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鐵石心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鐵石心腸字體大小: A+
     
        “婉婉這是怎么了?”

        張淑慧有些懵的問道。

        方醒抱著婉婉,下巴擺擺道:“被嚇到了,房間收拾好了嗎?”

        張淑慧點點頭,先前賈全就帶人來通知了。

        內院就是他們一家五口住著,寬松的很。

        只是婉婉的身份特殊,卻不好安排在小白的對面,最后還是賈全看到時間緊迫,只差點叫姑奶奶了,央著張淑慧就安置在那里。

        小白帶著土豆和平安站在邊上,土豆被交代過,所以只是嘟囔著以后可以天天有人陪自己玩了。

        而平安對婉婉不大熟悉,打個哈欠,小白這才想到他今天沒睡午覺,趕緊叫了秦嬤嬤送去床上。

        方醒把婉婉抱進去,卻放不下來了,苦笑著對朱瞻基說道:“我現在有些羨慕漢王了。”

        朱瞻基試圖去把婉婉的手掰開,可卻發現她用的力氣很大,只得放棄了這個打算。

        “漢王叔大概又要被禁足了。”

        就這樣,一直到晚上戌時,婉婉這才醒來。

        “方醒……”

        柔弱的聲音驚醒了正在發呆的方醒,他低頭說道:“我在呢,餓了吧。”

        “方醒……”

        婉婉好像是在回憶著什么,不安的模樣讓方醒唏噓著。

        御醫一直都在,進來給婉婉重新診脈,然后又熬了湯藥,說是慢慢調養。

        婉婉再次睡了,方醒起身時差點摔了一跤。他扶著床架,活動著已經麻木的身體,半晌才出去。

        ……

        與此同時,一場審訊正在繼續著。

        孫祥看著被綁在木柱子上的謝忱父子,半瞇著眼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父子罪孽深重,知道嗎,郡主在宮中發病了,陛下大怒。再不說,三族都要遭殃,這是何苦來哉啊!”

        謝忱全身看著血淋淋的嚇人,可東廠那些從錦衣衛調來的刑訊好手們卻知道,他內里的生命力依然存在。

        刑訊的目的不是死亡,而是劇痛和恐懼。

        謝忱垂下的頭艱難的抬起來,因劇痛而扭曲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堅定。

        “孫公公,那方醒打斷了謝某的雙腿,謝某氣不過,就去找了……”

        “找什么?”

        孫祥冷笑道:“那個福余衛的人交代了,他們當時是賄賂了戶部的一個小吏,那小吏也算是能鉆營,居然把他們的戶貼搞妥帖了。”

        “等那個小吏犯在了趙王的手上后,你們就接手了這個關系,而這一切發生在五年前,謝忱,解先生,你來告訴咱家,五年前你難道就能預見到興和伯會打斷你的腿嗎?”

        謝忱斷腿的事情雖然找不到兇手,可大部分人都把方醒定為最大的嫌疑人,于是寬宏大量興和伯的名氣越發的高漲了。

        謝忱嘿嘿的笑道:“謝某也有野心,手頭上有幾個打手也是好事,趙王對謝某不薄,給了不少錢鈔,倒是養得起。”

        孫祥嘆道:“你這是死硬到底了,看來佛祖也無法讓你醒悟,既然這般,來人,問問謝苗,好好的問,別嚇壞了年輕人。”

        陳桂堆笑道:“公公放心,那謝苗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個懂事理的人,咱們肯定好好的問。”

        “好。”

        孫祥滿意的撥動著佛珠,看了一眼在邊上瑟瑟發抖的謝苗,然后出了刑訊間。

        “啊……”

        剛到門外,里面就傳來了尖叫,年輕人的尖叫。

        黑夜中,一顆孤星在晦暗的一閃一爍,就像是那風中之燭,隨著風兒搖擺……

        “啊……”

        年輕人的慘嚎在東廠里回蕩著,孫祥沒有叫人關門,他抬頭看著那顆晦暗的星宿,喃喃的道:“人與星宿相合,咱家的是哪一顆呢……”

        “啊……”

        孫祥的手握緊了佛珠,呼吸莫名的急促起來,臉也變得有些潮紅。

        “我說……啊……”

        “特么的!這小子多半是想緩口氣,繼續來!”

        “啊……”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父親……我說!我說……”

        “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會胡言亂語,你們這是屈打成招……”

        “父親,我知道!我知道你和殿下的那些事……”

        聽到這里時,孫祥的面色微沉,說道:“此事必須要謝忱的口供,謝苗只要咬住謝忱,父子連心,咱家就不信他謝忱是鐵石心腸!”

        手下領命進去,隨即針對謝苗的拷打更厲害了。

        整個過程,謝苗一直在哀求著謝忱,求他把朱高燧的那些事說出來。

        可謝忱卻真是鐵石心腸,哪怕自己的兒子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打的慘不忍睹,他卻絲毫沒有動容。

        陳桂出來說道:“公公,那謝忱看來是趙王的心腹,撬不開嘴。”

        孫祥咬牙道:“告訴他,若是說了,謝苗可以隱姓埋名去奴兒干都司,謝雨晴可以跟著去,若是不說,明日,告訴他,明日他們父子就等著去西市吧!”

        陳桂點點頭,正準備進去,孫祥沉吟道:“就說這話是咱家說的,若是違背,人神共棄。”

        孫祥覺得自己只差用佛祖來發誓了,謝忱再傻也該知道心疼兒子,保住他謝家的香火。

        “謝忱,孫公公說了,只要你說,你兒子和女兒都可以換頭換面去奴兒干都司,若有違背,人神共棄!”

        “嘖嘖!看看,看看,謝忱,聽說你只有一個兒子,而且你還不知道謝雨晴的遭遇吧?被休了,正在客棧里惶惶不可終日……她也可以去奴兒干都司。”

        孫祥聽到這里,嘴角微微上翹。

        他需要用一次大行動,一個重磅人物來奠定東廠的根基,并能順利的和太子掛上鉤。

        朱棣眼瞅著就老了,而太子朱高熾卻越發的根基穩固,也只有黃儼那個傻缺從燕王府時就在得罪朱高熾,不斷的想把他拱下來,讓朱高燧上位。

        如今黃儼已經是騎虎難下。重新去投奔朱高熾,估摸著會被拒絕,只能一條心和朱高燧走到底。

        別看朱高熾對倆兄弟不錯,可那得有個前提——不能威脅到那個寶座。

        朱高煦退了,朱高熾這兩年對這個弟弟好的不行,隔三差五的就送東西。

        而朱高燧……

        “你這是自作孽啊!”

        孫祥篤信沒有無緣無故的偏愛,朱高熾幾次三番救下朱高燧,絕對不只是所謂的兄弟之情。

        所以他才會這般看重謝忱的口供,就是想把朱高燧拉下馬來。

        “這些全是謝某自己的私心,與別人無關…..”

        那聲音雖然虛弱,卻很堅定。

        孫祥閉上眼睛,再睜開時慈悲已經重歸。

        “既然如此,那便成全他的一片忠心吧,按照陛下的吩咐,明日送他們父子去西市。”

        “父親……”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