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處罰,狠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處罰,狠人字體大小: A+
     
      方醒的心情很愉悅,回到家中就給張淑慧和小白繪聲繪色的說了坑孫祥之事,笑的兩個女人直不起腰來。

      笑過之后,張淑慧問道:“夫君,妾身聽說那孫祥被人稱作孫佛,掌管著東廠,權勢滔天啊!”

      小白沖著方醒眨巴著眼睛道:“少爺,那孫佛太厲害了,以后肯定沒好果子吃。”

      方醒也沖著她眨眨眼睛,可惜沒有傳情的效果,反而像是眼睛出了問題。

      張淑慧橫了小白一眼,對兩人在自己的面前眉目傳情的行徑表示了憤怒,然后說道:“夫君還是小心些吧,咱們家雖然不怕,可以后的時日長著呢!”

      土豆帶著平安在外面坐滑車,方醒看了一眼后,說道:“為夫為人寬宏大量,若是輕易就放過了東廠,那以后還怎么在大明混?孫祥也知道,今日之后,咱們家和東廠就沒恩怨了,至于值不值,他自己清楚。”

      ……

      方醒走后,孫祥馬上就去朱棣那里請罪。

      “……興和伯促狹,奴婢無可奈何。”

      朱棣的眉心跳動,不滿的道:“東廠無事找事,方醒小肚雞腸,不過東廠有錯在先,回去處置一下。”

      回到東廠的衙門,孫祥馬上換了張慈悲臉,叫人去找魏青來。

      陳桂試探著問了原因,孫祥說道:“那事被陛下知道了,魏青那里必須要懲治一番,否則就是欺君。”

      陳桂誠懇的道:“公公,那樣的話,魏青那里就怕有怨言啊!”

      孫祥不置可否的搖搖頭,正好魏青來了,左手還吊在胸前。

      “見過公公。”

      魏青行禮后,滿臉笑意的道:“公公,可是陛下那里賞功了嗎?”

      東廠抓獲了不少散播謠言的家伙,辦事效率比五城兵馬司強多了,所以朱棣一回來,東廠上下都在等著分一杯羹。

      孫祥淡淡的道:“本來咱家想著那事興和伯大抵不會太過計較,可此次北征他卻立下了大功,而且還不要升爵,魏青,你可知此事的后果?”

      魏青面色煞白的道:“公公,下官知道了,興和伯睚眥必報,若是他發狂要收拾下官,就憑著功勞,陛下最多是呵斥幾句。”

      孫祥點頭道:“你有悟性,這是好事,此次就當是一次教訓,以后好好的干。”

      魏青點頭,然后站在邊上等待處置。

      孫祥數著佛珠嘆息道:“這是何苦來哉!來人。”

      門外進來幾個大漢,孫祥不忍的搖頭道:“拉到門外去,重則四十!另外,讓大家都來看看,也是一個警示。”

      魏青很順從的跟著出去了,然后趴在長凳上,被人捆好,嘴里還塞了根軟木,身畔一邊站著一個手持棍子的大漢。

      東廠在家的人都來了,擠在四周。

      一個小太監大聲的說著魏青的罪名,大抵就是行事孟浪,差點誤了大事云云。

      “四十棍!打!”

      “噗!噗!”

      魏青嘴里咬著軟木悶哼一聲,眼神堅定。

      “噗!噗!”

      四十棍,若是著力打,那會出人命。

      三十棍之后,魏青就已經有些迷糊了,然后被一盆水澆醒。

      四十棍之后,兩個大漢放下木棍,也不解開繩子,就掏出個瓷瓶給魏青處理傷口。

      “魏大人,這可是孫公公一直舍不得用的上好傷藥,他老人家也是不得已啊!哎!”

      兩人先用水清洗了魏青被打爛的屁股,然后上藥。

      魏青此時的反應比受刑時還大,幸虧被牢牢的捆住,不然上藥這事兒還真是沒法弄。

      解開繩子,魏青面色青灰,咬牙道:“麻煩二位兄弟扶我進去。”

      兩大漢相對一視,都覺得這魏青當真是狠人。

      跌跌撞撞的進了內堂,孫祥看到后就嘆息道:“你這是何苦,且回去好好養傷,好了再回來。”

      魏青掙開攙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身上瞬間就被冷汗濕透了。他強忍著劇痛說道:“多謝公公開恩,下官感激不盡,此后只知為公公分憂。”

      孫祥搖搖頭道:“這話就錯了,咱們都是在為陛下分憂,去吧。”

      兩大漢扶起魏青出去,陳桂唏噓道:“若不是公公慈悲,方才那四十棍就能要了他的命,他但凡知道些好歹,就該以公公馬首是瞻,否則就是忘恩負義。”

      孫祥瞇眼數著佛珠,淡淡的道:“咱家不求誰的報答,只要他們心中想著陛下就夠了。陳桂,你也得記住,咱們都是陛下的奴婢,只為陛下辦事,切不可有私心雜念。”

      陳桂趕緊躬身道:“是,小的只是覺得那方醒擠兌,陛下又有些忌憚他的大功,反倒是讓公公受了委屈了,心中不忿。”

      孫祥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說道:“方醒已經推了獻俘,陛下爽快的答應了,還有,你以為陛下會忌憚誰嗎?”

      朱棣如果動不動就忌憚誰,那些勛戚早就被殺的光溜溜的了。

      陳桂赧然道:“小的愚鈍,多謝公公點撥。”

      ……

      獻俘以前是大都督府的事兒,后來大都督府被廢掉,留下了五軍都督府之后,獻俘的事就變成了文官。

      兵部和禮部!

      金忠忙的鼻孔冒煙兒,而朱棣派人問他,獻俘儀式可還有什么可以改進的。

      “這是在逼老夫去上吊啊德華!”

      涼茶也澆不滅金忠的火氣,他說道:“陛下這是嫌棄老夫戀棧不去嗎?罷了,老夫回頭就上個奏章,乞骸骨吧!”

      方醒不慌不忙的給他續茶,笑道:“金大人何必如此,這獻俘不過就是奏凱樂、宣露布,然后就是獻俘,問陛下怎么處置,最后山呼萬歲就完事了,震懾異族,振奮人心嘛!往這個方向去想就沒問題。”

      金忠一拍桌子,抓住方醒的手就說道:“德華可有教我?趕緊的,不然老夫若是辭官回家沒飯吃,就舉家前來!吃窮你!”

      人一老了就不再忌諱什么臉面,金忠抓住方醒的手就不放。

      方醒無奈的道:“其實獻俘什么都好,就是后面跪拜的太多,讓人頭痛,方某都不想去了。”

      金忠耍賴道:“你去與不去老夫不管,你得先出個主意。”

      老朱怎么又對獻俘儀式不滿意了呢?

      方醒無奈的道:“獻俘獻俘,目的就是我說的震懾四鄰和振奮人心,那么是否可以在此之外添加些振奮人心的環節呢?”

      金忠眼露精光,哪兒像是要乞骸骨的模樣,追問道:“別賣關子,趕緊說!”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