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中途激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中途激變字體大小: A+
     

    感謝書友:“細雨泣秋風”的萬賞!

    ……

    其實這幾章還可以寫徐欽和文方幾人的撕比丑態,肯定高!潮迭起,可那是注水兼忽悠。

    哪怕再墮落,按照徐欽的性子,他不屑于和小嘍啰撕比(這個是史實)。

    爵士說了,咱們不灌水!

    ……

    金陵城中的輿論一夜之間就變了,魏國公府關門閉戶,連買菜的都走后門,更別提平時那些趾高氣昂的門子,如今都銷聲匿跡了。

    金陵城中如今流傳著魏國公如何私下召集人去擠兌銀子的事,而且活靈活現的,魏國公府的下人都成了幫兇。

    百姓的立場總是容易被牽動,特別是在事不關己的時候,他們總是樂意跟隨著風向。

    而方醒卻一改溫吞的手段,突然令人下去抓捕各地的嫌犯。一時間,整個南方風聲鶴唳,頗有些鬼子進村的味道。

    外間風聲鶴唳,方醒和朱瞻基卻在收拾行裝,準備回京。

    “鄭和的船隊來了,咱們順便上船混回北平。”

    方醒一直有坐船縱橫四海的夢想,可夢想是夢想,現實中還輪不到他出海。

    朱瞻基知道方醒在想什么,就毫不留情的打斷了他的夢想。

    “鄭和的船隊留在太倉,不到金陵,更不會去北平。”

    方醒瞬間失望之極,朱瞻基安慰道:“不過有一只小船隊會帶著使者和貢品一路北上。”

    ……

    方醒就這么走了,還帶走了魏國公徐欽,金陵和整個南方都沉默了。

    而此時的金陵知行書院依然展現了勃勃生機,作為第一個進入書院旁聽的外人,楊田田格外的重視這個機會。

    “掌柜的,我今日要請假,半日即可。”

    嚴曉闌看到楊田田背著個布包,里面的棱角像是書本,就問道:“何事?”

    最近醫館的生意好了不少,嚴曉闌不大樂意。

    楊田田說道:“掌柜的,今日我要去書院旁聽,往日累積的假期就兌換半日吧。”

    自從楊田田展示了自己在計算和統籌方面的能力之后,嚴曉闌為了留住他,不但是提高了工錢,而且還每月許了兩日假期。

    嚴曉闌皺眉道:“罷了,不過你下午早些回來,把今日的賬目理一下。”

    在趙任艷羨的目光中,楊田田從容的拱手告辭。

    “看什么看?你若是有這等本事,老夫也愿意為你開例!”

    被呵斥了一下,趙任癟癟嘴,然后回想著楊田田教他的物理知識,只覺得自己的前途必定不會在這個醫館之中。

    ……

    鄭和又變黑了些,不過身形挺拔,行禮的動作麻利,一看就像是武人的架勢。

    方醒沒看到寶船有些失望,那一溜貨船讓他根本就打不起精神來。

    “興和伯許久未見,卻是清減了。”

    鄭和與朱瞻基見禮完畢,就對著方醒拱拱手。

    方醒收回目光,看著鄭和身后的小號寶船,說道:“鄭公公遠航辛苦,方某算是在偷懶了。”

    鄭和笑了笑:“確實是,不過興和伯也偷不了懶,咱家剛收到的旨意,青州有人造反,還是興和伯的熟人,陛下大怒,令你馬上趕去青州。”

    “誰?”

    ……

    夏季的青州,田地干裂。

    大隊的軍士行軍走過,腳步震起了飛塵。

    一人下馬,步入田間,看著那些倒伏的小麥,無奈的道:“這是要絕收啊!”

    “興和伯,這里不好挑水,所以絕收也是沒辦法,其它地方倒是要好些,可也就是能收個三四成的樣子。”

    王賀抬起手臂,用袖子擦擦臉上的汗,愁眉苦臉的道:“那唐賽兒不是好好的嗎,怎地造反了呢?”

    方醒直起腰,無奈的道:“說是她父親被打死了,真是混賬啊!”

    王賀踩著地面,怒道:“那些官吏不是東西,最喜歡欺負小民,此次當給他們一個教訓才是。”

    方醒看看晃眼的天空,點頭道:“我被派來青州,太孫改走陸路,魏國公由鄭和帶著回京,陛下果然是雄主,不肯讓臣下背鍋。”

    讓臣子背鍋是皇帝的必備技能之一,玩的出神入化的,莫過于趙構。

    而朱元璋也喜歡讓臣子背鍋,到了朱棣這里,這位帝王卻不屑于干這種事。

    ——朕想干的事,就必須要干好!

    ——朕想干的事,無需遮掩!

    身后的大隊人馬已經走過了,方醒回身看著不遠處的青州城,搖搖頭道:“每逢亂前必須要整頓吏治,楊士奇這是在干什么?”

    楊士奇沒干什么,他也覺得自己很冤枉。

    青州城府衙中,楊士奇看來也急了,不給方醒洗漱的機會,就介紹了情況。

    “那些小吏手段太狠,硬是把役夫的糧食給扣去了九成,結果鬧了幾句,就被活活的打死,然后那個唐賽兒一怒之下就殺了那幾個小吏,帶著家人上了卸石棚寨,糾結了一千多人,哎!都是……”

    方醒揉揉眼睛,看到楊士奇都瘦了一圈,嘴角還長了一個泡,也覺得他可憐。

    作為文官中的一員,他只能在那個圈子內做事,一旦越過那個潛規則,他就會被視為異類,從此就會被孤立。

    “那唐賽兒我接觸過,率真,不是那等陰邪小人,若不是被逼迫過甚,她不會走上這條路!楊大人,那幾個小吏的上司呢?”

    楊士奇皺眉道:“興和伯,那幾個小吏已經死了,就算是殺人償命也該夠了吧?!”

    殺人償命,這是最古老和原始的刑律,千年來的共識。

    方醒搖搖頭道:“不夠,如果沒有上司的縱容,甚至是同流合污,那些小吏如何敢這般大膽?”

    看到楊士奇有些不渝,方醒直言不諱的道:“楊大人,官場上的潛規則方某還是懂的,官官相護這等事情不只是發生在青州,也不只是發生在山/東!如今青州局勢險惡,民憤極大,我們若是還按照你們的那一套法子來,那就等著青州糜爛吧!”

    大明的滅亡固然和那些弊端脫不開關系,可民間郁積了多年的怨氣,何嘗不是最大的推動力!

    楊士奇猶豫道:“不是本官不通融,實在是青州本地的民風彪悍,若是動了一個,便是在慫恿那些百姓,這你可知道?”

    這骨子里還是想玩愚民的那一套啊!

    你們吃虧了,嗯!本官知道了,犯事的人被殺了,此事就此了結!

    至于背后的始作俑者,除非是朱棣親自出手,否則可保無虞。

    方醒沒精神去打嘴仗,直接擺出了遮奢勛戚的派頭:“楊大人,那些人我要了。”

    楊士奇嘟囔著,但并未憤怒,因為這是興和伯強行要的,和我無關!

    一個讀書人,從他頭懸梁,錐刺股開始,此時他大抵是書呆子。

    等考中了進士之后,那就是官老爺了。這時候就得看個人的悟性。

    悟性強大的,很快就能適應官場。

    悟性差的,比如說老解,結果就是雞飛蛋打,還差點兒被埋在雪堆里凍死。

    能在朱棣的身邊為官,楊士奇的悟性是不缺的。

    他可以為了一件事和朱棣爭執,但卻不會為了一件事而違背官場的規則。

    這便是為官之道!

    以后也只有一個海瑞,這位愣頭青敢于橫沖直闖,但他還是靠著噴皇帝才得到的名聲,否則后面也好不到哪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