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國如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國如家字體大小: A+
     
    查看全部

    最近閱讀分類頻道玄幻奇幻武俠仙俠科幻靈異歷史軍事都市言情現代言情校園言情古代言情女生頻道經典美文穿越時空網游競技小說同人未分類快速導航首頁

    >歷史軍事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1095章國如家目錄設置書簽評論第1095章國如家

    小說:帶著倉庫到大明作者:迪巴拉爵士字數:4642

    今日是方家一家子為平安慶祝周歲,沒外人。35xs

    “別人都送過一次禮了,咱們再請一次客,那個吃相就難看了。”

    曾經飽受每月的工資在給了份子錢后所剩無幾的痛苦,所以方醒不喜歡請客,導致外界說方家是自絕于京城權貴。

    張淑慧看著方醒右眼上的些微青紫,捂嘴笑了,然后點點頭道:“京城有的人家每隔七八天就會大宴賓客,也不知道這家人嫌不嫌繁瑣,妾身上次和小白布置和收攏下來,幾天都不想下床,累得慌!”

    “少爺,我帶土豆和平安去廚房了。”

    小白抱著平安,對著方醒諂媚的一笑,身后跟著土豆和鈴鐺,大鵝也出來了,搖搖擺擺的想啄鈴鐺的尾巴,被它回首低吼了一聲,馬上變乖。

    “去吧,別讓土豆搗亂!”

    哪怕被平安一拳封眼,可方醒依然在笑著。小白今天的興致高,他和張淑慧都樂于旁觀。

    至于土豆,小家伙人模鬼樣的,大抵是要去廚房視察。

    三人兩獸去了廚房,方醒和張淑慧就在屋檐下,微風吹過,帶來了朱瞻基。

    “德華兄,平安呢?”

    朱瞻基是真的喜歡方家的兩個小子,禮物都是一把鑲嵌著寶石的短刀。

    張淑慧趕緊接過道謝,然后跟著去廚房看看菜品。

    “德華兄,你的眼睛誰打的?”朱瞻基看到方醒的眼眶有些許烏青,就詫異的問道。

    “自己撞的!”

    方醒指指院子里的石凳,和朱瞻基過去坐下,木花送來了冰鎮的涼茶,喝起來感覺從嘴涼到全身。

    “平安和土豆在廚房,今日的酒宴如何?”

    方醒握著茶杯,感受著那股涼意,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朱瞻基一口干了涼茶,提起放在冰水中的茶壺又倒了一杯,苦笑道:“漢王叔大發雷霆,一拳把張楚打的吐血。”

    朱高煦的脾氣不好,比朱棣的還不好,所以以前真的沒人敢惹他。

    上次這廝還說要閉關修心養性,可沒想到就修出來這么一個性子。

    但是朱瞻基居然沒有勸阻,這個……

    “你可是想看看漢王有沒有藏私?”

    朱瞻基的面色平淡,方醒想起了那些心思深沉的帝王,不禁嘆道:“漢王就是這德性,你若是去試探被他發現了,以后你將失去他的支持。”

    叔叔被侄兒試探,這是屈辱!

    朱瞻基放下茶杯,目光閃爍道:“在那種時候,我不大好插手。”

    “你是擔心漢王在府中憋了那么長的時間,估摸著是憋出了什么陰謀吧?”

    方醒了解朱瞻基,若是他沒有懷疑朱高煦,那么今天他肯定會阻攔朱高煦。

    朱瞻基不自在的看著右邊道:“德華兄,是,我是有些想法,可你想想,漢王叔以往的性子,他至少一個月得出來六七次,可這次他居然一直在府中憋著,別說是我,外面的人都在猜測漢王叔是不是生病了。”

    “都在猜測他是不是在憋著想造反吧?”

    方醒知道外界那些人的心思,三分顏色都敢說成是滿堂華彩,朱高煦這個往日的刺頭居然憋那么久,各種惡意的揣測和編造肯定是少不得的。

    朱瞻基有些不好意思,現在的他很少會露出這種情緒,方醒看到后心一軟。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漢王就是那個性子,若是他學會了城府,那才是天大的笑話!不用你出手,陛下就會收拾他。”

    方醒說道:“你倒是成長很快,只是快步走的時候,千萬別忘了時不時的停步檢討一下自己。你秉承疑心并沒有錯,只是外現的太明顯,我打賭,趙王最后肯定是忍辱負重!”

    朱瞻基點點頭道:“皇爺爺說過,為君者不可后悔,做的便是做了,下次汲取教訓就是,我此次試探,至少以后不會疑心漢王叔,而對趙王叔,我也看了個透徹。”

    方醒有些無力,可卻無法反駁。

    帝王本就該無情。史上有情的帝王不少,可大多不得善終。如果列一個敗家子帝王的名單,那么只會有兩種人。

    一種是真正的敗家子,拿著祖上留下的基業揮霍。

    而另一種就是太多情,比如說宋徽宗,把對國家的感情轉移到了藝術上。最后還嫌不夠,去給異族人當奴隸,體驗另一種行為藝術。

    朱瞻基現在正在向著皇帝的道路上健步而行,這條路大半是朱棣為他鋪就,而方醒不過是從側面給了些幫助,給了些意見。

    朱瞻基的側臉看著有些冷肅,讓人想起了朱棣。

    “你想重復陛下的路嗎?我指的是陛下登基之后的路。”

    朱瞻基的神色終于變成了迷茫,他再怎么聰明,可眼界卻受到了限制。

    方醒知道他大致的軌跡,現在的朱瞻基就算是立刻登基,也不會重蹈覆轍,那些文官想拿住他,呵呵!

    “我不知道,皇爺爺雄才大略,乾綱獨斷,堪稱是千古一帝,小弟肯定是比不上。”

    方醒點點頭道:“陛下年輕時便深入草原,此后掌控北平多年,靖難之后登基,你算算,陛下經歷了多少打磨?和陛下比?你差得遠呢!”

    朱瞻基目露憧憬之色道:“大明內部紛亂終結,此后當是對外擴張的時候,金戈鐵馬,艨艟遍布海面,想想都讓人心馳神往啊!”

    “可你已經出現了猜忌的苗頭!這很愚蠢!”

    方醒毫不留情的打斷了近期自我感覺良好的朱瞻基的遐思。

    “你要試探多的是方法,比如說查查漢王府和外界的溝通如何,單獨請漢王吃飯,就他那個性子,幾杯酒下去就瞞不住話。”

    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執拗,就唏噓道:“權利是甘美的,可也是毒藥,當你被這種支配別人的快/感所迷惑后,你再難從中走出來。”

    “你且自己想想,我去廚房看看。”

    方醒起身,丟下了朱瞻基一人坐在這里。

    “我錯了嗎?”

    朱瞻基喃喃自語道。

    ……

    酒宴果然是山珍海味都有,可朱瞻基卻食不甘味。

    平安戴著方醒給他做的小帽子看著大家吃飯,他只能吃著自己的糊糊。

    男人和女人被一道屏風擋住了,但能聽到聲音。

    “爹,我也要再過一次。”

    小白在那邊逗著平安,張淑慧也多番打趣,這下讓土豆有些吃醋了,就繞過來,噘嘴道。

    方醒笑著夾了一片鹵羊肉給他,然后提高聲音道:“淑慧,土豆要再過一次,你說怎樣?”

    張淑慧在屏風那邊笑道:“夫君您不是說了嗎,只要過得高興,天天都是生辰,不能慣著土豆。”

    方醒這是在試探張淑慧?

    為一個妾生子過兩次生辰,這個是有些過了。

    朱瞻基茫然若失,舉杯忘飲。

    “國如家,這里面的尺度你自己去掌握。”

    小說推薦:吾為元始大天尊我成了隨身老爺爺萬道神皇戰神圖卷素手嫡女神級游戲制作人史前崛起九陽王者神抽手棄婦醫女金牌攻略:早安,狼性BOSS!絕世神偷:廢柴七小姐孽愛:公爵的折翼新娘邪帝爬上床:吃掉毒醫小狂后超品相師邪醫棄妃:狂傲冷王輕點疼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天才萌寶:給娘親找個相公三國之蜀漢再起我是皇帝我怕誰

    上一章目錄無下章

    第1095章國如家,帶著倉庫到大明-閃舞小說網

    今日是方家一家子為平安慶祝周歲,沒外人。35xs

    “別人都送過一次禮了,咱們再請一次客,那個吃相就難看了。”

    曾經飽受每月的工資在給了份子錢后所剩無幾的痛苦,所以方醒不喜歡請客,導致外界說方家是自絕于京城權貴。

    張淑慧看著方醒右眼上的些微青紫,捂嘴笑了,然后點點頭道:“京城有的人家每隔七八天就會大宴賓客,也不知道這家人嫌不嫌繁瑣,妾身上次和小白布置和收攏下來,幾天都不想下床,累得慌!”

    “少爺,我帶土豆和平安去廚房了。”

    小白抱著平安,對著方醒諂媚的一笑,身后跟著土豆和鈴鐺,大鵝也出來了,搖搖擺擺的想啄鈴鐺的尾巴,被它回首低吼了一聲,馬上變乖。

    “去吧,別讓土豆搗亂!”

    哪怕被平安一拳封眼,可方醒依然在笑著。小白今天的興致高,他和張淑慧都樂于旁觀。

    至于土豆,小家伙人模鬼樣的,大抵是要去廚房視察。

    三人兩獸去了廚房,方醒和張淑慧就在屋檐下,微風吹過,帶來了朱瞻基。

    “德華兄,平安呢?”

    朱瞻基是真的喜歡方家的兩個小子,禮物都是一把鑲嵌著寶石的短刀。

    張淑慧趕緊接過道謝,然后跟著去廚房看看菜品。

    “德華兄,你的眼睛誰打的?”朱瞻基看到方醒的眼眶有些許烏青,就詫異的問道。

    “自己撞的!”

    方醒指指院子里的石凳,和朱瞻基過去坐下,木花送來了冰鎮的涼茶,喝起來感覺從嘴涼到全身。

    “平安和土豆在廚房,今日的酒宴如何?”

    方醒握著茶杯,感受著那股涼意,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朱瞻基一口干了涼茶,提起放在冰水中的茶壺又倒了一杯,苦笑道:“漢王叔大發雷霆,一拳把張楚打的吐血。”

    朱高煦的脾氣不好,比朱棣的還不好,所以以前真的沒人敢惹他。

    上次這廝還說要閉關修心養性,可沒想到就修出來這么一個性子。

    但是朱瞻基居然沒有勸阻,這個……

    “你可是想看看漢王有沒有藏私?”

    朱瞻基的面色平淡,方醒想起了那些心思深沉的帝王,不禁嘆道:“漢王就是這德性,你若是去試探被他發現了,以后你將失去他的支持。”

    叔叔被侄兒試探,這是屈辱!

    朱瞻基放下茶杯,目光閃爍道:“在那種時候,我不大好插手。”

    “你是擔心漢王在府中憋了那么長的時間,估摸著是憋出了什么陰謀吧?”

    方醒了解朱瞻基,若是他沒有懷疑朱高煦,那么今天他肯定會阻攔朱高煦。

    朱瞻基不自在的看著右邊道:“德華兄,是,我是有些想法,可你想想,漢王叔以往的性子,他至少一個月得出來六七次,可這次他居然一直在府中憋著,別說是我,外面的人都在猜測漢王叔是不是生病了。”

    “都在猜測他是不是在憋著想造反吧?”

    方醒知道外界那些人的心思,三分顏色都敢說成是滿堂華彩,朱高煦這個往日的刺頭居然憋那么久,各種惡意的揣測和編造肯定是少不得的。

    朱瞻基有些不好意思,現在的他很少會露出這種情緒,方醒看到后心一軟。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漢王就是那個性子,若是他學會了城府,那才是天大的笑話!不用你出手,陛下就會收拾他。”

    方醒說道:“你倒是成長很快,只是快步走的時候,千萬別忘了時不時的停步檢討一下自己。你秉承疑心并沒有錯,只是外現的太明顯,我打賭,趙王最后肯定是忍辱負重!”

    朱瞻基點點頭道:“皇爺爺說過,為君者不可后悔,做的便是做了,下次汲取教訓就是,我此次試探,至少以后不會疑心漢王叔,而對趙王叔,我也看了個透徹。”

    方醒有些無力,可卻無法反駁。

    帝王本就該無情。史上有情的帝王不少,可大多不得善終。如果列一個敗家子帝王的名單,那么只會有兩種人。

    一種是真正的敗家子,拿著祖上留下的基業揮霍。

    而另一種就是太多情,比如說宋徽宗,把對國家的感情轉移到了藝術上。最后還嫌不夠,去給異族人當奴隸,體驗另一種行為藝術。

    朱瞻基現在正在向著皇帝的道路上健步而行,這條路大半是朱棣為他鋪就,而方醒不過是從側面給了些幫助,給了些意見。

    朱瞻基的側臉看著有些冷肅,讓人想起了朱棣。

    “你想重復陛下的路嗎?我指的是陛下登基之后的路。”

    朱瞻基的神色終于變成了迷茫,他再怎么聰明,可眼界卻受到了限制。

    方醒知道他大致的軌跡,現在的朱瞻基就算是立刻登基,也不會重蹈覆轍,那些文官想拿住他,呵呵!

    “我不知道,皇爺爺雄才大略,乾綱獨斷,堪稱是千古一帝,小弟肯定是比不上。”

    方醒點點頭道:“陛下年輕時便深入草原,此后掌控北平多年,靖難之后登基,你算算,陛下經歷了多少打磨?和陛下比?你差得遠呢!”

    朱瞻基目露憧憬之色道:“大明內部紛亂終結,此后當是對外擴張的時候,金戈鐵馬,艨艟遍布海面,想想都讓人心馳神往啊!”

    “可你已經出現了猜忌的苗頭!這很愚蠢!”

    方醒毫不留情的打斷了近期自我感覺良好的朱瞻基的遐思。

    “你要試探多的是方法,比如說查查漢王府和外界的溝通如何,單獨請漢王吃飯,就他那個性子,幾杯酒下去就瞞不住話。”

    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執拗,就唏噓道:“權利是甘美的,可也是毒藥,當你被這種支配別人的快/感所迷惑后,你再難從中走出來。”

    “你且自己想想,我去廚房看看。”

    方醒起身,丟下了朱瞻基一人坐在這里。

    “我錯了嗎?”

    朱瞻基喃喃自語道。

    ……

    酒宴果然是山珍海味都有,可朱瞻基卻食不甘味。

    平安戴著方醒給他做的小帽子看著大家吃飯,他只能吃著自己的糊糊。

    男人和女人被一道屏風擋住了,但能聽到聲音。

    “爹,我也要再過一次。”

    小白在那邊逗著平安,張淑慧也多番打趣,這下讓土豆有些吃醋了,就繞過來,噘嘴道。

    方醒笑著夾了一片鹵羊肉給他,然后提高聲音道:“淑慧,土豆要再過一次,你說怎樣?”

    張淑慧在屏風那邊笑道:“夫君您不是說了嗎,只要過得高興,天天都是生辰,不能慣著土豆。”

    方醒這是在試探張淑慧?

    為一個妾生子過兩次生辰,這個是有些過了。

    朱瞻基茫然若失,舉杯忘飲。

    “國如家,這里面的尺度你自己去掌握。”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