“興和伯夫人有孕,罷了。”

        老朱和他爹一樣,從不搞什么人性化管理,換做別人的話,老朱大抵就是女人懷孕和你有屁關系?干活!

        夏元吉趁機溜了,一路去了兵部。

        “別問本官武學的事,早就撒手不管了。”

        金忠怨氣滿腹的道:“五軍都督府像防賊似的防著本官,那些選上來的學員能力參差不齊,本官看啊!這孟瑛大概要哭了,這時候本官可不會去蹚渾水。”

        夏元吉沉聲道:“武學不關本官的事,只是陛下剛醒,你小心被波及。”

        “是啊!陛下可不會管這些,只問結果。本官算是其中一員……孟瑛這家伙害死本官了呀!”

        金忠謝了夏元吉提醒的好意,然后去了五軍都督府,卻被告知孟瑛去了武學。


    上一頁 ←    → 下一頁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