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自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自傷字體大小: A+
     
        感謝書友:‘大官人到此一游’的飄紅打賞!

        ......

        一隊嫌犯被帶進了金陵城中,從衣服上來看,應當是體面人。

        面色驚惶,茫然,懊悔,甚至有人在怨毒的咒罵。

        “李賢夢,嫁給你這么多年,我自認算得上是賢妻良母,可你呢?”

        一個中年女人在沖著前方的中年男子咒罵著:“可你呢?讀書讀書,運氣來了考中了舉人,于是在家操持的我就成了舊人,新人一個個的抬進家門,看在孩子們的份上我也就忍了,可誰想你貪心不足,居然與人合謀去擠兌銀子,你也不看看自己的那張臉,你也配為人夫,為人父嗎?呸!斯文禽獸,那圣賢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

        路人聽到叫罵,不禁駐足觀看,幾個孩子還指著前方的那個中年男子嬉笑著。

        而押解他們的軍士也不管,只是任由旁人指指點點,任由他們內部自己吵鬧。

        一群文人正在邊上的一家書店里找書,聽到動靜就出來看熱鬧。

        “那不是李賢夢嗎?”

        這聲音有些大,那中年男子茫然的抬頭看了他們一眼,然后搖搖頭,再次垂首。

        勝者為王敗者寇!

        “他也被抓了?”

        那些文人不禁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眼睜睜的看著這隊嫌犯消失在視線中。

        不過死道友不死貧道,這個道理古今通用,很快,這些文人重新又進了書店,興致勃勃的翻看著新書。

        “昨天興和伯在知行書院的話你們聽說了嗎?”

        一個書生沒找到心儀的書,意趣闌珊的隨口說道。

        一個看著穩重些的文人搖搖頭,低聲道:“所謂同胞,同族,血脈,無不是在為南北合一造勢。”

        “還腰間挎劍,我輩苦讀圣賢書,豈能自甘墮落,與那些粗漢為伍!”

        “就是,彼輩無禮!上次小弟出游,遇到了兩個軍士,哈哈哈哈!那一路有趣,小弟與好友等人吟詩唱和,句句皆不離奚落,那些粗漢卻聽不懂,哈哈哈哈!被人罵了還不知道,你們說有趣不有趣?!”

        一個白面文人笑的前仰后合,那些文人們都指著他,笑的喘不過氣來。

        “你這個促狹的家伙!哈哈哈哈!想來那些粗漢還以為是在夸他們呢!”

        “哈哈哈哈!”

        ……

        眼光狹窄者看不到問題的深處,自負者只看皮毛。

        馬一元不同于普通的文人,長期的官宦生涯早已把他錘煉成了一個嗅覺靈敏的家伙。

        戶部的兌換還在繼續,可外面稀稀拉拉的十多個人,讓人提不起精神來。

        周應泰也放下了那顆一直提著的心,只是擔憂京城那邊對這次擠兌事件的反饋。

        “沒人了。”

        周應泰從窗戶往外看了一眼,然后輕松的道:“這邊算是消停了,可殿下那邊卻又開了戰端。昨日興和伯在知行書院講話,矛頭直指南北隔閡,這是在借勢而為啊!”

        馬一元點點頭:“他是借著此次大規模處置那些擠兌文人的機會,想給科學加一個內容,那就是他說的團結。”

        這幾天源源不斷的有人被抓捕,而且一抓就是一家人,南方那些叫囂的文人都噤聲了,在聚寶山衛的刺刀之下變得很乖巧。

        周應泰唏噓道:“南北隔閡歷來有之,前唐革除世家之弊之后,可惜時日太短就衰落了,而前宋龜縮于南方,最終滅于北方,你說這南北隔閡如何不生?興和伯想靠著幾句話就讓南北和睦,我看是枉然啊!”

        ……

        “南北和睦,語言只是號角,而真正的行動還得用利益。”

        “我知,其實南北榜就是南北隔閡的一個證明。”

        朱瞻基有些惆悵的道:“那些百姓……其實文人在其間的作用最大吧。”

        方醒點頭道:“他們是意見領袖,百姓消息落后,只能從他們的嘴里得知情況,那還不是好壞一張嘴嗎?”

        “殿下,魏國公前來請罪。”

        賈全的身上還帶著些許血腥味,眼中有些血絲,殺氣騰騰。

        朱瞻基搖搖頭道:“此事我已經上奏了皇爺爺,他來此無用,讓他回去。”

        方醒補充道:“他一個國公來向殿下請罪,這是置殿下于尷尬和危險之中,輿論沸騰,明白嗎?別被他忽悠了。”

        賈全去前院原話傳達,徐欽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然后轉身離去,背影凄涼。

        哎!好好的魏國公不愿去做,非得要折騰,這是何苦呢?

        賈全搖搖頭,也準備回去,可就在此時,前方走到門邊的徐欽突然腳下一亂,居然,居然……

        “噗!”

        賈全目瞪口呆的看著平平摔倒的徐欽,急忙跑過去,伸手去扶。

        扶人,或是抱人,有經驗的都知道,當那人全身放松時,難度是最大的。

        賈全艱難的把徐欽扶起來,看到他腦袋耷拉著,整張臉都是青紫,鼻血狂噴,頓時就慌了,喊道:“快去找郎中來!”

        徐欽摔倒,正好摔出門外,門外那些正在等著有人來兌換銀子,好看熱鬧的百姓都愣住了。

        “這是誰?那鼻血噴的老遠,肯定身體不錯。”

        “那是魏國公,每日在家拿補藥當水喝,夜御十女都還有余力的魏國公啊!”

        “嘖嘖!你看那嘴,都噴血了,難道是在里面……中毒了?”

        瞬間,陰謀論就在這些百姓的腦海中演繹出了多種劇本。

        “里面的是……殿下?這……”

        “呀!你們看,魏國公的手好像斷了!”

        “快走!再不走會有禍事!”

        那些百姓面面相覷,腦海中馬上浮現了各種權貴爭斗,然后看到的百姓被滅口的情節。

        賈全招呼人來扶住徐欽,回身一看,對面已經沒人了。

        “瑪德!這些人出去又會瞎說!金陵風雨將起啊!”

        ……

        等消息傳到方醒和朱瞻基的耳中時,兩人都同時想到了一個問題。

        “德華兄,你說他是故意的嗎?”

        方醒沉聲道:“這大概是覺得要大禍臨頭了,可你這邊卻不肯通融,他只能選擇了自傷,可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摔出門外去,這是逼宮!”

        朱瞻基恨道:“他不肯束手待斃我理解,可卻用這種方式,他想要挾誰?我嗎?”

        “不,他想要挾的是陛下!”

        方醒說道:“前魏國公悖逆了陛下,徐欽的爵位來的就有些勉強,卻不肯安分守己,這就是自己作死!他若是想用你的名聲來要挾陛下,那費石現在就可以準備去抄家了。”

        堂堂的皇太孫,居然逼迫臣下如此,傳出去朱瞻基的名聲馬上會來一個徹底的反復。

        朱瞻基冷笑道:“那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裝神弄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