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曲阜人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曲阜人家字體大小: A+
     
        上一章是齊王府,爵士昏頭了,感謝書城和起點提醒的書友們!

        ……

        “有東西!”

        這聲音帶著些驚懼和惶恐,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

        楊士奇瞬間就下了決斷,喝道:“讓他閉嘴過來!”

        聲音是從右邊傳來的,楊士奇的隨從跑過去,沒多久就帶著一個小吏過來。

        這小吏楊士奇有印象,眼神狡黠,所以這幾****負責統計下面的數據,每每借機來拍馬屁時,楊士奇都冷眼以對。

        可現在的他面色煞白,眼中的狡黠無影無蹤,只剩下了驚駭。

        楊士奇心中一個咯噔,然后指著小吏道:“看住他,不許說話!”然后他自己就朝著右邊去了。

        齊王府在齊王父子被拎到金陵之后就封閉了,也就是說,以前是什么樣,現在就該是什么樣。

        路上雜草叢生,楊士奇甚至還看到了一只野雞,那野雞被他驚動,一頭就撞了過來。

        楊士奇一腳踢開野雞,前方就是主殿,也是代表著皇家尊嚴的地方。

        上了臺階,楊士奇揉揉眼睛,然后往里面看去。

        這一看,差點讓楊士奇吐血。

        窗紗早就不見了,大殿里的情況一覽無余。

        就在大殿的中間,被人挖開了一個大洞,而就在洞口的邊上,一堆金銀銅錢散落了滿地,還有寶鈔,被風吹的整個大殿里都是。

        這個難道是齊王的藏寶地?

        那他尖叫個什么?

        楊士奇緩緩走過大殿,繞到了后面。

        后面有不少屋宇,只是看著都有些衰敗了。

        楊士奇走進一個被推開門的小宮殿里,然后整個人就呆立原地。

        “殺人誅心!殺人誅心啊!”

        里面堆滿了糧袋,幾個袋子還被人給打開了,糧食流了一地,十多只大老鼠正懶洋洋的在吃著,一點兒都不怕人。

        “本官敗了!”

        齊王府不可能會用宮殿來裝糧食,那么這里的糧食的來路不消說。

        楊士奇順著這里往右邊走,越看越悲戚。

        “都是糧食,都是糧食,瘋狂啊!”

        所有的大小宮殿、屋子里都堆滿了糧食,而目前這些糧食正在供養著一個龐大的老鼠群。

        楊士奇終于知道那個小吏為何要尖叫了。

        這些糧食大抵就是從糧倉中弄出來的,只是因為方醒當時突然來到山\/東,于是來不及送回糧倉,只得暫時放在這里,無人過問。

        王府自然沒人敢進來,這里的安全無虞,沒人能發現這些糧食。

        “若是被陛下得知此事……山\/東怕是要地龍翻身了!”

        居然敢動老朱家的王府,這是想干什么?

        消息一旦傳到京城,朱棣絕壁會讓山\/東的官吏付出代價。

        怎么取舍?

        那些被押解進京的官吏正在接受訊問,消息傳過去,原本只是流放的,大概會全家抄斬。

        而山\/東也是圣人家族影響力頗大的地方,若是被連根拔起,那個恨意會沖著誰去?

        方醒不可能,他只是把消息告訴了楊士奇。

        “嘶……”

        楊士奇突然身體一軟,就靠在了邊上,面色很難看。

        “方醒是什么時候發現的這處隱秘?他為何不上報?若不是唐賽兒之事,他準備要用此事來干什么?”

        楊士奇很累,他強撐著走回去,看到那個小吏正躲在一邊,不敢抬頭看人,就嘆息了一聲。

        ——很敏銳的感覺,很有為官的悟性,可惜了!

        現在應該要做的就是安穩人心,所以楊士奇故作輕松的道:“不過是些老鼠翻出了些金銀罷了,不值一提。”

        老鼠啊!

        大家看著那個小吏,不禁都笑了。

        至于金銀,王府之中當然不缺,可誰也沒這個膽子去拿。

        回到府衙,楊士奇閉門一個多時辰,午飯都沒吃,再次出來時,門外已經有人在等候了。

        “必須要運出去。”

        “可以,這不是問題。”

        “不能被人看到。”

        “楊大人放心。”

        “這些糧食和金銀必須是青州的,誰也不能動,否則本官玉石俱焚。”

        “可以,我家不是叫花子!”

        “可你們很貪婪,侵占土地,逼良為奴。”

        “那是以前,楊大人,咱們還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吧。”

        “必須要等聚寶山衛走了之后才能動手,當然,如果你家想試試他的寬宏大量,那本官就當什么都沒說。”

        “驟進之徒,我家不屑于與此人打交道!”

        “那好吧,不過你家那人保不住了。”

        “為何?”

        “不要問為何,不想激怒陛下,那就當他已經死了,否則曲阜以后的名聲將會頂風臭十里。”

        “我明白了,此事就這樣吧,楊大人,你獲得了我家的感激。”

        “我不稀罕!明白嗎!我不稀罕!”

        楊士奇突然暴怒了,他指著身前的這個青衣男子說道:“堂堂的曲阜人家,與官吏勾結,侵吞田地,逼良為奴,最讓本官無法容忍的是,居然還攜手……啊!攜手!把糧倉搬空了大半,我就問一句,曲阜得了多少好處?說!”

        青衣男子愕然退后一步,然后不自然的道:“沒有的事,不過是下面幾個不懂事的小子摻和了一下,已經被禁足了。”

        楊士奇的怒火依然壓不住,他想起方醒看自己的眼神,不禁羞怒交加的喝道:“已經被人知道了!明不明白?!已經被人知道了!”

        青衣男子矜持的道:“知道了又如何?難道他還敢冒著天下之大不韙說出去嗎?說了也沒人信,反而會千夫所指,無疾而終!”

        楊士奇的火氣一下子就消了,他無力的指著外面道:“你回去吧,本官建議你們最好查一下自家的田地,不該有的,最好還回去。”

        青衣男子失望的搖頭道:“楊大人,你低估了我家,從漢代至今,我家就居于中原,不管誰來了都屹立不倒!”

        楊士奇閉上眼睛,疲憊的道:“是了,本官聽聞方德華說過,說大明壞了只是百姓和皇室遭殃,而文官卻能屹立不倒,這就是異曲同工啊!”

        ……

        “這就是貪腐之源!”

        楊士奇這里的動靜方醒了如指掌,這件事無人能和他交流,他也不能說出去,只得悶著。

        “老爺,那人走了。”

        此事方醒只敢用家丁去查探,聞言他說道:“還在青州嗎?”

        “還在。”小刀有些迷惑的道:“那人的氣勢很盛,大街上走著,感覺就像是……神靈,對,就像是神靈。”

        方醒瞇眼道:“他們長久被供奉著,已經認為自己就是神靈,其實只是廟里的木胎神像,做給天下人看的神像。不做出改變,這神像遲早會被打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